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530章 不要贱,便可!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起初,安盛夏根本听不懂,权耀这番话的意思。

    直到接到一张暧昧不明的照片……

    蓦地瞪大眼珠,安盛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我,求你……当即回拨号码过去,安盛夏深呼吸着,试图稳住权耀的脾气,她一个女孩子,很容易吃亏的,而且你也知道,这个圈子很乱,尤其是导演跟女明星,她不过是个经纪人……

    念及沈青是自己人,安盛夏当然不希望她吃亏。

    何况程瑞心中早就有李若曦,不过是玩玩沈青罢了。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包括沈青自己!

    因此沈青早已和程瑞断了联系。

    此刻很俨然,是程瑞疯了,在强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他简直不是男人!

    你就是这样求我的?男人轻蔑质问。

    那么,你想怎样?安盛夏恶狠狠的咬牙。

    如果,你求一个人很勉强,那就算了。权耀正要挂断通话。

    安盛夏当即道,权耀,我现在求你,只要你帮了沈青这次,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我不缺人情,这样吧,你欠我一个要求,暂时我还没想到,等我想好的时候,就跟你要,而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知道么?

    这次也不等安盛夏点头同意,权耀便掐断通话。

    休息室内。

    老远,便听见女人哭哭啼啼的声音。

    还好你现在没事。安盛夏轻拍着沈青的肩,好了,你也不要哭,以后跟他保持距离。

    我真的没去找他,是他突然发疯!沈青内心无比委屈,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导演,所以就放手了,但哪里知道,他就是个疯子,他居然!

    现在知道他的正面目,也好过一直被他拖累吧?安盛夏叹气道,索性你已经抽身。

    要不是权总,也许我已经被……后果不堪设想,一旦在圈子里传出绯闻,沈青怕是脸面都没有了。

    再者,又是在树林,万一被拍下视频,沈青这辈子八成完蛋。

    我现在想起来,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那种男人……但也没办法,女人一旦陷入感情中,智商就会快速跌为负数,变得丧失该有的理智,沈青此刻后悔,也无济于事。

    给她道歉。安盛夏打开门,一脸平静的看向导演。

    你在开什么玩笑?程瑞可笑的看向安盛夏。

    若不是给权耀面子,程瑞绝对不会买安盛夏的账。

    可安盛夏的要求,未免太过!

    让他一个导演给经纪人道歉……

    若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他好歹也是出色的导演,怎么可能让自己,在一个女人面前丢脸?

    何况还是一个,他曾经可以肆意玩弄,不值一提的女人。

    他也不过是将沈青当做玩物,因此,就连眼底的冷笑都这么轻蔑。

    我觉得我现在,像在开玩笑?安盛夏脸色严肃,你身为一个导演,我很佩服你的专业能力,但现在,是在工作之外,你强迫我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能认真的道歉,这件事才能翻篇,否则,我会选择报警。

    安姐,你觉得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是你希望,这件事变成绯闻,好帮你炒作一番?你是在利用你的经纪人吧?程瑞持着怀疑的态度,无非是在挑破安盛夏和沈青的关系。

    我知道盛夏不是这样的人,否则也就不会帮我脱身,导演,麻烦你话的时候,先动一下脑子,不要只是把女人,当成愚蠢的傻子。沈青忍不住反驳。

    沈青,这没你插嘴的份,还不是你自己主动送上门的,否则你以为,我能碰你?导演扬起高傲的下巴,实话,碰上你我也是倒霉,你根本就不遵守游戏规则。

    规则是,我已经想退出来了你就不能轻易的碰我,从前我是自愿的,是我自己犯贱,但这次,我是真的不想,而不是在跟你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眼底蓄满讽刺,沈青只觉得全身冰凉,宛若让人推进了深不见底的冰窖,随后,却也只是觉得好笑。

    她如果想玩套路,早就玩了。

    何必等到此刻?

    可人,都是这样的。

    对轻易得到的东西,绝不会用心。

    偏偏真心,都不会有好下场!

    程瑞,你现在给我道歉!

    饶是导演也没料到,从前那个没有自我的沈青,竟会坚持要求他道歉。

    真是可笑。

    我不是自愿的,如果你不肯道歉,也没关系,我身上还要你的唾液,是你咬过我的证明,我会报警!

    沈青直白的态度,并不是开玩笑。

    程瑞眼神终于闪烁,没好气的伸手指了指沈青的眉眼,再是讽刺一笑,好,我给你道歉,不过以后就算你脱光了爬上我的床,我都不会再碰你一下。

    那是不可能的。内心慌张的时刻,沈青却越发逼破自己冷静下来,随后,终于看清楚了一些事。

    你是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既然从开始就是游戏,怎么可能要求他用心呢?

    所以,也不怪他。

    是她不知道自爱和矜持,才会落的如此下场。

    沈青不乖任何人,包括程瑞。

    就当给自己的人生,上了一课。

    你现在,还好吗?安盛夏原本想安慰沈青几句。

    沈青只是把脸,轻轻的靠在安盛夏的手背上,虽然眼底有了湿润,却强迫自己压制住那份酸楚,逐渐压低了哭泣的声音,我现在好累啊,我想知道,你在对他失望的时候,是怎么挨过来的?

    女人都要对自己好一点,你只要去忘记他对你偶尔的关心和不经意的承诺,却只是想到,他对你最残忍的时候,是怎样的嘴脸,慢慢的,心底里就不会有爱了。

    就好比在安盛夏的头脑中,几乎每天都会上演,权耀当时退婚的情景。

    只要深深记住一个男人不爱自己时的嘴脸,想要忘记,就不会很难。

    所以忘记一个人其实很简单,不要贱,便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