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20章 真相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似乎在沉睡着,安大山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看上去,跟一个植物人没什么差别。

    但医生了,安大山其实听得到别人在什么,也有意识,偶尔会醒来,偶尔会长眠。

    甚至安大山也可以轻易的醒来,至于他总是长睡不起,不过是,不想面对这个世界罢了。

    站在床边上,安盛夏审视着安大山良久。

    也许是有意识,安大山终于缓缓睁开眼睛。

    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见我,哪怕住在一起,你也很少来我的房间。安大山蹙眉道。

    毕竟你是我爸,我来看你,也是应该的。安盛夏深呼吸道,只是你,到底是老了,就连话的力气都快没有。

    你也知道我病了,每个人病了都是这个样子,何况,我也没什么理由,继续好好的活着。安大山对于生活,已经没了热情,也只是单纯的,不想去死。

    其实你这么拖着,很痛苦吧?安盛夏倏然之间质问。

    怎么,你想我现在就去死么?安大山讽刺的问。

    倒也不是,毕竟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孩子之外唯一的亲人。安盛夏摇头道,我也不想变成孤儿。

    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对不起你妈……安大山叹息道。

    只是对不起吗?她把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但是你给了她什么?安盛夏挑眉问,你什么都没给,你只是逼着她去死,她什么荣华富贵都没享受到,如果还有下一辈子,我希望她不要认识你。

    呵呵,你这么,也没什么错。安大山自己也点头。

    如果我妈不认识你,也许可以找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人,何况她自己也有经济头脑,完全可以过更好的生活,也许是,她自己太优秀了,所以看男人的眼光就是不行,最起码,比我更差,好歹我也享受过,优越的生活,但是她呢,走的时候都不怎么体面,走的那么难看,要知道,每个女人都是暧昧的,但是她却满身都是血……安盛夏重提这些。

    安大山仿佛再次看到了那个满身是血的女人,惊得全身颤抖,忍不住闭紧双眼!

    你现在这是,觉得害怕么,还是怕死?安盛夏意外的问。

    也许,都有吧,我刚才好像看到你妈了……安大山讽刺的道。

    这些年,你应该从来就没有想起过她吧?安盛夏歪过脑袋,毕竟你有这么好的生活,还有幸福美满的新的家庭,但是我却觉得,你真是傻啊,傻的可怜。

    盛夏,我都这个样子了……安大山还指望,安盛夏给自己养老送终吧。

    其实安如沫来公司找过我,但他们只是跟我提到了家产而已,没有谁,是真想要来看你,爸,你就吧觉得失败吗,你这辈子为了他们,这么努力,但得到的,却是什么?安盛夏好笑的道,你也不过是他们的赚钱机器而已,你真以为,他们会真的感激你么?

    盛夏,你不要时候了,是爸爸错了,是我错了,我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才能够弥补你……

    爸,你现在给我的感觉,是真的老了,你也需要,我来帮你送终,你也害怕,自己会死是不是?安盛夏点头道,人只有在害怕的时候,话才会这么好听,但是从前你是怎么对我的?你会为了他们三个人,伸手打我,你觉得我没出息,你觉得我给你丢人,你甚至觉得,我妈那样好的女人却配不上你,但是凭什么,我们这些真心对待你的人,你却看不到,也只是在临走的时候,你一句对不起,这三个字,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好笑……

    没人稀罕你的对不起,我们要的,不是对不起,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安盛夏可笑的道。

    盛夏,我知道,我这辈子不算什么好爸爸,让你受苦了。安大山竭力的想要坐起来,却还是徒劳。

    深呼吸一口气,安大山按住眉心道,其实,我也是想给你留下东西的,比如这个房子,我准备给你和以俊,一人一半,不过我不希望你们卖房子,再了,他们也没地方住,暂时就让他们住下吧。

    其实到了这个地步,你最挂念的还是安以俊,你的好儿子,哪怕他做了多少错事,你都看不见,你还想着要给他后路,是不是?安盛夏只觉得好笑,她这个女儿,到底算什么?

    毕竟,那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弟弟,虽然他不学无术,但也是我安家的人……安大山扬起手臂,无奈的道。

    那如果他不是呢?

    什么?

    如果他不是你的儿子……安盛夏故意压低声音,却依旧确定,安大山能够清晰听见下面这番话。

    如果安以俊不是你的儿子,那么你对他这么多年的付出和栽培,是不是喂了狗?安盛夏仰头,讽刺至极。

    盛夏,我真的不懂,你到底想什么?安大山迷惑不解的问。

    其实我前几天,做了你和安以俊的dna坚定,但是你猜,这个结果是什么。罢,安盛夏便扬起手中的鉴定证书。

    安大山顿时瞪大眼珠,盛夏,你为了得到这个别墅,你居然做这种鉴定书,你觉得我会信么?

    亲爱的爸爸,原来你觉得我是为了这个别墅,不择手段的人啊……

    安盛夏无奈的摇头,其实我现在已经把他们赶出去了,如果你再有什么意外,这个房子迟早是我的,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明白一点,不要这辈子让人骗了都不知道,这个鉴定书,你还是自己好好看着吧,原来安以俊都不是你的儿子,你真是白活一场……

    手指颤抖的拿着那份鉴定书,在看到无血缘关系这几个大字的时候,安大山只觉得全身抖动的厉害,似乎心脏要从身体里剥离出去……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盛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请你看最下面的医生签名,那是最权威的医生,你觉得我能骗你?

    安盛夏话音刚落,安大山顿时像失去灵魂那般全身僵硬,一动不动。

    爸,你现在知道真相了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