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610章 不过是小三生下来的孩子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也看向老管家,安盛夏摇头解释,我只是突然之间觉得,头有点昏,很想休息了,我们先上去,下次再来吧。

    也是,现在也太晚了,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也没觉得哪里奇怪,老管家便领着安盛夏原路返回。

    只是安盛夏,却一直都在记路。

    安姐,你现在肚子饿不饿,我马上去厨房给你准备一些吃的,我看你的气色,也的确不好。老管家关心的道。

    这里也就只有你,对我是真的照顾了。安盛夏摇头道,但是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我只是最近休息的不好,今天之所以过来,也是因为梦见我妈,所以才会过来,也许是因为,我太想她了吧。

    你的意思是,夫人给你托梦了?老管家意外的问。

    其实,也不是吧。安盛夏摇头,我只是做了一个梦,具体,也没看到那人的样子,我都不记得了,只是,我以为那是我妈。

    安姐,我给你煮一点安神茶吧?老管家坚持道。

    谢谢你的好意,但真的不用。安盛夏几次推脱。

    但老管家却还是很积极。

    安盛夏便只好点头同意。

    这个茶啊,要趁热喝对身体才好呢!老管家眼看安盛夏把茶喝了,这才安心。

    也许是安神茶的作用吧,安盛夏光喝完没多久,便到头睡下。

    唷,快看这是谁,以俊,这位可是你牛到不行的盛夏姐,人家和权总的关系这么好,你赶紧过去巴结巴结。李美玉直接和安盛夏正面进行冲突的时候,也丝毫不觉得胆怯。

    盛夏姐你怎么突然就回家了,难道是终于觉得,我们是一家人?安以俊讽刺的问。

    算了吧,我们不可能是一家人。安盛夏讽刺的摇头。

    那么你现在回家做什么?安以俊冷哼,我还以为,你是来给我送钱的。

    除非我疯了才会给你这样的人送钱。安盛夏失笑道,对了,我爸呢?

    估计还在房间里休息吧。不等李美玉开口,安以俊冷哼,亏得你也知道回家,爸最近身体不好,你知道给他买药治病要多少钱吗?

    你不是有钱?安盛夏冷笑,我听,你可是拿了公司里不少的钱,公司就是让你给卖的。

    后来不是被权总买了吗,其实只要你一句话,公司就能再回来,只是你自己不肯罢了,表面上有多好,其实也不过是装的,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你人在什么地方?安以俊淡漠的看向安盛夏,所以安盛夏你还是别装了,只会让人觉得恶心罢了!

    搞清楚,如果公司是因为亏损也就算了,但这是让你给卖掉的,我一分钱都没捞到,回头你却跟我,是我无情无义,难道我必须要给你钱才是对的?退一万步讲,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这个弟弟,不学无术,还这么喜欢玩女人,你迟早会死在女人的身上,这句话你给我一辈子记住!安盛夏不惜撂下狠话!

    安盛夏,你这个女人真的太恶毒了,就不能想着我一点好,我承认,公司是被我卖掉的,但我也是没办法再经营下去,还不是你,故意让权总买的,就是为了羞辱我!安以俊也是气愤。

    哼,也就只有你,拿了好处还在这里叽叽歪歪,我真的是服气!安盛夏先前就看不起安以俊,此刻更是。

    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起我,但你有什么好的,不过是因为自己长得好看,就去权总那边勾引。安以俊可笑的道,如果我是女人就好了,赚钱也不必这么辛苦。

    你以为每个人都能入得了他的眼是吧?那为什么安如沫,还是混成这样?安盛夏提到安如沫的时候,李美玉脸色顿变。

    当初要不是安盛夏倏然出现,安如沫早就可以嫁给权耀!

    我当初就应该把你也一起弄死,才好呢!李美玉终于暴露出自己的本性。

    这个房子,住的还舒服么?安盛夏忽而打量起四周。

    怎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美玉猛地回过神。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最近你们过的好不好而已,都不要紧张,听你们最近在家里,也就是当米虫啊,真好,什么都不用做,有大的房子住,还有佣人伺候着,但是凭什么,你们可以享受这样的生活呢,也许我当初真的不应该出国,而是把你们赶出去,这样,我就有自己的房子住了。安盛夏幽暗的提醒。

    安盛夏,这个房子,是你父亲的,所以你没权利!李美玉歇斯底里的惨叫。

    嗯,你的也没错……安盛夏重重的点头,虽然这个房子是我爸的,却是跟我妈在一起的时候买的,所以也是我有的分,但是跟你,却没什么关系,毕竟这是婚前财产,所以你都不知道现在的婚姻法和财产法吗?安盛夏无奈了,你可真是个法盲!

    安盛夏,你这次回家到底是为了什么,家里也没什么钱,何况权总那么有钱,你真的没必要……

    却不等李美玉把话完,安盛夏已然冷笑,有些东西,我就算不要,也不想让你们轻易的得到,因为原本就不属于你们,明白吗?所以这个房子,哪怕我不要,但是也不会轻易的给你们,我知道爸最近身体不舒服,所以我才故意回家的,就是担心,你们会故意的,卷走这个家的钱!

    安盛夏,你觉得这个家现在还剩下什么值钱的东西?李美玉没好气的问。

    房子。安盛夏好笑的道,没错,我就是回家争家产的,毕竟,这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让步。

    安盛夏,这房子是我的。安以俊道,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所以这个房子,你想都不要想!

    安以俊……你不过是一个三生下来的孩子……

    对于这个房子,安盛夏势在必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