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709章 ,我不是他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冷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是我让儿子……

    安盛夏当即冷笑出声,如果你这么想,就自作多情了,我还没这么虚伪,也没这么大的城府,我不会利用自己的孩子。

    安姐,你还是不承认是么?男人步步紧逼!

    我不是就不是!安盛夏蹙眉,冷先生,坦白你除了像之外,脾气真的太差了,哪怕全世界只有你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喜欢上你!

    ……

    ……

    气氛,陡然的安静。

    我今天是来道歉的。安盛夏还算清楚,自己的来意。

    如果我让你不高兴,我现在马上就走。半弯下腰,安盛夏提着自己的脑袋,转身就走。

    然而,就在安盛夏转身的那个瞬间,男人却扬手,抓紧了她的手腕。

    安姐,你就是这样道歉的?

    是啊……难道不像吗?如果不是过来道歉,她至于用热脸,贴他的坑屁股吗?

    口口声声,是认真的,我却没看到半点诚意在。

    所以,你想怎么样?安盛夏迷糊不解的问,让我儿子来道歉?也是可以的,毕竟,祸是他们自己闯的。

    孩子是家长教的,既然孩子做的不好,一定是家长教的不对。

    冷夜这话,安盛夏无从反驳。

    只好硬着头皮道,冷先生,我是真心诚意过来道歉的,可我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冷先生,麻烦你给我一个明示。

    安姐,那就拿出你的诚意,这样吧……

    罢,男人倒是松手,却打开半瓶红酒,你把这些酒喝了,我就可以不计较。

    我这个人酒量真的不行。若是喝多之后,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安盛夏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如果你的酒量好,就不会让你喝了。他也不过一时起了玩意罢了。

    上次,是不想跟韩恩雅谈论工作,所以放过安盛夏。

    然而这次,他就没这么好话了。

    如果你不想喝,现在就可以走,当做没来过。男人别过脸,不以为意的道。

    ……面对眼前的半瓶红酒,安盛夏神色有些恍惚。

    曾经那个男人,根本不舍得让她喝一口酒。

    所以,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是不是,只要我喝了这半瓶酒,你就接受我的道歉?安盛夏眼神发狠的问。

    ……男人一言不发,算是默认。

    喉咙微微发紧,安盛夏索性闭上眼,将酒瓶抵在嘴角,宛若喝水那样,拼命玩肚子里灌。

    当刺激性的酒精下肚,安盛夏只觉得全身莫名的燥热起来,却不敢停下,生怕这一停,就再也何不进去。

    多余的酒水沿着脖子顺势往下溢出,有些沾染在外套上,勾勒出完美的身材,但这个女人却并不自知。

    那豁出去的架势,却又透了几分柔美,安盛夏恨不得拿起手中的酒瓶,将这个男人打成猪头!

    非要逼她喝醉是吧?

    这才喝到三分之一,安盛夏便有了些醉意,整张脸红扑扑的,就像可口的番茄,勾引着人犯罪的**。

    女人,这是几。男人举起掌心。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眼神迷醉,安盛夏好爽的拿起酒瓶,一下子玩嗨了,就差站在桌子上,唱征服。

    你喝多了……不料安盛夏酒量真的太,男人也是无奈,便拽着女人的肩,我送你回去休息。

    别碰我,我不要走……双手紧紧抱住酒瓶,安盛夏嘟着嘴,十足的酒鬼。

    也就安盛夏自己知道,这两年过来有多不容易,她很少喝酒,生怕喝酒了,就会梦见他。

    也不敢太过的暴露自己的悲伤,因为她还有两个孩子要抚养。

    安姐,很抱歉让你喝多了,这不过是对你的试探,因为你有时候,总是让我很迷惑,原本以为,你经常跟韩姐出门应酬,会很能喝,没想到,是真的不行……冷夜按住了安盛夏的肩,阻止她乱动。

    但一个没有意识的女人,怎么可能乖巧听话?

    别抓着我,难受,嗯,好难受啊……迷蒙的眨了眨眼,安盛夏几次侧头,却恰好撞见男人熟悉深邃的眼眸不由得惊呆。

    是你吗?双手急切的按住男人的脖子,顺势丢掉了手中的红酒,瞬间酒瓶在地上变得四分五裂,安盛夏却唯独注视着男人眼神的变化,真的是你啊,权耀,你又出现在我的梦里了,我又梦见你了……

    安姐,这不是梦。男人蓦地出声,你今天喝多了,我只想尽快的送你回去,否则你就睡在这里,不过,只能睡在沙发上,我讨厌女酒鬼,你休想睡在我的床上。

    这个梦,好真实啊,你居然还会话……不安的歪过脑袋,安盛夏却又傻乎乎的直笑,猛地扬起手心,一巴掌甩向英俊深刻的五官!

    啪。

    清脆的响声!

    冷夜当即愣在原地!

    咦,不疼不疼,看来真的是梦啊……

    既然在梦里,安盛夏自然想当一回女王。

    先是伸手揉捏男人的五官,变成各种可笑的形状,再用力的拍打。

    你走就走了,就这么不负责任的丢下我和孩子,你到底算不算男人啊?

    嬉笑的脸色也不过眨眼之间,就变为歇斯底里,整个人像一堆烂泥般,瘫坐在地上。

    男人简直家规,却还是半蹲下来,盯着安盛夏楚楚可怜的泪眼,安盛夏,我送你回去……

    你终于叫我的名字了,我之前,梦见你那么多次,但是你却不肯话,这次你愿意叫我的名字……

    像个开心的孩子那般,安盛夏紧紧抱住男人的脖子,如何都不肯撒手。

    放手。先是震惊,受到某种冲击那般,男人愣怔片刻,却又冷漠的将怀里的女人扯开。

    怎了,你就这么讨厌我么?安盛夏气恼的道,权耀,你变了,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你会把我抱得很紧。

    安盛夏,我不是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