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83章 是她,亲手毁掉了这个男人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男人则是好笑的低头,瞥了一眼林子歌递过来的银行卡,你觉得我会花你的钱?

    我知道这些钱你根本看不上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帮上你……林子歌低着头,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你不会再站起来,但是我却不这么觉得,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厉害的那个。

    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权耀好笑的问。

    不是……

    如果不是,你凭什么帮我?权耀只觉得讽刺。

    我只是觉得……

    不要你只是觉得,你觉得这样对我是好的,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不想接受你的好……当然,包括你的钱。权耀拉扯着黑色领带,一脸颓废。

    我为你觉得不值,你将所有,都给了她,但是她却帮着外人,一起来算计你……

    林子歌的每一个字,都压在权耀的心头上。

    原本想要忘记的人和事,就这么再次被提及。

    权耀只觉得讽刺,你不要装作,对我很了解的样子。

    对不起……

    ……

    你现在肚子饿么,这是我给你准备的饭菜,如果你不想吃,扔掉就好。林子歌安静了好一阵子,这才终于开口。

    你走吧。男人却只是摆手。

    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一个女人了,也不会再,对任何一个女人好了,为了我这样的男人,不值得。权耀又不是傻,当然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对他的心意。

    尤其是,在自己失去一切的时候,有这样一个女人关照自己,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动。

    但,也只是一秒的感动罢了。

    我不喜欢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未来更是不会,所以,我不希望你来耽误我。权耀冷漠至极,你这样的身价,可以找到一个不错的男人,总之,不需要再来浪费时间,在我的身上。

    我想单方面的对你好,你就当,我现在是在投资,我能看到你身上的潜力,我相信你可以东山再起。林子歌脸色有些难堪,毕竟,女人的面子,都比较薄,也只是不肯死心罢了。

    女人一开始都这么傻么?权耀只是冷笑,随后转身,率先离开。

    意外的走到警局,权耀低头,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

    什么风把你吹来?沈傲刚要下班,却意外的和权耀撞见。

    ……

    听,你现在已经不是权总了,我觉得人生真是可笑,浮浮沉沉的,好像没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也没什么东西,是对的。沈傲无奈的摇头,你知道么,修赫送了一堆证据过来,证明安盛夏这两年之内,都患有神经失常,所以她只要认定自己有病,就可以无罪释放。

    这条路,他们早就铺好了,而且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和心思,今天韩恩雅也来过,简直就是一出三角恋。沈傲烦躁的吐槽。

    韩恩雅这个女人,曾经不是很爱你么,怎么就变心了……所以女人,真是奇怪又可怕。也只是偶尔,沈傲也会想起一个女人,李若曦。

    不过出国之后,李若曦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也许,过的还算不错吧。

    所谓的爱情,谁见过真正的样子?

    也不过,都是听而已。

    我现在没心思,跟你谈女人。权耀蹙眉,我想冷静一下。

    哦,我还以为,你是来见安盛夏的,既然人都到了门口,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方便,你进来吧,时间随便,不会有人知道,我想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沈傲试探的问。

    我不想见这个女人。权耀直摇头,看到她,我只会觉得可笑。

    所以人出来混,恐怕都是要还的吧,再了,你怎么这么蠢,居然把自己的一切,都压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经历过这次,你应该会变得很成熟吧,不过这个代价,的确太重……沈傲无法设想,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许会一蹶不振吧!

    不知道,当时就是头脑发热,觉得都结婚了,就想把自己有的东西,都给她。全部都给她,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东西……权耀不记得,怎么回到新房。

    这是他们的第二个新房。

    死寂的气息,将权耀包围起来。

    次日。

    律师突然找上门,安盛夏拿走了两个儿子的抚养权。

    这是她亲自做的?权耀讽刺的问。

    是的,权先生,现在以你的经济实力……

    好,我同意。权耀轻易就同意了。

    饶是律师,都觉得意外。

    这幢房子,是在安姐的名下……

    我知道……毕竟是他花钱买的,没人比他更加清楚,房产证上的名字,只写了安盛夏一个。

    权先生,我只能给你三天的时间搬出去……

    可以。

    等律师刚走,权耀便缓缓走至阳台,冷冷的抽了两根香烟之后,用打火机将床头上,用金丝框镶边的婚纱照,烧的面目全非。

    可笑。

    这里的一切,都太可笑。

    临走的时候,权耀什么都没带,哪怕是他的衣服,也没有拿一件,直接就走了,走的头也不回。

    警局。

    听他今天要走,是临时定的机票……沈傲将这件事,告诉给安盛夏的时候,安盛夏的神经,猛地紧绷起来。

    是今天吗?安盛夏不确定的问,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嗯。沈傲重重的点头,他走的时候,谁都没。

    几点的飞机?安盛夏用力摇晃着沈傲的肩,歇斯底里的质问,是白天还是晚上的飞机?

    具体几点,我不是很清楚,总之,他就是在今天,会离开,估计也没人知道,他会去什么地方吧……沈傲无奈的失笑,如果你真的这么在乎他,又怎么会,亲手毁了他?

    在所有人看来,权耀能有今天,都是因为安盛夏。

    安盛夏顿时脸色惨白。

    她此刻做任何解释,都无济于事。

    是她,亲手毁掉了这个男人……

    权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