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508章 如果是真的在乎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就如权耀来的时候那般轰动,当权耀开车离去的时候,也遭到不少人的议论。

    权少这是怎么了,刚来一会就走,是不是生气了啊???这谁知道呢,权少过来,八成是因为哪个女艺人吧,应该是李若曦!

    才不是呢,你是不是傻了啊,之前权总冒着危险跳水去救安姐,我可是亲眼看到的!

    也许只是因为,安姐是他的前妻,也是他孩子的妈咪吧,如果是真爱,早就结婚了不是么?

    众人七嘴八舌。

    可安盛夏这个当事人,却比任何人都要清醒。

    我听,权总已经取消了婚约,也许是因为你吧。李若曦主动上前。

    安盛夏却并不买账,是么,这件事我不是很清楚,也许他们之间吵架,闹不和而已吧。

    你不要口口声声自己是外人,那天,他救你,可是引起不少的轰动。李若曦讽刺的道。

    所以你想什么?安盛夏扬起下巴。

    是宫佳人剪断了你的威亚。李若曦挑眉,怎么,你好像还不知道,他没跟你吗,那天他和宫姐吵架估计就是因为这事。

    哦,原来是这样。权耀却没有直接,看样子,是有心思要保宫佳人。

    安盛夏一阵冷哼,的确,他什么都没跟我,所以还是那句话,他心里还是在乎宫姐的,我也不过是一个外人。

    起码他取消婚约了,如果我是宫姐,早就哭死在厕所。李若曦只觉得好笑。

    宫佳人除非是疯了吧,才会在取消婚约之后,这么偏激。

    所以你到底,找我想什么?安盛夏眯起狡黠的眼眸,试探我对他的心思,然后,你就可以主动了?毕竟他现在身边,已经没有女人。

    如果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不过我喜欢他,我不想掩饰,毕竟我不虚伪,却不像你……李若曦每一个字,都咬的很清晰,安盛夏,欲擒故纵的把戏,你玩的真是顺手。

    我知道你们都不信,但我,真的不会再纠缠他。这是安盛夏的底线。

    希望你真的能做到,而不是,只在嘴巴上。李若曦讽刺的勾起嘴角。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对他下手,让他知道你的好。李若曦与其有时间在这里跟她浪费口舌,去试探,还不如主动一点去找权耀。

    错了,当你明知道,自己的存在只是一种负担,就不会去主动的打扰。李若曦无奈的摇头。

    安盛夏顿时不出声。

    爱而不得。

    她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老婆,这都三天了,你都不主动给我一个电话,我知道,你还是讨厌从前的我,但现在的我,是全新的,你就不能稍微给我一点关注?

    端坐在办公室内,司夜爵全程烦躁的捏紧手机,是不是我不联系你,你就不找我?然后我们之间,就这么散伙?

    我不是跟你过我在出差?我在国外时间跟你都是反着来的,你能不能让我先睡觉?沈姜累的话都觉得不舒服,你不要这么任性行不行?你从前不是这样的,最起码还会给我清静的时间。

    不是这样的,你之前一直都,是你强迫我结婚,就明你喜欢我,但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是不会三天都不联系对方,除非是不喜欢,那么,沈姜,你在对我撒谎,所以这个婚,我是更加不会离。司夜爵恶狠狠的道。??你觉得,我骗你离婚我能得到什么?坦白,你这样的高富帅哪怕是养在家里,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而且你也看到了,你的确有个学生妹,你现在还觉得我是在骗你?沈姜只觉得莫名其妙,再了,我之前的确是喜欢你,但是后来,我的心都被虐成了渣渣,我现在提出离婚有错么?

    有错。尤其在这种时候,他失去记忆,根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只要我们现在还是夫妻,你就有这个义务,继续对我好,我现在想要的不过是你的一个电话,一句关心,你是轻易就可以做到的,可你不想这么做,你在忽视我,你在忽略我!

    你一个大男人的内心戏怎么这么复杂?安盛夏实在佩服,你现在,这是几个意思,你在求我对你好是吧?那么之前,我怎么对你好,你不是也无视吗?

    现在不一样了沈姜。司夜爵埋怨道,我现在就是要你对我好!

    你给我滚。一个大男人,非要在电话中撒娇,沈姜有点吃不消。

    我不滚。

    ……

    反正,你就是不能忽视我,晚上记得给我电话,那个时候,我正好起床,就这样,你答应我了,再见!

    也不等沈姜拒绝,司夜爵瞬间掐断通话!

    沈姜望着黑沉下去的手机屏幕,只觉得可笑。

    谁能想到从前那个不用正眼看待自己的男人,有一天会变得如此幼稚可笑?

    华灯初上……

    沈姜试探性的主动拨打司夜爵的号码。

    才一秒就被接起。

    你还算乖,知道给我电话,我还以为,你是当我死了呢。司夜爵按住眉心,哪怕是工作也可以偶尔给我电话。

    废话,那个时候你还在睡觉,我总不会吵醒你吧?沈姜蹙眉问。

    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这样么,可以肆意的麻烦另外一个人。司夜爵挑眉道,除非是你一点都不在乎……

    再次听见司夜爵给自己洗脑,沈姜决定给自己一个清静,便直接挂断电话。

    ……司夜爵无比郁闷!

    女人,你特么够狠!

    你看,她都不给我电话,也不联系我,我觉得这个世界上都没爱了。回头,司夜爵抱着权耀的手臂,唱着撕心裂肺的歌。

    你和从前,真的变了很多。薄夜寒掐着自己的眉心,麻烦你变回来吧,这样怪恶心人的。

    我怎么恶心了?就连你们都这样,咱们肯定是塑料兄弟情!司夜爵就差哭出声音来。

    司少,你给我滚。权耀淡然的道,我的手,只有我女人能碰。

    罢,权耀一把推开司夜爵,起身站直,再拿起手机,拨通了安盛夏的电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