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501章 我们就当陌生人吧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眼看安盛夏端起酒杯,权耀却一把夺走。

    众人不禁看过去……

    气氛,很是尴尬。

    我这是在敬酒!安盛夏只觉得无语。

    你已经喝了两杯,还想继续喝醉?权耀知道,安盛夏的酒量并不好。

    身体是我自己的,我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哪里。不习惯被人管着,安盛夏甚至想换位置。

    可薄夜寒和淼淼,司夜爵和沈姜,都坐在一起。

    安盛夏倏然间,觉得自己成了多出来的那个。

    有点闷,我出去走一下。就当出去散酒气,安盛夏也不急切喝酒,没拿包,便走了出去。

    站在走廊,安盛夏只是静静的看向楼下的风景。

    森冷的风一并吹来,并不是很冷,但很提神。

    却有修长的手,从身后伸来,一把关闭那窗户。

    你这样容易受凉。

    身后,是男人年轻富有磁性的声线。

    你怎么也出来了?安盛夏意外的问。

    难不成继续当电灯泡?权耀好笑的问。

    我也觉得,早知道就不来了。安盛夏叹息,之前看到他们感情不顺,觉得还有点共同话题。

    然而现在呢,一个一个相处的那么幸福,自己却成为最孤单的那个。

    其实,我们比他们都要先在一起。但最后,为什么就这样分开?

    估计是缘分不够吧。安盛夏敷衍的摇头。

    缘分不过是欺骗孩子的把戏,如果真心想要回到一起,其实也简单,大家各退一步。权耀扬起下巴,却又俯视女人,安盛夏,我需要你点头。

    没用了,破裂的感情怎么再回去?除非,曾经没有用过感情。安盛夏按住眉心,我现在很累,也许,我比较适合一个人,这样就不会有烦恼。

    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给足了你安全感,不是么?权耀侧头,诚恳的问,安盛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心累了。安盛夏可笑的道,我现在终于能够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分明还有感觉,却非要分开了,因为在一起,彼此之间都不开心。

    所以安盛夏,你现在面对我,很痛苦是么?

    安盛夏闻言,却始终维持沉默。

    只要面对他,就会想起被退婚的痛苦。

    那种痛,是安盛夏再也不敢经历的。

    人只有经历过几次失败,才会看得更清楚。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经历的,这样生命才会完整,人生不光只有完美,也会有缺憾……安盛夏转过身,莹亮的眸子淬满星光,权总,你这样优秀的男人,值得更好的女人去爱。

    那么你呢?权耀冷笑,如果我真的有你的那么好,你会不要?

    嗯,我已经要不起!安盛夏直言,你恐怕不会明白,每一次,我靠近,就等于靠近了伤害……

    我让你这么失望?展开双手,笼罩在安盛夏身体两侧的墙壁上,权耀迫不及待的问,你现在很失望?

    权耀,我再也不会为你哭了。安盛夏郑重其事的道,我现在再也不会哭了,代表着,我已经将你遗忘。

    但是安盛夏,我不准!当他想要靠近的时候,凭什么她不要,就不要?

    都是你自己选择的。安盛夏轻笑,从头到尾,我都是被动的承受着,你的喜好,你的远离,你的放弃,我从来都不会不,但这次,我要不!

    有时候,并不是一次伤害,使得女人默默离开。

    而是累计起来的伤害,让她再也无法去靠近!

    我要怎么做?当然不想只是朋友,或者是陌生人,权耀冷笑着问,安盛夏,你现在希望我怎么去做?

    什么?

    你现在喜欢什么样子的人,我可以为你改变。能够让权耀卑躬屈膝成如此,恐怕也就一个安盛夏。

    如果我想喜欢你,哪怕你是个恶人,但只要我喜欢就行,如果真的无法喜欢了,哪怕你再好,都没用……这个道理,不需要安盛夏出口,权耀也应该明白,他只是不肯去明白罢了。

    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听到。权耀只是和她并肩站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什么都不做,都觉得安心。

    天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当权耀提出相送的时刻,安盛夏却摇头,不用,我自己开车过来的。

    那我就跟着你吧。权耀甚至情愿,开车跟在安盛夏的身后。

    实话,权耀的做法不会让安盛夏感到开心。

    只是压力。

    你不要一路跟着,我觉得不习惯,也不想养成这种习惯,你自己回去吧。猛然刹车,安盛夏透着车窗,冷漠的吩咐。

    你开你的,就当我不存在。权耀先是一愣,随后又道,我去另外一个房子,跟你正好顺路,你就当我,不是特别为了送你。

    我知道有些话出来不大好,但是不,更是不好。安盛夏垂下眼角,你适合去找一个安心的女人结婚,而我不合适,我们在一起,只会制造矛盾。

    你非要这样抗拒我?权耀只觉得好笑。

    安盛夏,我只想问你一句,喜欢过我么?

    往往在分开的时候,就不需要问的就是这句。

    我觉得轻易而居的复合,最后得到的还是一样的结果,就像我们从前那样。安盛夏摇头道,这个问题,你不需要问我,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没感受到?

    我不知道,我忘记那种感觉了,我现在觉得什么都抓不住,很讨厌!权耀厌恶这种错觉。

    安静的听着男人的发泄。

    良久之后,安盛夏抬眸,笔直看向男人深邃的眼眸。

    月光之下,男人的眼底,似乎透着些许悲伤。

    安盛夏斟酌言语,这才一字一字的开口。

    声音不大,却透着某种笃定和坚决。

    她,权耀,我们就当陌生人吧。

    你,什么?推开车门,权耀几步走到安盛夏的车门跟前,一把推开那车门,再伸手用力掐住了安盛夏的脖子!

    安盛夏,你有种再一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