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536章 我把你的好都忘记了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你是疯了吧?迎面是刺激的酒气,安盛夏当即捂住口鼻,吧,大半夜的找我什么事?

    我喝多了,所以就来找你,这是一种本能。权耀垂下眼角,嗤笑道,我也不想的,但是,没办法控制。

    信你的话还不如相信母猪能上树。安盛夏按住眉心,好笑的道,别闹了,我知道你还没醉,你的酒量,我很清楚,你很理智,从来都不会让自己真的醉……

    我是真的醉了,难道你不信?一伸手,便按住女人的肩膀,往自己的怀里带去,男人将温热的嘴角,抵在安盛夏的耳边,安盛夏,我只是有点想你。

    但是我不想看到你。安盛夏果断的道,麻烦你哪里来,哪里去,都这么晚了,我不想让人看到我们在一起。

    还有,你现在觉得我身上哪里好,我改不行么?安盛夏无比烦躁。

    如果我,我就是觉得你不理我的姿态挺好的,你要怎么改?权耀讽刺至极的问。

    ……安盛夏顿时无语。

    也许人就是这样,轻易得到的,就不会珍惜。

    等失去了之后,才会知道,曾经拥有的是多好。

    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失去的感情哪怕重新在一起,也不会跟曾经一样。

    当他轻易放弃的时候,安盛夏就明白了。

    她不是独一无二的。

    要么就是时间不够长,要么就是新欢不够好。

    对他而言,她并没有多重要。

    面对感情,男人也会失去理智。

    但他,从来都不会失去所谓的理智。

    你手这么冷,怎么不多穿点?权耀不悦的蹙眉。

    安盛夏顿时笑不出来,是你把我拽出来的。

    太冷了,去你家坐坐。权耀自然而然的道。

    安盛夏一把甩开男人的碰触,这么多,你就是要去我房间。

    怕你冷。

    真的是怕我冷,还是,你想做点别的?安盛夏讽刺的试探。

    安盛夏,你的脑子里能不能装点干净的东西?权耀脸色难看,你当我是为了睡你?

    看来不是啊。安盛夏嘟着嘴,沉沉的点头,是我误会你了,不过这么晚,我先回家,你自己也回家吧。

    我喝多了……权耀按住眉心,酒驾的后果,很严重,我还不想去警局。

    那是你的事,你怎么来,就怎么走。安盛夏根本懒得应付这个男人。

    安盛夏,你就不怕我开车摔死?冷哼着,男人不满的问。

    如果你怕死,就不会喝酒了之后还要开车。她又不是圣母,不可能去关心每一个,不必要的人。

    何况,她也不需要在工作上讨好他。

    你的合约还在我的手上……权耀这是在,拿老板的身份,压制着安盛夏。

    无所谓,反正你也不会真的把我捧红,这点我很清楚,能拿到这次的戏,我已经很满足。安盛夏从来就明白,不能奢求一个人,对自己永远一如既往的好,哪怕再相爱的两个人,也会有相互掐死对方的冲动,何况她始终都是他利用的工具罢了。

    安盛夏很清楚自己的身为和地位。

    你希望我怎么样?权耀一伸手,按住安盛夏的下巴,讽刺的问,你希望我下面怎么做?

    你先回家吧,孩子还在家里,你除了工作之外,也要分一些时间给他们。安盛夏心疼的,也只有孩子。

    但对权耀而言,正是因为担心儿子,这才需要,尽快找个女人回家。

    只可惜,安盛夏全无半点自觉。

    她就是认定,分开便是分开,不要再有任何联系。

    嗯,我不像你这么绝情,儿子我会抚养。权耀低垂下眼角,倒是你,很少过来看他们。

    提到儿子,安盛夏顿时沉默。

    权耀也知道,儿子就是安盛夏的软肋。

    可出去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哪里能收的回来?

    我刚才的话,别放在心上,我知道你工作忙,才会没空见他们。权耀试图解释。

    也不是因为工作,我就是不想和你纠缠不清,所以宁可不去见他们,以后哪怕你,真的带他们出国,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们始终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妈咪……安盛夏谈到这个话题,眼底已然出现湿润。

    你算是我见过,最心狠的女人……权耀一个劲的点头,一个女人可以割舍下孩子,明已经绝情到一个地步。

    让我办成这样的,是你……安盛夏罢,便转过身,你自己回家吧,不过,你开车慢一点,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孩子谁来照顾?

    是不是我还要谢谢你还算知道担心我?深刻的五官在夜色的映衬之下,显得一点都不真实,权耀只觉得眼眸酸涩的厉害。

    权耀,我真的不清楚了,不要我的人是你,现在烦我的人也是你,就不能体面一点吗?停顿下脚步,安盛夏心平气和的道,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会是这样的男人,纠缠不清,我还以为,你会很果断呢,不过我现在发现,我真的看错了,如果你能一直狠心,也许我还能一直记住你,但现在,我觉得你和别人也没什么不一样。

    继续纠缠下去,真的很累的……

    停损数秒,安盛夏也知道接下来的话有多伤人。

    可她却还是捏紧手臂,眼底荡漾着讽刺的笑意,轻轻开启红嫩的嘴角,声线浅淡却掷地有声,权耀,我都对你没感觉了,你继续这样,是不要你的自尊吗?

    这一刻,权耀隐忍的眯起眼眸。

    他的自尊心,还从未被一个女人,如此狠狠踩在脚下肆意碾压过……

    除了她……

    安盛夏!

    我希望以后在私底下,你不要再来烦我。

    脸色冷漠,安盛夏继续道,因为我现在,只会觉得你烦。

    我对你的好,你一点都不记得?哪怕,他退婚,但他也有对她好的时候。

    难道她什么都记不住?

    对不起,我把你的好都忘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