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762章 他真的,会走吗?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安盛夏还没有自恋到,觉得自己轻易可以改变冷夜的选择。

    即便内心有所不舍,也不想表现出来。

    酒吧。

    某个隐蔽的包间内。

    冷先生,听你定了飞机票要走。饶是薄夜寒,也无比吃惊,有点激动的问,你已经确定了?

    当然。冷夜嗤笑着点头,票我已经定好,到时候就会离开。

    这件事,安盛夏知道吗?淼淼担心的问。

    当即,气氛变得冷凝下来。

    冷夜并没有正面回答。

    如果安盛夏想知道,有的是办法知道。

    但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故意装傻的人。

    你在国内,一直住在她这边,如果要走,理当打个招呼吧?淼淼好心解释。

    我,会的。冷夜只是轻微的点头,但很敷衍。

    有些人,如果注定了要走,还不如,不要出现的好!淼淼看到冷夜的态度,无比气愤。

    我不是非要让她知道的。再了,即便安盛夏知道,又能如何?冷夜垂下眼角,再端起酒杯,喝了这杯,我有事要先走。

    冷先生,因为你跟我最好的那个朋友,很像,所以这顿酒,算是离别酒,以后想要再见面,就很难了。薄夜寒口吻低沉。

    如果有缘分,就还会再见。冷夜蹙眉,所以薄先生,你相信缘分?

    可笑的是我不信。薄夜寒淡漠的摇头,因为我这个人,如果想要什么,就会用力的抓紧,除非那是我不想要的东西。

    我也一样。罢,冷夜反扣下酒杯,潇洒的转身离开。

    他们之间,怎么了?薄夜寒别扭的看向淼淼,之前我是听,他会在国内常住,都已经开始把事业重心转移到国内。

    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他的想法?淼淼无奈的耸肩。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而且,安盛夏也肯定知道,冷先生会走。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安盛夏没有挽留,薄夜寒按住眉间,你告诉安盛夏,她如果不稀罕,以后就不要后悔。

    淼淼闻言,只觉得后背发凉,当即找上安盛夏。

    安盛夏,你现在还有心思吃饭?而且还吃这么多?淼淼也是服气,当即扯开安盛夏手中的碗筷,盛夏,你快别吃了。

    怎么回事?满脸茫然,安盛夏用力咀嚼嘴里的食物。

    他要走了,冷夜,他都定了机票准备离开,这件事你真的不知道?

    淼淼从安盛夏淡然的面色上看,安盛夏肯定知道。

    嗯,我知道,不过这是他的选择,所以我应该尊重。安盛夏下意识的点头,你就为了这个事?

    安盛夏,如果你真的能做到云淡风轻,这也就算,但如果你以后会后悔,不如试着挽留。淼淼暗示道。

    所以你觉得我应该去苦苦的哀求他?安盛夏仰头大笑,人家要走,我为什么挽留?

    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如果不试一下,你怎么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淼淼劝慰的问。

    我不需要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安盛夏笃定的道,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能留下他?

    处在安盛夏的立场,她没有理由,并且没有必要,非去留下冷夜不可吧。

    他们之间又不是什么微妙的关系。

    他不过是仗着,那张和权耀一模一样的脸,这才会轻易影响她的情绪罢了。

    安盛夏,你真像一块石头,又臭又硬,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为你着急,但是你自己却不着急!淼淼被气走了。

    端坐在餐桌上,安盛夏只是淡然继续用餐,从表面上,没有哪里不对劲。

    晚上冷夜如往常那般下班回家,依旧带了一身的酒气。

    打开客厅的灯光,却不见安盛夏坐在沙发上等候。

    似乎有些不习惯,冷夜拉扯了一把领带,再嗤笑,这才一步步往楼梯上走去。

    经过安盛夏房间的时候,男人脚步微微停顿。

    再深呼吸一口气,冷夜淡漠的继续往前走,安静的回到客房。

    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冷夜伸手挡在眉间。

    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思考着什么。

    叔叔……大白犹豫了几分,这才把门推开,只见到男人躺在床上,一言不发的样子,似乎很痛苦,应该是喝了不少的酒,男人就是这样,在外面应酬的时候,总要喝酒,回家的时刻,才能展现最真实的自己。

    冷夜在床上蜷缩了起来,但看到大白之后,便端坐起来,愣怔的看向大白,仿佛很意外。

    一般都是白话更多,大白却很少出现。

    冷夜直勾勾盯着大白,质问,你想对我什么?

    除非大白真的很想什么,否则,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故意来他的房间。

    叔叔,听你要走了……

    既然大白都知道,安盛夏也肯定知道。

    她只是不屑过问。

    嗯。冷夜轻微的点头。

    具体是什么时候的机票?大白好奇的问。

    还紧张的抓住了,自己的袖口。

    明天下午。冷夜伸手,摸着大白的脑袋。

    叔叔,你可以不走吗?大白仰头问。

    为什么?

    我喜欢叔叔……大白斟酌言语道。

    还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因为我,很像你爹地?男人了然的点头。

    这也算一个方面。大白沉沉的点头,还有一个方面是因为,我希望你能够跟我妈咪在一起。

    在一起?冷夜嗤笑着,能做到这三个字,其实很不容易的。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孩子,到底只是个孩子。

    冷夜莞尔,也许,要让你失望了。

    叔叔,你不要走……起初,大白还很理智,但到了最后,大白的眼底隐约出现了楚楚可怜的湿润。

    就连一个孩子都知道,如果这次分别,以后就再也没可能再见。

    这个道理,想必安盛夏的头脑更加清楚吧。

    站在门板上,安盛夏淡然靠着墙壁,头脑无比混沌。

    他真的……会走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