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24章 父亲是谁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当安盛夏质问出口的时候,李美玉猛地瞪大眼珠,如果我怀孕了,你觉得这个孩子,还能是谁的?我一直都住在安公馆,哪里都不去,除了你父亲之外,我不会让任何人碰我一下。

    但是我父亲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而且一直都躺着,你们甚至都分房间了,这个孩子难道是凭空出现的?安盛夏嗤笑着,你不要告诉我,一个昏迷不醒的人,都能对你动手动脚的?

    这是我和你父亲的**,难道我非要一字一字的描述出来,你才肯信?李美玉咬牙道。

    按照你的脾气,如果你真的怀孕了,怎么可能跑出去住酒店,不可能的,你肯定会拿这个孩子作为交换条件,拿走安家的别墅,但是你却没有,就足够明,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我父亲的,这个孩子不过是一个野种!安盛夏一伸手按紧李美玉的肩,其实我也不想在公众的场合之下和你闹,只不过,你非要嘴硬的话,我也就不介意,让你丢这个人了!

    安盛夏,现在为了让我身败名裂,你真是什么暗脏水都敢往我的身上撒……李美玉也就死鸭子嘴硬,没有做过的事情,哪怕你现在打死我,我都不会去承认!

    你的确有两把刷子,都到了这种时候,依旧临危不乱啊,也是难怪,你能欺骗我父亲二十多年……安盛夏冷哼,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都是致命的打击!你觉得我父亲能放过你么?

    安盛夏……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安盛夏撩开耳边的发丝,你做的这些事情,如果我没有证据,我是不会拿出来的,李美玉,如果你能承认,你能忏悔,我还当你是个人,否则,你就是个魔鬼!

    安盛夏,我也不需要你来认可,你从一开始就看我不顺眼,这些我都知道,在家里我是如何忍让你的,你都忘记了?的时候,要不是我有一次拦着,也许他就能把你打死了。李美玉不断美化自己的形象。

    嗯,是啊,我真的应该谢谢你,要不是你挑事,我和爸的关系,也不会变得这么僵硬,随后呢,你倒是在其中装好人的样子,我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绿茶,分明想要害我,却还要装的对我很好的样子,如果你真的对我这么好,我又为什么会被赶出家门?安盛夏不断的点头,李美玉,我现在也要让你品尝一下,失去一切的滋味!你余生的日子,就别想再过上,养尊处优的生活了!

    安盛夏选择直接摊牌。

    到底,她还是不够隐忍。

    否则,也就不会戳破了去。

    回头,李美玉一直心神不宁。

    妈,我等你很久了。

    安以俊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手中提着红酒杯,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他眼底的落寞。

    怎么大白天的都在喝酒,你不顾自己的身子,也要想办法,求着你爸,好让我们都搬出去。李美玉烦躁的道。

    所以你一直以来想到的,都是你自己,看来安盛夏的那些,很有可能就是真的,我也许不是爸的儿子……

    你在胡什么?李美玉猛地瞪大眼珠。

    妈,我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安以俊阴狠的叫喊着,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你父亲还能是谁,是安大山啊!李美玉眼神涣散的道。

    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想骗我是不是?安以俊冷笑着点头,一切我都知道了,甚至我手上,还有一份鉴定证书,上面,我不是爸的儿子。

    这东西是不是安盛夏给你的?李美玉当即松口,儿子,你怎么能这么好骗呢,你觉得安盛夏嘴里的,能是真相吗?

    但是妈,你确实怀孕了,这个孩子不可能是安家的。安以俊垂下目光。

    李美玉当即护住了自己的腹。

    鉴定证书是可以作假的,但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否则,就间接性的证明了,你在外面真的还有其他的男人……

    停顿数秒,安以俊继续道,有的时候,男人可以接受,自己一直被欺骗,甚至宁可自己活在谎言厉,但不能有直接性的真相,如果你非要生肚子里的孩子,我就绝对不会是爸的儿子,妈,你就当是为了我爸,你必须流掉这个孩子,我不想失去现在的一切,我不想不是爸的儿子,如果你能打掉这个孩子,我就能继续当安氏少爷……

    以俊,你以为我真的想生这个孩子?李美玉脸色颤抖,可是我发现的时候孩子已经很大了,如果我贸然的去打掉这个孩子,我就会没命的……

    所以妈,为了我,你都不能牺牲一下?安以俊嘴角衔着渗人的微笑,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只要你努力的去配合,我会找最好的医生,哪怕是流产,也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多大的影响,反正你以后也不会想着要孩子,损坏一下你的身体,也没什么的,只要把命留住就好,好不好?

    以俊,你就不怕我会死在手术台上?李美玉脸色惨白的问,儿子,你就不怕我死吗?你就这么不在乎我的死活是不是?

    应该不至于吧,再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会感激你的,我可是你唯一的儿子啊……安以俊灿烂一笑,我去调查过,安氏的别墅,还是值不少钱的,爸最坏的打算就是让我和安盛夏平均分,但是即便这样,我也能过上有钱人的日子。

    以俊,这个孩子我不能……李美玉疯狂的摇头,拼了命的惨叫道,我不想死,如果你是为了钱,你可以去找你的父亲!

    脸色如常,没有任何皲裂,安以俊此刻的淡定,显得很不同寻常,却又在下一秒,淡漠的看向李美玉,悠然的开口质问,那么,我的父亲到底是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