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098章 等了一个小时

时间:2018-12-22作者:安盛夏

    第二天一早,司夜爵便带上司父赶到沈公馆。

    因为沈姜有睡懒觉的习惯,直到九点,门卫才把门打开。

    司少,老先生,你们先坐一会,我们小姐还在给小小少爷喂奶。管家礼貌的通报。

    司夜爵却明白,不管沈姜是不是刻意为难,他只有继续等的份。

    沈父下楼的时候,看到司夜爵,就好似没看到那般,淡然的经过客厅,随后吃着早餐。

    一早上就赶来,因此,司夜爵跟司父都没来得及用餐。

    司父原本以为,以两家人的交情,哪怕一起用餐,也算合理。

    可沈父就连多余的眼神都不给,让司父无比尴尬。

    司夜爵倒无所谓饥饿,就想知道,沈姜还能作到什么程度。

    司父几次想跟沈父套话,可惜沈父吃了早餐之后,便抱着宠物,去花园散步。

    司父瞬间打脸,却还是忍气吞声,也主动去往花园,试着攀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是两个孩子之间的事,不如就让孩子自己处理。沈父言外之意,这件事,他不会插手,但也不会真的不插手,只不过无论沈姜做任何选择,他都全力支持。

    众所周知,沈姜已经彻底的变了,自从在离婚书上签字之后,她对司夜爵,也就不抱有任何希望。

    沈父这话,差不多就判了司夜爵的死刑。

    司家不要想着,依靠这个孩子,撮合沈姜跟司夜爵复婚。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觉得,孩子之间,现在闹的很不愉快,以后对孩子也不好,再说我们两家也是世交。司父的意思是,就算沈姜跟司夜爵当不成夫妻,也可以从朋友做起。

    他对我女儿的伤害,恐怕不足以,当朋友吧?沈父挑眉,每一个字,都充斥着威严。

    司父顿时哭笑不得,正因为知道,沈家不会给任何好脸色,他这才让司母就待在家里等消息。

    沈姜,我知道你想作,不希望我好过,可既然,你自己答应过,会给我看孩子,就不要玩的太大,你对我如何没关系,但对我父亲,你要有最起码的尊重。司夜爵这话,是在警告沈姜。

    对叔叔,我可是很尊重的,可他一直都希望我们可以复婚,我当然不会答应了。沈姜歪过脑袋,好笑的道。

    回头,我会跟我父亲解释清楚,不给你添任何麻烦,不过你放心,这是他个人的想法,不代表我。司夜爵不过是在解释,好不容易离的婚,他当然不会重新绕回去,与其跟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还不如就保持单身,何况他此刻也有了孩子,以后的一切,都会交给这个孩子,也算有了奋斗的目标。

    有时候我真好奇,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毕竟我什么地方都不差,追我的男人都大把,不过现在,我已经对这个答案,一点都不好奇了,有的人就是这样,哪怕你再好,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任何理由。嘟着嘴,沈姜再是温柔一笑,你不是想见孩子么,现在跟我上楼。

    司夜爵的来意正是孩子,理所当然,随着沈姜上楼。

    在来之前,司夜爵就对这个孩子,足够好奇了。

    当司夜爵看到,那个躺在婴儿床上,正安静休息的男婴,正是他儿子的时刻,内心竟涌上一份激动和喜悦。

    司夜爵是个很喜欢隐藏和控制情绪的男人,可此刻,修长的手指却微微蜷缩了下。

    那性感的两片薄唇,淡然的紧抿着,司夜爵试图抱起婴儿。

    你知道怎么抱孩子?沈姜却是蹙眉。

    司夜爵这才抽回手指,他的确不知道,怎么抱孩子。

    你说过,只是看一下孩子。气氛僵持了五分钟之后,沈姜这才开口。

    我最近工作多,好不容易来一次,我想跟孩子多待一会。司夜爵挑眉,明显看出沈姜眼中的不信任,只好解释,我今天没有工作,打算晚上再走。

    儿子现在睡觉了。孩子的睡眠,原本就不规律,知道饿了,就会醒,然后哇哇的哭,可吃饱了之后,一般都会睡觉休息,沈姜提醒道,你最好不要吵醒他,否则他会哭个没完。

    好,我知道了。司夜爵倒是客气的点头。

    沈姜随后,也只是坐在宽大的床上,自己休息。

    司夜爵则是专注的看向孩子,哪怕皱巴巴的,还看不出具体的五官,单纯就觉得,这孩子越看越顺眼,越可爱。

    名字取好了?司夜爵倏然侧头,定睛看向沈姜。

    却意外的发现,沈姜居然沉睡了过去。

    还真是心大。

    也许是过于操累,沈姜闭上眼之后,眉头始终紧皱。

    身材和脸蛋,也没有恢复到最完美的样子,可圆润的脸蛋,却看上更加具有亲和力。

    这还是司夜爵,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沈姜怀孕之后的样子。

    比之前,更添加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低头思索片刻,司夜爵便取来柔软的被单,请悄悄的给沈姜披上。

    沈姜下意识抖动了一下肩,还好,没被惊醒,接下来睡的更沉。

    就在司夜爵转身,往婴儿床走去的时候。

    却意外沈姜倏然抬起手臂,想要抓住什么。

    就一把,抓住了司夜爵的手腕!

    司夜爵先是愣怔,想要甩开女人的手,却意外,她竟是如此的用力。

    也许沈姜做了什么不好的噩梦吧,额头都是细密的汗。

    跟清醒时候的冷静不同,此刻的沈姜,脸色无比惨白,看上去竟无比孱弱。

    司夜爵这才打消,甩开她的念头,

    站得笔直,司夜爵不知不觉,竟维持这个动作整整一个小时……

    等司夜爵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换做从前,司夜爵根本懒得去管沈姜是不是睡得安稳。

    但此刻,却是为了她可以多睡一会,不忍心打扰。

    直到手臂僵硬,司夜爵也不过稍微皱了一下眉头。

    说到底,他是心疼这个女人,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吧。

    哪怕离婚了,这个孩子,也是他们之间的维系……美女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