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926章 我有离开你的资本

时间:2018-12-11作者:安盛夏

    但他的信任,得到的却是最沉重的背叛……

    每次想起,都会痛彻心扉。

    冷少,我你脸色不是很好,也许是最近工作太忙吧,你要不还是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一天吧。薄夜寒单纯建议。

    没什么,也许是刚才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有点不舒服。冷夜淡然的摆手。

    你这样下去,也许安盛夏会不下去的。薄夜寒按住眉心,我刚才听淼淼说,她跟安姐一起去了婚纱店,估计是在忙活,结婚的事吧,冷少,你具体定了婚期么?

    嗯,之前是说,赢了竞标就结婚,但是因为货物丢失,所以就延迟,现在么,我也觉得,是时候结婚了。冷夜淡然的解释。

    安盛夏……其实决定结婚,也真的不容易,之前么,她走过不少弯路,能下定决心,结这个婚,也就是真的想要跟你走到最后,她轻易是不会重新接受一个人的,所以你要知道,现在的你,在她心中,绝对占据了很特别的分量。薄夜寒想到安盛夏当时到权少贴身物品时,哭的像个泪人,以及这两年,安盛夏几乎像行尸走肉般生活,他自然也希望,安盛夏能够得到安逸的归宿。

    这个女人,其实不错的,希望你以后,对她更好一点。薄夜寒叹息道,哪怕她有孩子,的确条件不是太优秀,但既然,是你上的女人,就一定有你认为优秀的地方。

    这是自然。冷夜沉沉的点头,若不是因为安盛夏,他也许早就出国,跟林瑞雅完成婚礼。

    一个让你愿意退婚的女人,肯定有过人之处,所以冷少,我希望以后在生活的时候,如果你有什么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就想到这一点,想到安盛夏的好,哪怕,她有自己的过去,但是没人希望有,那么沉重的过去……薄夜寒劝道。

    人,是我自己想要娶的,所以你现在也不需要说这些。冷夜按住眉心,我怎么觉得,你担心我悔婚?

    也许是安盛夏命不好吧,之前的几次婚礼,都没能如愿,如果这次能如愿,也算是皆大欢喜,命中注定。薄夜寒还是第一次到,一个女人的婚礼,可以悲惨成这样,好几次都发生了意外,不是新郎不在了,就是故意退婚,安盛夏当众受到难堪,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天大的噩梦。

    因此,薄夜寒也希望,安盛夏这次可以顺利的嫁人。

    嗯,应该就是命啊,注定就是要嫁给我的女人……冷夜低头,冷笑着。

    司公馆。

    安盛夏准备结婚嫁人,这件事你知道么?司夜爵提醒道。

    沈姜捏着自己胖乎乎的脸蛋,我当然知道,就是最近的事,但我总觉得,这个时候结婚,貌似不是很好,谁都知道,冷少现在跟修赫关系闹得很僵。

    但是结婚么,也不影响工作吧。司夜爵挑眉,也不过是一个形式罢了,而且我觉得,修赫也不会在婚礼上闹什么,他也希望,安盛夏可以得到幸福吧。

    你觉得修赫是这么省心的人?沈姜简直可笑,才不是的,我就是生怕,修赫会在婚礼上搞出动静来。

    你不觉得修赫对安盛夏,其实很不错?司夜爵摸着自己的下巴,也许,我是不记得过去的事,所以才会这么认为吧,我觉得修赫表现的,更像安盛夏的兄长,即便,修赫跟冷少之间,的确是水火不容。

    不过安盛夏结婚,到底是喜是一件。沈姜很是欣慰,她能接受冷少,真的是不容易,最不容易的是冷少,居然这么好的条件,也不介意当后爹。

    这个世界上你想不通的事,多了去,就好比,哪怕我不记得过去,不还是跟你有了宝宝?司夜爵伸手,温柔的摸着沈姜的肚皮。

    沈姜能感受到男人指尖的温度,却是别过脸,你心一点,就不怕吓到孩子?

    宝宝还,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过是心疼你,听说女人生孩子,都会很疼……司夜爵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其实,生孩子是每个女人,必须要经历的,所以哪怕疼,也没关系的。沈姜顿时湿润了眼眶,还真是没想到,在有生之年,可以亲耳听见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关心。

    怎么了,孩子还没生呢,你都被吓到想哭?司夜爵不禁将女人温柔的揽在怀里,你先不用害怕,到时候,我会找最好的医生,给你用最好的房间,最好的一切,甚至,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不会让你觉得害怕。

    反正肚子开花的人是我,真的很不公平,为什么都是女人生孩子!而不是男人呢?

    现在还没这个技术吧……司夜爵轻拍着沈姜的后背,再说了,男人大肚子像什么话?

    沈姜忽而被司夜爵逗笑,我觉得,稍微试想一下,都觉得蛮有意思的。

    你真是太调皮了。嫌少到沈姜开玩笑的样子,司夜爵不禁温柔一笑。

    沈姜则是被男人的笑意,逗痴了,下意识轻轻回抱住司夜爵。

    感知到女人的回应,司夜爵不禁勾起嘴角。

    两年的主动,终于慢慢得到了沈姜的信任。

    你现在已经不排斥我了是不是?司夜爵这么问。

    沈姜真的没办法回答!

    就算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司夜爵很是得意。

    其实想要接受一个人,真的不难,关键是重新接受……沈姜伸手,摩挲着男人英俊的五官,女人的心,其实很柔软的,但是一旦被伤害了之后,就会坚强起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底,司夜爵,你到我最冷酷无情的时候,就应该知道,如果你骗我,或者你不要我,我也可以坚强的一个人过的很好。

    你怎么这么说?司夜爵倒是不高兴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有离开你的资本。福利”hgha八66”威信公众号,更多好的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