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080章 他变得冷血

时间:2018-12-13作者:安盛夏

    你想多了,如果我知道线索,就一定会告诉你,藏着掖着,对我来说也没有半点好处,还是你觉得,我会为了司夜爵,对你有所隐瞒?冷夜不断摇头,司夜爵么,还轮不到我为他这么做。

    我看你有的时候,半夜会出门,那个时候,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安盛夏原本不想问的,但忽而想到什么,不如就借这个机会,把心中的疑惑,都一股脑的问出来。

    我只是去公司罢了,你也知道,我跟修赫之间的战役,还没完全结束,两个人中间,总要分个胜负出来。冷夜淡然的回应,没有丝毫的迟疑以及懈怠。

    安盛夏闻言则是用力盯着冷夜,这才蹙眉,可我之前也没见你半夜的时候出门过,再说了,你自己出门这么晚,公司也没人,你一个人,还能做什么?

    我一个人也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且我也习惯,晚上的时候在公司处理事务。冷夜不觉得,在公司加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家里也有书房,都不够你加班的么?安盛夏的口吻,透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气质。

    你在担心什么?冷夜只觉得好笑,他的私生活如此干净。

    我只是觉得,你最近很反常罢了,希望是我多想了。安盛夏忍不住抱紧自己。

    察觉到安盛夏自我保护的样子,很是缺少安全感,冷夜一把将安盛夏搂在怀里,你不要想多了,以后,我可以在家里的书房办公,只不过,我担心自己会分心,毕竟家里不光有你,还有孩子。

    我觉得在公司的时候工作效率可以更高一点。这就是冷夜的解释,看上去,还算有说服力。

    冷少的确是加班,这点我倒是可以证明。薄夜寒竖起手臂,安盛夏,你也不要想太多了,男人半夜出门,多半是在加班,否则,为什么不应酬了之后,再回家?

    我也不是不相信他……安盛夏也是无语,她就连质问一下,都不可以么?

    只是趁着大家都在的时候,问他一下,看他如何解释。安盛夏总觉得,她的直觉不会出错,但冷夜的解释,倒也说得过去。

    我是不希望,你在暗中帮着找人的时候,发现了什么,却不肯跟我说。安盛夏回头,重重看了冷夜一眼。

    我的确没能把人找到,也许是因为,这里毕竟是国内,很多地方,我是没办法涉及到的。冷夜淡然的解释。

    不光是冷夜,就连薄夜寒都找不到沈姜,就很能说明问题。

    说明对方的来头,肯定不小,而且对这座城市无比熟悉。

    那个男人,甚至就生活在这个城市的灰色地带,想要轻易的找到,绝不容易。

    何况那个男人,有心将自己隐藏起来……

    沈姜也没有任何消费的记录,想要把人找到,绝非容易。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蹊跷。

    那个人绑架了沈姜之后,还这么神神秘秘的关起来,神神秘秘的养着。

    也没有对沈家或者司家进行敲诈跟勒索。

    所以,那人原本的目的就是沈姜。

    应该是沈姜认识的人,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也不一般。暂且,薄夜寒只能得到这些讯息。

    你这话说了就跟没说一个样子。淼淼按住眉心,讲点有用的行吧?

    暂时,只能得到这些结论吧。就连冷夜也是如此认为。

    这个城市,说起来就这么点小,为什么就连一个大活人都找不到?安盛夏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一个人真心想要隐藏起来的时候,就不是这么好找的,何况,这个男人,应该很了解这个地方,有自己的藏身之处。薄夜寒解释。

    希望,她能够平安的回来……这既是,淼淼最后的希望了。

    你找到沈姜了么,她也快要生了啊。还有三个月不到的时间,沈姜就要生了,司母特意赶到公司,去见了司夜爵,你这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妈,除了工作之外,我也让人去找了,但一直都没有消息,不光是我这里,冷少那边,也始终没有消息,所以我觉得,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除非她自己回家,否则,怎么找,都没办法把人找到,也不过是在浪费时间。司夜爵公事公办的态度。

    就连司母,都看不下去了,儿子,沈姜肚子里,好歹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呢?

    谁知道她怀的,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也许跟我怀孕之前,就跟别人认识了,之前我也觉得,离婚多少也有我不对的地方,但是现在看来,我真的不知道了。司夜爵嗤笑着,再抬眸,看向落地窗外,这座繁华的城市,他想要的,只有权力。

    儿子,沈姜是什么品德,我是知道的,所以你不要这么想,哪怕现在,沈姜跟其他人好了,但她肚子里的孩子,绝对就是你的,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她身边私生活干净的很。司母是看着沈姜长大的,也知道沈家的家规,到底有多严格,她知道,沈姜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司家的,这点几乎不需要任何质疑。

    至于司夜爵……

    儿子,我希望你不要推卸责任。司母蹙眉,也不要总是出去说,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凡是你说话的时候,也要有自己的良心,我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个没有心的人……

    妈,我既然这么说,就是凭借自己的判断,如果她不是因为,有了二心,是不会刚离婚,就跟别人走的,我现在甚至怀疑,这个女人当初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到底图什么。司夜爵越发的嗤笑。

    看到司夜爵嘴角的冷笑,司母只觉得浑身冰凉。

    总觉得,儿子似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变得冷血,变得无情。

    甚至,司母都在怀疑,眼前这个无情的人,到底是不是她的儿子?

    但,分明就是这张脸啊,却给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