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527章 你是不是觉得他比我好?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过夜?

    开什么玩笑啊?

    就算安盛夏多喝两杯,头脑却还是清楚的。

    她绝对不会跟这么危险的男人,在一起过夜。

    她又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权总,请你回去吧。安盛夏当即道,你留下,很不合适,这又不是我的公寓,是修赫的,何况我们的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明白,我不会留下你。

    不过我听女人都喜欢口是心非。权耀这是在,给他自己台阶下么?

    安盛夏讽刺一笑,我和别人都不一样,我想留下一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反话,当然了,当我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很明确的表达出来,表达出来我的确是厌烦了!

    你先睡吧。而男人只是站在窗户跟前,默不出声。

    可是你站在这,我根本睡不着。安盛夏哪里敢睡?

    放心,我还不至于趁着你睡觉的时候做出什么事情来,如果我想强迫,早就强迫了,毕竟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权耀再扬起眉心,你上次喝多了,我也没对你做什么,我对女酒鬼没有任何兴趣。

    那你,为什么还是不走?安盛夏就是想不通。

    他为什么非要看着她入睡。

    我想抽根烟,冷静一下。权耀扬起手中的香烟,我出去抽,你睡吧。

    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安盛夏这才安心入睡。

    却并不知道,男人只是收起香烟之后,站在了门边上,并没有离开。

    透过浓郁的暗色,男人那鹰凖般的眼眸,能清晰捕捉到安盛夏的脸。

    确定安盛夏入睡了之后,男人这才缓慢的走到床边,端坐下来。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被抗拒是什么滋味。

    却又,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了?

    脑海中的记忆出现分层,权耀已经不记得。

    当睁开眼,却看到一张不断放大的男人的俊容,你会是什么反应?

    叫!

    尖叫!

    凄惨的尖叫!

    啊……!

    大叫之后,安盛夏蓦地滚下床,再用被单将自己裹住,吃惊的伸手指向男人的鼻尖,你怎么还没走?

    我昨晚太困,所以就在这里休息,放心,我没对你做什么,毕竟你也没什么吸引力,我出去睡的。权耀按住眉心,他肯定是疯了,才会去睡沙发,现在全身哪里都疼,不知道有多难受。

    但这些,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肯定都不知道。

    你真的没有……安盛夏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是昨晚的那一套衣服,这才放心。

    但接下来,安盛夏很想洗澡。

    你还不快走?真是无语了,这个男人简直当自己是房子的主人,来去自如,安盛夏恶狠狠的咬牙,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你要洗澡是么?仿佛是女人肚子里的蛔虫,权耀始终不紧不慢的脸色,你先洗吧,我去门外等你。

    你给我从这个公寓里出去!安盛夏闭上眼,惨叫。??对了,这个公寓怎么会有三个房间?权耀倏然问,他平常也不照顾七七?

    不是的,七七有个保姆,就住在第三个房间,你没去打扰人家吧?安盛夏紧张的问。

    门被反锁的。权耀挑眉道,你觉得一个正常人会把门反锁么?

    保姆年纪大了,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才会把门反锁,而且她和七七的感情特别好。起来,安盛夏也有一阵子没见到七七。

    这是什么毛病?哪有人住在公寓,却还要把门反锁的?

    何况,修赫还故意,给一个保姆准备房间?

    怎么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你见过那个保姆?权耀追问道。

    没有……安盛夏摇头。

    你们住在一起,那个人,见过你,但是你却没有见过那个保姆?权耀按住眉心,直觉,不对劲。

    你怎么知道她见过我?安盛夏好奇的问。

    公寓被收拾的很干净,你他经常出差,肯定没这个时间,所以是保姆收拾的。权耀不难判断,那个所谓的保姆,是个心思很细腻的女人。

    但乍一眼看过去,宛若这个房间,只有安盛夏一个人似的。

    你就不害怕?权耀失笑着问。

    我能怕什么,我又没做亏心事!安盛夏强调。

    也许,是长得太丑陋,怕让人看到吧。权耀给出判断。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安盛夏从来都不去打扰保姆。

    我倒是,真的很好奇……罢,权耀当即走出去,笔直站在第三个门口前。

    你做什么啊?安盛夏气恼的展开手臂,挡在权耀跟前,我不是跟你了么,不要去打扰人家!

    看不到那个人,我不放心。权耀也只是,不放心安盛夏跟一个来路不明的保姆,共处一室。

    现在变态的保姆,也不少见。

    报纸上经常刊登保姆纵火事件……

    我都住这么久!安盛夏自己都不觉得害怕。

    何况是修赫找来的保姆,肯定可靠安全。

    你就这么信他?察觉安盛夏对于修赫,拥有极端的信任和依赖,权耀心底不是滋味。

    冷哼了下,权耀讽刺至极的提醒她,安盛夏,人的脸上不会写着,我是坏人,这四个字,所以,不要到时候,你都被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别逗了,他根本不是那种人。安盛夏坚持道。

    人心隔肚皮,不到最后你永远都看不清一个的正面目,安盛夏,都两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单纯,真是有意思。权耀再伸手,抬起安盛夏的下巴,女人,你长点心吧。

    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会害我,但是,修赫却不会,他过,我就是他的家人,他看到我,有安心的感觉,有温暖的感觉。安盛夏一脸严肃,要不是他,也许我早就放弃活下去的勇气,所以,我不准你质疑他,在背后他的坏话!

    安盛夏!

    额很恩的咬牙,权耀几步上前,便将安盛夏逼迫在墙壁上,呵,傻女人,你真是好骗。

    你什么意思?安盛夏愤怒的质问。

    安盛夏,你是不是觉得他比我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