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735章 难道是他?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另一个护士接着道,病人暂时脱离危险,但需要静养。

    我现在可以进去看他吗,我保证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安盛夏心急的道。

    我建议,你暂时先不要进去打扰病人,病人现在的身体,真的很虚弱……

    闻言,安盛夏这才作罢。

    还好,他已经脱离危险,接下来只要好好的调养身子便可。淼淼拉着安盛夏的手腕,所以,你也不要太紧张。

    人没事,你总算可以放心。沈姜也是劝着。

    盛夏,我开车送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你再过来。淼淼建议道。

    就算安盛夏再担心,也要休息啊。

    人不睡觉,肯定没精神。

    何况安盛夏还有两个儿子,需要照顾。

    也想到儿子,安盛夏这才点头,肯回家先休息。

    听叔叔病了,病的很严重吗?得知冷夜住院的消息,白很是担心。

    是有点严重,所以,暂时还不能过去打扰他。安盛夏没有直接是车祸,担心吓到儿子。

    妈咪,叔叔得了什么病,是需要一个肾吗?大白一脸认真,如果需要的话,也许我的可以,我已经长大了。

    ……安盛夏也是无语。

    用我的也可以。白经过一番思考,这才接着道,我和叔叔长得这么像,就是缘分。

    其实白和大白,也曾经想过。

    也许这个叔叔就是爹地。

    爹地根本就没有死。

    但当年,他们跟着安盛夏一起看到尸体……

    所以,根本就打消这个念头。

    那个男人,有全新的身份,也完全不记得他们。

    他叫冷夜。

    这么陌生的名字。

    所以他不是爹地。

    不许乱讲,知道吗?安盛夏无奈的按住眉心,你们的肾,还是放在你们自己的身上吧,他也不需要。

    我们可以去看望叔叔吗?白和大白异口同声的问。

    就连儿子都这么担心他啊……

    安盛夏温柔的勾起嘴角,好,等他醒了,我们就一起去。

    冷夜醒来,是在第二天的中午。

    当男人睁开眼的时候,却看到空荡荡的病人。

    脸色淡漠起来,冷夜在床上翻了个身。

    冷先生,你暂时还不能随意的翻动身体……医生叮嘱道。

    没关系,我自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冷夜随意的摆手。

    冷先生,你才进行过手术,所以很需要心,对了,那个安姐不是一直都在门口照顾你吗,这个时候人怎么不在,她应该照顾你喝点水的,之前看到她那么紧张的样子,还以为会一直留下陪着你。护士声的喃喃自语。

    嗯?冷夜这才挑眉,你的,那个女人,是姓安,她之前一直在门口等?

    是啊,你在手术的时候,那个安姐都被吓哭了,后来么,不知道怎么搞的,人就不见了。护士摇头道。

    是么?冷夜缓缓勾起嘴角,她来过啊?

    因为你的手机上,只有安姐的手机号码,我们只好联系她,不过还好,她来的也算及时,还给你缴了手术费,只是现在人在什么地方,倒是不知道。护士多嘴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吗?好像挺紧张你的。

    不是。冷夜轻微的摇头,就是一个,朋友。

    哦,朋友啊……护士捂嘴道,冷先生,听你还有未婚妻呢,我以为是安姐,她挺漂亮的啊。

    护士刚要八卦,但看到有医生在,这才停下话茬。

    接到医生打来的电话,冷夜已经苏醒,安盛夏便带上白和大白去了病房。

    等下进去之后,不要大声话,要慢慢的,声一点,知道不?进门之前,安盛夏认真的叮嘱。

    知道啦。两个帅气的绅士,迫不及待的探出脑袋,往门内瞧去。

    叔叔,你的病很很重?白率先走到床边。

    没事,只是伤……冷夜倒是意外,这两个孩子也来了,随后抬眸,定定的看向安盛夏。

    他们,我被送过来的时候,你都在门口等着?

    毕竟他们只有我的手机号码,你在国内,也没什么朋友,我就只好等着。安盛夏解释道,不过后来,听你手术很顺利,我也跟着高兴,幸好没事。

    你还帮我交了钱?冷夜下一句却是,哦对了,我暂时想起来,我身上没带钱,下次给你。

    没关系,你转账也行。安盛夏嘴角抽搐。

    我的卡,也不记得放在哪里。冷夜这么,便有点,想要赖账的意思。

    再了,我这才刚醒,不要提钱。

    安盛夏这才忍住了,没再提到钱。

    医生,我现在需要喝一点水,你帮我倒一杯。冷夜理所当然的使唤着安盛夏。

    我来吧。白想要表现,便心翼翼倒了一杯热茶。

    大白只是觉得,冷夜现在很飘,居然使唤他家妈咪。

    不过看在男人脸色虚弱的份上,他决定暂时先不计较。

    有点烫,你慢慢喝。从儿子手中接过水杯,安盛夏这才端给权耀,却觉得有点烫,于是就将水杯,抵在了男人的嘴边,亲自喂他。

    冷夜顿时笑了笑,没关系,我也不是很怕烫。

    叔叔,你的大猪蹄子是怎么伤的?白指了指男人的右腿。

    不心,撞的。冷夜没有多做解释。

    该不会是车祸吧?白很是聪明。

    嗯……

    叔叔,你开车的时候,是不是在看手机?白无奈的问。

    当时,视线有点不好,我就在开车,也没做什么……冷夜轻描淡写的道。

    叔叔啊,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开车撞你咯?白吃惊的问。

    我不是很确定,不过,那辆车撞完,就跑……冷夜眯起深邃的眼眸,似乎在沉思。

    对方应该就是故意的……大白分析道,叔叔,你最近得罪过什么人?

    我在国内,应该不认识什么人。冷夜脱口而出。

    但安盛夏却当即,想到了一个人。

    难道是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