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701章 下毒的人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我,我不知道是谁,但的确不是我……

    安盛夏用力的摇头,试图得到旁人的信任。

    但除了韩恩雅之外,似乎都不会有人站在她这边。

    走出医院之后,韩恩雅瞥了安盛夏一眼,我知道不是你,何况,你有的是办法将这个男人留下来。

    除了你不会有人相信我,而且,他们居然找人调查我。安盛夏没好气的道,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早知道我就不去多事,送什么点心,还不如我自己吃!

    你是觉得,那个晚上之后再也不会见面,所以想送点离别的礼物?韩恩雅不屑的道,安盛夏,既然你不想让这个人走,为什么不亲自去送?

    所以我们注定不一样,我觉得不一定非要拥有。安盛夏这话,惹得韩恩雅讽刺一笑。

    如果没有夏子夜,我保证你会热烈的追求人家。

    也许吧。安盛夏没有否认,转而继续道,因为我这个人,不喜欢争抢,原本属于别人的东西。

    不如你胆好了。韩恩雅在此刻,真心看不起安盛夏,安盛夏,我还以为你有多有种,也不过是个软脚虾。

    这是我的原则,我从来不碰,有女人的男人,以及,我不喜欢插足当第三者。安盛夏言语笃定。

    权氏。

    毒不是我下的。修赫站在落地窗跟前,即便没瞧见安盛夏,也知道,安盛夏此刻肯定阴云密布。

    我觉得你这么,显得很没有服力,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如果不是你,不是我,也不是韩恩雅,还能是谁?安盛夏用力咬牙,他在国内,暂时也没什么仇家,除了你之外,我真的找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所以安盛夏,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修赫恼火的问,你觉得我这么没有担当?

    毕竟,夺走了曾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次看到那张脸,你肯定会害怕吧?安盛夏字字试探。

    你觉得我会对,一个,已经要走的人,下黑手,是不是?修赫自认,他还么这么无聊。

    如果不是你,那么你告诉我,究竟是谁?安盛夏搜刮整个头脑,都想不到那个凶手。

    你就从来都不会怀疑他们是不是?修赫按住眉心,其实现在很简单,要么是夏姐,要么就是他自己。

    如果是夏子夜,估计就是早就看你不爽,想要嫁祸给你安盛夏,这也得通吧,毕竟,都不希望,有别的女人,惦记着自己的男人……??还有最后一种可能性……

    这毒,是冷夜自己下的。

    不过,他好像也没有什么动机,合约已经签了,他也准备要走。饶是修赫,也似乎更加偏向,是夏子夜下毒。

    所以这是贼喊捉贼了?安盛夏重重抓了一把下巴,转身就走。

    安盛夏,你去什么地方?

    我现在要跟夏姐当面对质,我要证明,我的清白!安盛夏很是气恼。

    安盛夏,你都不知道,这两年以来,你变得有多成熟,从来都不会将情绪放在自己的脸上,但是面对这件事,你却着急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你是想明什么,还是想让那个男人知道,凶手不是你……修赫单身挽着裤袋,你好像真的很在乎那个男人,哪怕只是因为一张脸……

    我不喜欢被冤枉,仅此而已。安盛夏后仰着脑袋,修赫,其实我都知道,两年前,你怎样和林子歌勾结起来,是你们一起陷害我的,当时你什么都知道,却选择袖手旁观,修赫,也许我们,是做不成亲人的。

    安盛夏,我一直拿你当妹妹,那次之后,我再也没有利用过你……修赫抓紧了手中的栏杆,所以这次的毒,不是我下的,因为我不希望被你再恨一次。

    只是安盛夏,你信我么?转过身,修赫只能盯着安盛夏的后背。

    我不知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安盛夏发觉自己,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哪怕你持着怀疑的态度,也好过,直接不信我。修赫苦涩的牵扯嘴角。

    医院。

    病房内。

    就在夏子夜亲自喂冷夜用餐的时候,安盛夏轻轻把门推开。

    安姐,你怎么又来了?夏子夜直接将不悦,写在脸上。

    我这次来只是想证明一件事情,凶手不是我,而是你,夏姐。

    夏子夜闻言,宛若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那般,笑的花枝乱颤,安盛夏,我看你是疯了吧?

    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种可能性了,如果我曾经,做了什么让你觉得不舒服的事,或者,让你不安的事,那么我现在给你道歉,但是你也不至于,陷害我吧?安盛夏平静的陈述,哪怕内心,早就风起云涌。

    安盛夏,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贼喊做贼能做到这么脸不红心不跳的。夏子夜实在愤懑,那气恼的脸色,看上去是真的气极。

    安盛夏顿时迷茫了,难道,也不是夏子夜么?

    但如果真的不是夏子夜,也就只剩下唯一的可能性。

    安盛夏不安的看向那个,此刻躺在床上脸色淡漠的男人。

    却又摇头,怎么可能呢?

    最没有可能对自己下毒的,就是他。

    何况医生也了,这种毒性还需要继续住院观察。

    哪个正常人,会宁可给自己下毒?

    除非这个男人疯了……

    不。

    哪怕冷夜疯了,也不会疯到,给自己下毒的地步吧。

    谁都知道,冷夜没有给自己下毒的理由和动机。

    单凭这点,安盛夏仍旧怀疑夏子夜。

    也许,这个女人的演技太好,就连自己都被骗过吧。

    安盛夏撂下狠话,夏姐,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安盛夏,你马上离开,这里不欢迎你。夏子夜伸手指着门口的位置。

    我会走,不过,是自己走。安盛夏临走之前,却又瞥向男人。

    这一瞬,两人目光相接。

    安盛夏微微蹙眉。

    因为她察觉到……

    这个男人似乎轻笑了一下。

    那笑,透着几百种坏心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