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98章 是不是都在看他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冷先生,你知道自作多情是个成语么?你真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咬住嘴角,安盛夏气恼的反驳。

    开个玩笑罢了,你非要这么认真,那多没意思。冷夜不冷不热瞥了安盛夏一眼。

    我不觉得这个玩笑很有意思。安盛夏简直气炸。

    她还不是一份好心么?

    早知道这个男人的无理,就应该直接不管不顾。

    冷先生,你跟我一个哥们,真的很像。薄夜寒试探的开口。

    自从我回国,很多人这么过。冷夜略微点头。

    你是头一次回国么,我倒是觉得,你的发音很好,看样子,不是在国外长大的。薄夜寒只觉得古怪。

    那只能明,我有语言上的天赋。男人轻笑着,我精通几个国家的语言,怎么?

    就是,对你很好奇。薄夜寒伸手一拍男人的肩,你先休息吧。

    他没什么问题吧?安盛夏似乎还有担忧。

    放心吧,这么大的人,只是吃了一点药而已,现在打了针,已经都没事。薄夜寒挑眉,你就这么关心,一个刚认识不到几个时的人?

    也许,他中药是因为我……安盛夏心虚的道。

    对了安姐,你怎么知道我被……男人欲言又止。

    安盛夏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我能掐会算,不行么?

    那你还真是活神仙。冷夜索性不再追问。

    等安盛夏和薄夜寒离开之后,整个房间,也就剩下冷夜。

    门外。

    居然这么像,也就难怪你,会这么上心。薄夜寒具体也不知道,安盛夏如何设想。

    就是因为太像了,所以我才会找你帮忙,换做一般人,你肯定不会亲自出马。安盛夏清楚的很。

    你就没有多余的想法?薄夜寒怀疑的问。

    我还能怎样,直接把他吃了?安盛夏冷哼,当然不可能,我还是有原则的。

    但是,你也不能,一直为了权少守寡。薄夜寒嗤笑,当初分开的时候,你不是,觉得无所谓么?

    薄少,你知道么,其实我一直都很后悔,如果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我拼命挽留,也许,一切都不一样。安盛夏每次想起来,都会湿润双眼。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薄夜寒半眯起眼眸,至于这个冷先生,我觉得要重点调查。

    为什么,你怀疑他?安盛夏好奇的问。

    不是好奇,而是觉得奇怪……薄夜寒撂下此话,便径直离开。

    因为薄夜寒,圈子里都闹开。

    你的意思是,那个男人跟权少长得一模一样?司夜爵下意识觉得,应该,不可能吧?

    等你亲眼看到,就不会这么。薄夜寒啧了一下,我觉得这么像,除非是整容,否则真的做不到。

    也没听,他有什么哥哥弟弟之类的……司夜爵拖着下巴,陷入苦恼。

    世界太大,真是无奇不有。沈傲勾起嘴角。

    我的,都是真的,有机会给你们介绍认识。薄夜寒微微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眼底淬满担心,我倒是有点担心安盛夏了。

    你这话几个意思?淼淼烦躁的问。

    有的时候,一直不出现也就罢了,可一旦出现了,哪怕不是那个人,也会幻想着,能够拥有……薄夜寒叹息,那个男人,有未婚妻了。

    那就是没缘分吧……淼淼无奈的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安盛夏的命,还真是不好。就连沈傲,都同情她起来。

    谁知道呢,也许,这是上天的考验吧。淼淼闭了闭眼,这么多年过去,她心里想的,还是权少,一直都没办法走出来,我倒希望,她能够找一个平凡的男人嫁了。

    也好过,跟一个有了未婚妻的男人扯上关系。

    清晨,阳光热烈!

    今天就是冷夜留在国内的最后一天!

    冷先生,不如你教一下安姐打球?高尔夫球场上,韩恩雅热络的开口。

    不必了吧。安盛夏硬着头皮摇头。

    没想到,你也会害羞啊,安盛夏。韩恩雅故意打趣。

    我只是不想,继续麻烦冷先生罢了。安盛夏用力瞪了韩恩雅一眼。

    冷先生,你现在觉得很麻烦吗?韩恩雅试探的质问。

    男人倒是一愣,随后,优雅的举起球杆,几步走到了安盛夏跟前,安姐,你不会打球?

    我当然会了,只是,技术不是顶好。安盛夏下意识摆手,冷先生,不需要你来教,只怕,你的技术也不怎么样。

    你这是激将?男人轻笑,便顺势站在安盛夏身后,主动握紧了安盛夏的手,你现在仔细的看着前面,不要乱动。

    当掌心让人抓住,安盛夏只觉得全身僵硬起来,动也不敢动了,眼神有几分慌乱,随后透露着几分亮光。

    安姐,你现在是在走神么?男人将薄唇,抵在了安盛夏的耳边,轻声质问。

    我只是不习惯跟别人靠的这么近罢了。安盛夏微微蹙眉。

    所以你现在的注意力都不在打球这件事情上了?男人试探的质问,声音透着若有若无的轻笑。

    安盛夏当即不悦,你在拿我开玩笑是不是?

    这就生气了?先是玩味一笑,冷夜再勾起嘴角,每一个字,都氤氲着轻快的笑意,仿佛在故意看她的笑话那般,安姐,你站直了,好好专心打球吧。

    但是,我不想打这个球了,你现在松开我……安盛夏变了脸色,再跺脚,重重一踩男人的皮鞋。

    嘶……

    高跟鞋踩踏下去,不疼才怪!

    冷夜简直郁闷,这个女人看上去如此的优雅,温柔,但对他如此的用力,他先是咬牙,再不怒反笑,你都是这么辣的么?

    所以,你还不松开我?眼神透露不悦,安盛夏不安的挣扎着。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安姐,每次你看到我的时候是不是都在看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