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60章 户口本,我都带好了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也许,谁都没想到,这个男人正是安公馆的老管家!

    你隐藏的真是够深的,从李美玉刚来公馆之前,你就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安盛夏猛地睁大眼眸,这个李美玉,真是下了一步好棋!

    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只要将这个人,一直放在家里,哪怕他们之间有什么,也不会让人怀疑!

    安姐,终于让你发现了。似乎早就预料到,安盛夏会找上门一般,老管家只是悠然的端坐在沙发上,安静的喝茶,我不否认,但你哪怕知道我的身份,我也是不怕。

    你为什么要杀害我爸?只要想起,死去的爸,走的时候还那么的凄凉,甚至没有看到最后一面,也没有任何的一遗言,安盛夏便?气恼的质问,这些年,他到底对你怎么样,难道你心里头就没点数吗?

    人不是我杀的。老管家倏然开口,但是我也知道,你不会相信的,既然如此,就当,人都是我杀的好了。也许这么想,你的心里会舒服一点,毕竟,你妈,的确是因为我……

    没想到,你还能这么狡辩。安盛夏失笑道,你承认,你推我妈跳楼,却不肯承认,是你杀害了我爸!

    其实我把人杀了,我自己能得到什么?眯起水肿的眼眸,老管家虚无的笑了笑,我不过是,提前暴露了自己罢了,但是如果,我继续当我的老管家,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人发现我的身份。

    但是在你的房间,搜到了作案的工具,你还有什么好的?既然警方已经搜到了作案工具,安盛夏根本不会相信老管家的片面之词。

    这些东西……老管家也只是失笑,的确是我的,我也曾经用过,我是真的该死啊,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

    上面有你的指纹……安盛夏不愿再听老管家为自己争辩,既然他会杀了她妈,何况是爸爸?

    现在警察的人,就在门外……眼底溢出得意的笑,安盛夏巴不得,尽快将这个男人绳之以法!

    安姐,你真是心急啊,就这么想让我进去吃牢饭吃么,但是我,可不想一个人吃啊。老管家猛地眯起眼眸!

    我猜想,你之所以想要杀了李美玉,就是担心让人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安盛夏狐疑的质问。

    起初,你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吧?见男人不动声色,安盛夏继续追问。

    我不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老管家沉静的摇了摇头,我只能,有些事情我的确知道,但是我不想透露,因为你们,都太傻了……

    老管家的身份,以及作案工具都被曝光出来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不的轰动。

    你就是我爸?安以俊忍不住去了一趟警局,却又觉得丢人,我怎么都没想到,我爸会是一个有案底的犯人,同时在安家当了这么多年的佣人,你真是会忍。

    没想到吧,我们每天都会见面,但是却不能相认,我只能看到你叫别人爸……老管家云淡风琴的一笑。

    所以你就要杀了他?安以俊隐忍的捏紧了拳头,突然之间咆哮,但是,你知道吗,你杀掉的这个那人,他养育了我二十多年!

    没想到,我的儿子还这么念旧情啊!老管家忍不住的冷笑着,分明是他的儿子啊,他看着长大的,可心里,却只有那个安大山,这凭什么?

    就因为,安大山花了钱去栽培他么?

    但,安大山人都已经不在,现在还装这么孝顺,也已经没用。

    安家的财产,早就跟安以俊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毕竟李美玉一死,很多事情都随着她的死,变成了历史的尘埃,只能被永远的封存起来!

    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怕你是我爸,可你没尽到任何责任!伸手捂住失落的脸色,安以俊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走出去,我还是会,我自己姓安!

    一个人就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肯承认,那么,你算什么男人?老管家侧头,看紧了安以俊。

    你不可能是我爸!安以俊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

    我之所以,隐忍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你们有更好的生活,我也料到,你不会承认我,但是无所谓,我不需要你的承认,但是你要时时刻刻都记住,你这个二十多年来的好日子,都是怎么来的。老管家每一个字,都好像是一块石头,沉甸甸的压在了安以俊的心尖上。

    你为什么要杀了她?这个她,指的正是李美玉。

    安以俊哭泣着问,就是担心自己会暴露?

    弟弟,你现在什么都没用,我们现在要想办法,把爸保出去。安如沫已经再也看不下去,反而拉住了安以俊。

    他是杀人犯,我不要这种爸!安以俊一把掀开了整个桌子,带着愤怒的气焰,嚣张至极的转身走人!

    哪怕他是杀人犯,也是我们的父亲!望向弟弟离开的后背,安如沫忍不住拔高声音,你以为,如果不是他一直忍着,不和你相认,你能有这么多年的好日子来过吗?你觉得,你还能当你的安家少爷吗?

    不,我没有这样的爸!安以俊脚下的皮鞋,依旧没有停顿下来,走的很急!

    既然案子,已经调查清楚,安盛夏整个人,都无比的轻松。

    案子,总算查清楚了,安盛夏,你也要履行,对我的承诺了。权耀几次暗示。

    嗯,几个意思?安盛夏却故作装傻。

    走吧,领证去。权耀伸手,便搭在了女人光滑细腻的肩膀上,再顺势,将女人整个身体,揽在了自己的怀内。

    但是,今天是不是太着急了,我都什么也没准备。安盛夏无奈的道。

    权耀却不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两份红本本,走吧,户口本,我都带好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