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72章 ,把刀给我……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脸色沉静,安盛夏宛若是被抽干空气的木偶娃娃,安静的躺在空无人烟的地下车库。

    这一刻,时间宛若静止。

    夜色撩人。

    正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

    她喝了多少?一个身材窈窕、戴着帽子的人,从吧台上带走安如沫。

    整个喝挂了……酒保无奈的耸肩。

    多少钱?那人冷酷的质问。

    不多,五千……

    这是钱,不要让人知道我来过……罢,那那人便领着安如沫上车。

    车子,沉稳的行驶着。

    那人一手按住方向盘,再漫不经心的勾起嘴角。

    确定安如沫喝得烂醉如泥,却依旧在半途中踩下刹车,慢慢给安如沫喂了一点水。

    安如沫整个人醉的不省人事,全无半点反抗。

    安姐,你醒一醒……

    那人几次拍打安如沫的脸蛋,察觉安如沫未发出半声婴宁,便满意的笑了。

    清晨!

    刺目的白光,透过了狭窄的缝隙,依稀照射进地下车库。

    睫毛颤抖了两下,安盛夏和往常一样苏醒过来,只觉得手臂酸疼的厉害。

    拍打了两下手臂,安盛夏微蹙起眉头,下意识的环顾起四周。

    却赫然瞧见,满身带血的女人!

    长长的卷发,遮住女人的容颜,安盛夏吓得几乎全身抽搐。

    这是梦吗?

    咬了下手腕……

    好疼!

    明,这一切都是现实,而不是梦境!

    但凶手既然已经抓到,这又是为什么……

    不断的摇头,安盛夏几乎不敢相信眼底所看到的!

    深呼吸着,安盛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手指,去拨开女人的发丝……

    是安如沫!

    安如沫!

    即便不待见安如沫,但安盛夏也不希望,安如沫被杀害!

    安如沫也才不过二十几岁的花样年纪,此刻却……

    全身战栗着,安盛夏下意识想报警!

    却又犹豫了……

    先前,她就因为一直出现在案发现场,所以被沈傲怀疑。

    如果这次,依旧被怀疑,安盛夏恐怕无法洗干净嫌疑!

    毕竟,老管家已经在监狱中,不可能再次作案。

    安盛夏深深呼吸着,只想转身便走!

    却不想,手中还握着一把锋利的刀刃……

    不是的,不会的,人不是我的杀的,怎么可能是我呢……肌肤染上一层鸡皮疙瘩,安盛夏冷的牙齿打架。

    安姐……

    清脆甜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安盛夏猛地一惊!

    是林子歌……

    这是,怎么回事?林子歌走近之后,猛地瞪大眼珠!

    你住在这附近,是不是?安盛夏惊恐的问。

    ……林子歌也是女人,看到安如沫的尸体之后,一个字都不出来,只是不断的点头。

    这个人,不是我杀的……安盛夏歇斯底里的道,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我刚才注意了一下,这附近没有摄像探头……

    可是……林子歌吞吞吐吐的,几次欲言又止。

    是我给了你上镜的机会……

    却不等林子歌点头同意,安盛夏继续道,你会帮我的,是不是?

    如果人不是你杀的,还能是谁?林子歌却是一把将安盛夏推开。

    你不相信我?安盛夏诡异的一笑。

    你的手上,还拿着凶器,让我怎么去相信?林子歌惊恐的后退!

    我不知道……仔细的回忆昨晚,却什么都不记得,安盛夏自己都觉得诡异。

    不如这样吧,我们先报警,让警察过来处理?林子歌好心的建议道。

    不行,他们会怀疑我的,到时候,我肯定脱不了干系!安盛夏只是害怕了,害怕自己会被冤枉!

    你,就这么害怕去警局?林子歌试探的问,安盛夏,你是不是有过案底?

    只能,我真的不相信警察,可我真的不是凶手……安盛夏用力的争辩。

    如果你不是凶手,你就不会感到害怕,除非,你现在就是做贼心虚!

    安盛夏闻言,索性将那危险的刀片,抵在林子歌白嫩的脖子上,我过,你不准报警,否则你会是什么下场,你自己心里明白!

    安姐,你现在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好,我先不报警……举起双手,林子歌似乎在投降。

    我也不想这样的,是你在逼我……安盛夏猛地沉下眼眸,现在,你跟我一起走!

    可安如沫……林子歌犹豫了。

    等我们离开这,再报警也不迟……安盛夏只能先这么做。

    安盛夏。

    这道声音是……

    权耀!

    神智被拉回,安盛夏恍惚不已的看向权耀!

    不是我……

    此时此刻,安盛夏就像个犯错的孩子,声音软绵绵的。

    我知道,不是你……几步靠近之后,权耀一把按住安盛夏的肩。

    你,为什么要相信我?

    这个男人,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就相信了自己。

    安盛夏咬住嘴角,她甚至不敢保证,真的不是自己。

    其实我,我有点奇怪,我经常吃药,而且我还失眠……

    我……安盛夏哽咽的道,我以为,老管家就是杀人的凶手,所以我觉得,我是正常的,但是现在,安如沫死了……

    不会是你……权耀斩钉截铁的道!

    你真的相信我?亦或者,只是一种安慰?

    是,安盛夏,我相信你!简单的几个字,却掷地有声,

    10……望着权耀和安盛夏对视的场面,林子歌不禁好笑的划开打火机。

    红色的火焰,就好像火焰鸟那般,浓烈!

    闭上眼,林子歌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再含在嘴里,慢慢的咬合着。

    吸到一股尼古丁的味道,林子歌舒适的闭上眼,再微微的吐出去,9……

    8……

    7……

    6……

    5……余光撇着权耀的侧脸,林子歌嘲讽的一笑,似乎要将这个男人的脸,深刻的记在心底里。

    4……

    3……

    2……

    勾起妖冶的嘴角,林子歌只是背对着安盛夏,下一秒缓缓开口,1……

    倏然,四周响起震耳欲聋的警笛声!

    这声音,一阵强过一阵!

    不知道,是谁报了警!

    现在警察已经赶到!

    安盛夏瞪大眼珠,死死盯着手中的凶器!

    上面,绝对有安如沫的血迹!

    安盛夏,把刀给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