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104章 冷夜,是你对我不够信任

时间:2018-12-22作者:安盛夏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盯着那男人的脸!

    望向那熟悉却又陌生的脸,沈姜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

    还好安盛夏及时扶了沈姜一把。

    可顺着沈姜诧异的视线看去,安盛夏也是震惊不已!

    也是此刻,安盛夏这才意识到,为何冷夜要帮那个男人掩饰了。

    心底风起云涌起来,安盛夏几次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沈家父母,也都震惊的瞪大眼珠,良久回不了神。

    这个效果就是修赫想要的。

    司夜爵,你何必呢,不是口口声声都说,要离婚么,可后来把人绑架到身边的,还不是你?修赫讽刺的反问。

    我不是他……司夜爵眼底,一派平静,却不是众人想象中的慌张。

    什么叫,你不是他,你不要在这里开玩笑了!安盛夏真不知道,司夜爵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为什么要绑架沈姜?

    沈姜不断的摇头,她根本无法消化这个真相,只顾抱着孩子,飞奔到卧室,再也不肯下楼。

    司夜爵,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沈父言辞狠厉的看向司夜爵。

    叔叔,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他……司夜爵眼底闪过片刻的复杂,这才继续道,就算,你们现在不把人交给我,我也还会再来。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沈父一拍桌子,气势十足。??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之下,谁都不能把我怎样。司夜爵哂笑道,叔叔,这个道理,你想必是知道的吧,除非是你,抓人,也要在我的地盘上抓到啊!

    我当时可是带着警察的人,去找你的。安盛夏抬高下巴。那些警察,都可以作证,是你绑架了沈姜。

    的确,沈姜是在我的个人别墅,但也许只是做客,而不是绑架。司夜爵轻描淡写的口吻,让安盛夏恨得咬牙切齿。

    司夜爵,只要你从此以后,不再纠缠沈姜,这次我可以放过你!安盛夏缓和脾气,现在不是逞口舌之争的时刻,而是要解决,沈姜跟司夜爵之间的感情纠葛。

    如果失去了她,那么,我就会死……

    司夜爵说罢,便直接上了车,一脚踩下油门离开。

    安盛夏你知道么,他有两个人格,如果沈姜忘记了他,那么他就会消失,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个不爱沈姜的司夜爵。

    冷夜这番话,让安盛夏觉得不可思议。

    为,为什么?安盛夏根本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司夜爵,是爱着沈姜的,但另一个,却就连一点关系都不肯给?

    你要知道,司夜爵从小就被沈姜盯上,所以他厌恶一切女人,但是沈姜,说到底也是个出色的女人,所以他,未必是真的讨厌沈姜,而是讨厌自己的一切,都被人强迫,当初他们结婚,也是因为沈姜的强迫,你还记得,后来司夜爵出车祸,失忆了么,其实,那不过是另一个人格,不希望跟沈姜离婚罢了。

    之后的那两年,司夜爵就好似变了一个人,对沈姜照顾有加。

    也不过是因为,那是司夜爵的另一个人格。

    他……到底想做什么?安盛夏不懂,他为什么要把沈姜关起来。

    他希望真正的司夜爵,消失。冷夜低头,轻巧的解释,只要沈姜,彻底不爱司夜爵了,司夜爵就会消失,然后他,才能一直存在!

    难怪他一直戴着面具了……安盛夏只觉得匪夷所思。

    嗯,他厌恶自己的那张脸,因为那是司夜爵!冷夜淡然的道。

    我本来是想,找个医生,给他进行治疗的,但他太固执了,也不肯吃药……冷夜半眯起眼眸,我不知道,其中一个人格消失了,会对司夜爵产生什么影响,所以,我只能按兵不动,瞒着所有人。

    从一开始,你就查到了他的下落,只是不肯告诉别人,甚至,你还帮着一起做掩护……安盛夏是无比肯定的口气。

    因为我知道,他绝对不会伤害沈姜,何况,沈姜那个时候刚离婚,有他出现不是挺好的么,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抚平了沈姜的心伤。冷夜嗤笑,我也是,为了他们两个考虑,至于不告诉你,是担心你不信。

    安盛夏咬住嘴角,不,冷夜,是你对我不够信任。

    她对冷夜,是掏心掏肺的信任。

    但得到的,却是不够信任!

    有些时候,人是经不起比较的。

    因为一旦比较了之后,就会失望!

    你真够可以的,瞒着我这么久……安盛夏伸手按住眉心,她不想继续废话。

    当天,安盛夏故意跟冷夜分房间睡。

    安盛夏,你把门打开。冷夜敲了敲门板。

    安盛夏却翻了下身,继续休息。

    冷夜也是没办法,这才拿出房门钥匙,轻轻转动,就把门打开了。

    安盛夏听见了门口的动静,当即坐立起来!

    她愤怒的往门口处看去!

    生气,对身体不好,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直接提出来,我以后改。男人端着温热的鸡汤,顿时扑鼻的香气,让安盛夏有些松动了。

    真够阴险,知道她好吃,就想用吃的,简单的打发她!

    我知道,你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可以不见我,不过不要拿吃的发脾气。男人把鸡汤放下之后,人倒是没留下。

    等你吃完了,我再来收拾。冷夜转过身,脚步没停下,却再次道,等我下次来的时候,希望你已经冷静下来,多少给我一点好脸色。

    很多时候,我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理解自己的人。看向男人宽广的后背,安盛夏倏然的开口,如果你真的珍惜我们之间的婚姻,你就不会瞒着我。

    安盛夏,我知道珍惜这两个字,不只是说出来而已。冷夜伸手按住门板,随后,言语淡然的解释,我只是想到,如果司夜爵真的没了,沈姜的孩子,岂不是就没了父亲?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么?给力 &ot;xinwu799&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