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556章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三天后,安盛夏这才得知,沈傲因为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

    负责案件的警官换了人。

    警局内。

    沈警官病的很严重么?安盛夏好奇的问。

    嗯,据是出不了门。新来的杨警官点头道,怎么,你是特意来找他的?

    是这样的,他之前联系我,让我过来继续做笔录,但是现在他都不在了……安盛夏满头问号。

    你叫什么名字?现在是我来负责。杨警官立即打开沈傲的笔记。

    安盛夏。

    什么?

    我,我叫安盛夏。

    你就是安姐?手指动作猛顿,杨警官先是愣了下,随后笑了笑,听你的来头不啊,是权总的前妻。

    这并不是什么好听的身份吧?安盛夏冷笑。

    倒也不是,也许很多人,都在羡慕你。杨警官半开玩笑的道,你的笔录我看过,没什么问题。

    所以我不用再过来?安盛夏意外的问。

    当然了,你也只是正巧出现在案件现场,何况有权总的证词,你并没有作案时间和动机。杨警官简单的道,何况你这次过来,也不能提供任何新的证词。

    倒也是……安盛夏点头,我现在还是不记得,当时发生过什么。

    安姐,我等下还要开会,你先请便吧。杨警官很客气。

    那我就先走了。安盛夏临走的时候,只觉得狐疑。

    却万万没想到,沈傲会找她吃饭。

    听你后来去过警局?沈傲质疑的问。

    不是你让我去的?安盛夏好笑的反问。

    可惜啊,我现在已经不负责这个案子了。还是不甘心,沈傲叹息道,实话我,真的很不高兴。

    完全看得出来……安盛夏沉沉的点头。

    我知道你和权总关系好,你能不能帮我劝下?沈傲纠结着,将权耀的原话,都给安盛夏。

    所以他是为了股价?安盛夏并不意外。

    我虽然很同情你,但这个忙,我真的帮不上。安盛夏无可奈何的道,其实我和他的关系并不好,也不是外界猜测的那样,而且,最近都没什么联系,他一直都在忙自己的工作,我也在忙自己的生活,几乎没什么交集。

    他对你其实还算不错。沈傲突然道。

    何出此言?安盛夏挑眉问。

    有好几次,我在审问你的时候,他都在,还不是担心我会刁难你?沈傲双手合十,交握在一起,因为他当时知道,你的嫌疑最大,我不会轻易放过你。

    是么?安盛夏耸肩道,你也知道,他是个商人,当然不希望自己旗下的艺人,蒙受任何的负面新闻,而且我的新戏刚结束,还没上映,在这种时候有任何新闻对我都很不利,他看重的也不过是我的商业价值,和自己口袋里的钱。

    我不觉得他这么多事。沈傲抬眸,笔直看向安盛夏眼底,在没有任何证据,指向你的时候,他明知道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除了心疼还有其他的原因么?

    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么细心,还不是因为,在乎么?

    所以你到底,想什么?安盛夏讽刺的问。

    我觉得你能改变他的想法,我想重新回来,继续调查。沈傲再接再厉的道,我想,你虽然是无意中被卷入进来,但也许对于这个案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真相吗?

    我见过那个新来的杨警官,他人还不错,你凭什么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就没人能找到真相?

    停损数秒,安盛夏继续道,沈警官,你把自己想的太重要。

    他也许早就被权总买通了,毕竟,花钱找一个替死鬼还是很容易的,就是这个男人,你仔细的看清楚,他不过为了钱,就去替罪,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他真的是一个善良又可怜的人,你最好一直盯着这张照片,也不知道你以后是不会是感到内疚了……

    留下照片后,沈傲雷厉风行的离开。

    安盛夏只瞥了一眼,却只见是个提早白发的老父亲。

    为了自己困难的家庭,为了病重的妻子,没有学上的孩子,不得不出卖自己的灵魂顶罪。

    甚至要出卖自己这条命。

    可,人生只有一次啊!

    有许多事情,不知道真相也就罢了。

    一旦知道可怕又让人心寒的真相……

    安盛夏只觉得后背发凉。

    如沈傲所,这个老父亲,真的太可悲。

    抓紧照片,安盛夏匆匆离开后,便去了权氏大楼。

    在休息室待了一会,安盛夏果断站起身,往总裁办走去。

    盛夏,你去哪?沈青意外的问。

    找总裁,有点事情。脚步透着不确定,安盛夏在门口,敲了三下。

    我很忙。男人的声音清冷、高贵。

    是……是我。犹豫不决的开口,安盛夏不敢冒失的走进去,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聊!

    进来。

    ……已经站在门内,安盛夏努力的遣词造句,这才终于开口,我见过沈警官,是你让他回家休息的?

    男人不话。

    那双深邃的眼眸,就好似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的黑洞,具有某种吸食人心的力量,笔直定格在安盛夏清丽的眼瞳深处。

    所以钱就是这么重要?安盛夏随后拿出那张老父亲的照片,这个老父亲,看上去真的很可怜,如果可以的话,你放他一马,他只是一个可怜的人……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必须要帮着谁,他想要的东西,需要付出一些才行。权耀冷清的声音,让安盛夏不寒而栗。

    所以你愿意给他钱,但必须要他的命么?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此刻,安盛夏却知道这件事,而且还看过这个人的照片,总怕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会后悔自己没有阻止,而让一个可怜的生命就此消失。

    他家的困难,我可以出点钱帮忙,但是……安盛夏建议道,能不能不要让他顶罪?

    安盛夏,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