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109章 想让她听话一次

时间:2018-12-22作者:安盛夏

    再顺势掂量了几下,司夜爵不悦的道,怎么这个手镯有点轻啊,爷爷,你就不能送一点,像样的礼物?

    沈姜也是无语……

    司夜爵当众吐槽爷爷,真的好么?

    意外手指一片冰凉,沈姜下意识低头去看,却意外,司夜爵居然将手镯,直接套进她的手腕上。

    你这是做什么?既然是司家奶奶的遗物,应该交给司家未来的媳妇,沈姜断然不肯接受。

    可她一手还抱着孩子,挣扎起来,根本不是司夜爵的对手。

    这个手镯,我真的不能要……沈姜只好急切的看向爷爷。

    既然,是我想给你的礼物,你直接收下就好,难道,你是觉得太轻?司家爷爷委屈的问。

    司家爷爷原本就身宽体胖,还穿着大号的粉色睡衣,就躺在大班椅上,怎么看怎么慈祥,要是撒娇起来,沈姜还真是拿他没办法。

    爷爷,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个礼物,太贵重了……并不是本身,价值多少钱,而是这手镯本身的意义,让沈姜承担不起。

    如果说是在婚后,沈姜肯定乐得接受。

    可他们现在都离婚了,还接受这样的礼物,算是什么呢?

    算是我送给重孙子的礼物……我想,我老伴还在的话,看到这个孩子,也会很高兴的,这个孩子啊,长得真是跟司夜爵小的时候,一模一样!司家爷爷很是兴奋。

    爷爷。司夜爵嘴角抽搐,总觉得提到自己小时候,有点尴尬。

    既然来了,就一起坐下来,吃了晚饭再走吧,到时候,让他送你回去。司家奶奶这么说,沈姜只好点头。

    你很少来公馆吧。司夜爵双手抱臂,倚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淡然瞥了沈姜一眼。

    沈姜站在二楼的走廊,顺手按住栏杆,刚才佣人把孩子抱去睡觉,她的手臂,终于落得空闲,再舒服的伸展了两下,这才道,嗯,之前没什么机会过来。

    也是,那个时候,你经常在公司,哪怕回家的次数,也是不多,沈姜,你说如果当时,我们都各退一步……司夜爵玩味的勾起嘴角。

    你这话,是几个意思?沈姜意外的看向司夜爵。

    如果你把工作的热情和耐心,放在家庭上,也许,不会走到离婚这一步。司夜爵这话,惹得沈姜嗤笑不已。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只会让沈姜觉得,从前的她,真的太傻了。

    曾经的沈姜以为,只要,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就可以让司夜爵刮目相看。

    可现实呢,司夜爵不过把她当成女超人看待,而不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女人。

    结婚之后的日子,沈姜一直用力拽着,婚姻的那根线。

    是司夜爵一直都想逃。

    就算我做的再好,可你的心思不在我身上,结果还是一样的。沈姜半眯起眼眸,不过我觉得,你的眼光真是差,我现在回想起来,你找那个女人,让我签字离婚……她没我好看,也没我优秀,还没我有气质。

    我记得,我解释过了,那个人不是我找来的。司夜爵当即反驳。

    可你们也是同一个人了。沈姜脸色顿时复杂。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人会再次出现……

    怎么,他对你很好么?司夜爵用肉眼可见,就能意识到,沈姜刚才走神了。

    而且,沈姜在想着,那个男人。

    是挺好的,哪怕我皱个眉头,他都要关心半天。沈姜讽刺一笑。

    他对你的好,未必是你想要的,两个人在一起,感觉很重要……司夜爵一边说,一边往沈姜靠近,有些感觉,应该只有我能给你吧?

    至于那个他……

    也只能在某个角落,偷偷摸摸看着沈姜罢了。

    你……下意识的后退,直到身体贴向身后冰凉的墙壁,沈姜只觉得呼吸,都变得稀薄起来。

    沈姜,你就这么讨厌我?挑了下眉,司夜爵刺探的问。

    他不过是想知道,在沈姜的心底里,他还有多少分量。

    我不讨厌,但是也不喜欢了。沈姜深呼吸一口气,算是平静下来。

    是么?司夜爵冷笑道,如果真的喜欢,是没这么容易变心的,沈姜,你从前真的爱过我?

    这件事拿出来讨论,已经没有意义了。沈姜一把将司夜爵推开。

    却不料,司夜爵猛地反手,按住了沈姜的手腕,现在,你必须给我记住两点,第一,绑架你的人,不是我,第二,我没有逼着你跟我离婚。

    我觉得没什么两样。扬起下巴,沈姜每个字,都从齿缝之中蹦出来。

    当然不一样,那个人不是我……司夜爵垂下眼眸,笔直看进沈姜的眼底,我当然不希望,他在你的面前抹黑我!

    司夜爵,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沈姜只觉得,手腕传来剧痛,以及男人不断靠近的呼吸,让她难受!

    你现在回答我,听懂我的话了么?脸色冷漠至极,好似千年不化的冰山,司夜爵冷酷的质问。

    你!沈姜用力的咬牙,她这才产后,恢复了大半个月而已,他居然这么用力,是想掐断她的手吗?

    劝你还是,在我面前乖一点,毕竟我也不想,让你吃苦头。司夜爵此刻,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改变自己的形象。

    从前哪怕是背锅,司夜爵也觉得没什么。

    但现在,司夜爵根本不想,为了那个男人背锅。

    没有做过的事,司夜爵绝地不会再隐忍默认!

    沈姜却远比司夜爵想象中还倔强,坚持不肯跟司夜爵低头。

    她凭什么服软啊?

    就算那些事,都不是司夜爵干的,但是有差别么?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提,已经没有必要。

    沈姜,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你应该要知道,你越是不服气,越是刺激我去征服你!

    司夜爵不过是,想让沈姜听话一次。

    毕竟,他被冤枉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