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30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然而,安如沫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帮着她?

    安如沫是不会的,她巴不得看到我跪在地上哭。安盛夏恶狠狠的咬牙。

    如果你确定,安如沫知道,我会想办法打开她的嘴。权耀有的是手段。

    有的时候,你不要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心狠程度,如果安如沫觉得,有一件事情可以让我痛不欲生,她哪怕死都不会告诉我真相,何况,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安如沫真正的父亲,她不会出卖那个男人。安盛夏笃定的道。

    似乎,你很了解安如沫。权耀意外的挑眉。

    那是必须的。安盛夏轻笑道,我和她从就在一起,见识过她的虚伪,也知道她这个人骨子里,就是喜欢跟我比较。

    看来,你从过的很不开心,大多数原因就是因为她。权耀捏紧拳头。

    不光是她,还有安以俊和李美玉。安盛夏只觉得烦躁,我妈那么善良的女人,最后还不是被他们害死?现在,我爸也被害死……

    唇齿颤抖,安盛夏恨不得砍死这几人!

    放心,如果凶手,真的是这几个人,我不会放过!权耀撂下狠话!

    警局。

    安盛夏几乎每天都来询问杨警官进度,怎么样,抓到杀害我爸的凶手没有?

    安姐,我也知道你现在,肯定很伤心,当然了,也能了解你此刻焦灼的心情,但是调查案子,还没这么简单,何况,这也算是一起大案子,但是现在,因为证据太少了,我也没什么头绪,所以只能慢慢调查,如果你能提供更多的线索,我想,肯定能推进案件的发展。杨警官无奈的道。

    可是,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么?安盛夏好笑的道,凶手肯定是李美玉的情夫,你把人抓到,就能破案!

    安姐,这一切都只是你的推断,在没有直接证据之下,我们只能尽可能的往这方面去调查,但是抓三,可不是警察应该做的事啊!杨警官苦口婆心的解释。

    可是,你现在不是,缺少证据,也没有突破口么,这个男人现在就是最大的突破口,我希望能引起你们的重视,既然不是商业上的仇杀,就只可能是感情纠纷,何况,还涉及到了财产纠纷……安盛夏深呼吸一口气,这才继续道,也许李美玉,就是贪图安家最后的公馆,这才下此狠手的。

    安姐,你放心吧,我们会尽量往这个方向调查。杨警官也是看在权耀的面子上,这才答应安盛夏。

    如果,你们真的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安盛夏似乎并不领情那般。

    当安盛夏一走,整个警局都炸开了锅。

    这个女人明显就是不信我们,她以为调查凶手这么简单的?

    好了你们声音一点,安姐可是权少的人,尽量她什么,我们就调查什么,不要惹得她不高兴,否则回头,你们几个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几个人,也都是看在权耀的面子上,这才给安盛夏好脸色看。

    安盛夏并非不知道,只是到了这个地步,也懒得管这些细节。

    暂时,安盛夏只想抓到,杀害爸爸的凶手。

    只要能抓到凶手,安盛夏愿意哪怕折寿十年!

    权氏。

    盛夏,你最近还是在家里休息吧,你那边的事,我也听了,不过你要坚强,没有了叔叔,你还有我们……沈青诚恳的安慰着。

    嗯,放心吧,我会看开的。安盛夏只是讽刺,李美玉母女最近倒是很少过来纠缠她。

    做贼心虚了,是么?

    安盛夏。安如沫却主动找上门,我也听了,爸去世。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姐姐,你自己是谁的种,你心里清楚的很。安盛夏冷笑着反驳。

    我知道,从到大,你都看不起我,但是,好歹爸对我也有养育之恩,我也会为他的死感到伤感……安如沫伸手抓了一把眼角之处,这才重新抬起下巴,现在爸走了,家里的东西,也该分清楚了吧,比如安公馆,那不是你一个人的。

    我就知道你跑来找我,是有原因的。安盛夏讽刺的道,那是我爸的财产,管你们什么事?

    但是在法律上,我妈依旧是爸的合法妻子,所以,我和以俊,也有合理的继承权,这么算起来,公馆应该被算成四份,你安盛夏只有四分之一的继承权!

    安如沫的头头是道。

    安如沫,你还真有脸是吧?安盛夏歪过脑袋,眼底淬满了讽刺之意,如果眼神就可以杀死一个人的话,那么,安如沫死在安盛夏的手中了!

    你信不信,我有办法让你就连安公馆的大门都进不来,还真当我们安家的人是做慈善的,你们还想要四分之三的继承权,该不会是做梦吧?呵呵呵,他们念着的,也就只有继承权而已,安盛夏觉得,爸真是瞎了眼,才会娶李美玉进门,否则,爸也就不会被害死!

    安盛夏,我也懒得跟你吵架,只是跟你从法律的层面上讲,这个法的确得通。安如沫冷哼,头脑清晰的争辩道,你不要以为,一直不让我们进去,那个公馆,就只是你的了,如果你不讲道理的话,到时候,我们法庭上见吧。

    既然你都这么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安盛夏好笑的点头。

    其实吧,你也知道我妈怀孕,如果非要仔细算的话,你只有五分之一的继承权呢,安盛夏,我劝你还是想开一点,不要这么气。安如沫冷笑着,再猛地一伸手,按住安盛夏的下巴,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怀疑人是我爸杀的,但是安盛夏,你真的太可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隐约的,安盛夏闻见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她不知道,为何安如沫突然这么有底气?

    安如沫是不是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