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500章 ,我不喜欢你喝酒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眼看安盛夏越走越远,轻易上了楚天的车……

    权耀只觉得可笑,将手指捏成拳。

    爹地,感情就是这样的,当你放弃的时候,就不会再过来,分分合合很容易伤感情……白提醒道,是你自己放弃的,就不要后悔。

    你还,你知道什么叫感情?权耀俯视着白。

    你们大人都错了,只有孩,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感情,长大了以后,感情里头只是掺杂了很多东西,金钱,利益,但只有最纯真的时候,那样的感情才是真的。白按住眉心,就好比,我对美的喜欢,就是真的,哪怕以后我长大了,我也会一直记住这种感觉。

    她就是你的初恋?权耀勾起玩味的嘴角。

    初恋就是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恋爱的感觉,这个跟年纪无关!白一本正经的教。

    其实,我觉得妈咪和楚天叔叔在一起也挺好的,最起码,楚叔叔知道疼人。大白咬着手中的面包,慢声细语的道,对了,妈咪的车胎是我戳的,没想到便宜他了。

    ……权耀和白同时无语。

    刚才,妈咪怀疑是爹地干的好事,我怎么觉得,爹地帮着背锅?白痛心疾首的道,哥哥,你真是好心办坏事。

    上帝都在看着呢。大白无奈的道,没办法,缘分就是这么可怕,没缘分,注定就要分开的。

    不过我从来就不信这些,只要是想要的,抓也要抓回来,这才是男人!弯腰,拎着公文包,权耀大步往外走,我去上班,上学你们自己解决。

    我觉得爹地是生气了,谁叫你无意中,帮了楚天叔叔?白摸着自己的脸蛋,无比幽怨,大白啊大白,你真是个不靠谱的哥哥。

    就当是考验吧。大白只顾低头吃,感情什么的,还是靠他们自己来,我们只能起到润滑剂的作用。

    对,偶尔还是反作用,是吧?白简直无语。

    我可是你哥哥。大白扬起高傲的下巴,几天这次爆胎,不过是失误。

    我看你就是百密一疏!白郁闷至极,为什么妈咪这么不信任爹地?

    还不是他年轻的时候喜欢作?大白一点都不觉得惋惜,我觉得爹地是活该,活该被冤枉!

    所以你还是站着话不腰疼,难道你不希望,爹地和妈咪永远都在一起吗?现在好不容易,宫佳人出局了,可貌似这两人之间的关系越发僵硬,白根本想不通。

    你傻么,女人是感性的,爹地轻易就取消婚约,还不是因为,不喜欢宫姐吗?但是妈咪却觉得,爹地对自己的感情不负责任,不是一个轻易可以托付的男人。大白何其聪明,轻易就看出其中的门道。

    那我们要怎么办才能帮上爹地呢?白苦恼的问。

    只能靠他自己……大白无语的道,万一,我下次还是帮了倒忙呢?

    ……白顿时无语。

    哥哥好像变笨嘞!

    白觉得,还是得靠他想办法才行!

    司夜爵和沈姜结婚一周年这天。

    司夜爵定下皇宫最豪华的包间,要庆祝。

    沈姜却拒绝了,我真的抽不开空,如果你觉得,自己一个人去不丢脸的话,你就去吧。

    老婆,就算我从前对你不好,你也不要这么刻意针对我吧?司夜爵冷哼,反正,我花的是你们沈家的钱,你来不来都随意!

    我是真的不会去!沈姜狠下心道。

    我请了不少人,包括权少他们。司夜爵沉下声音,你好歹在人前,给我一个面子,坦白,我苏醒了之后,对你还是不错的?

    可,她已经决定走出来。

    这样吧,你要是真的不想来,就露面再走,我会亲自过去接你。罢,司夜爵也不给沈姜反悔的机会。

    没想到,司少这么有心。走进包间的时刻,安盛夏都诧异了。

    司少失忆之后,彻底的变了。淼淼歪过脑袋,激动不已的,还变得浪漫起来!

    难道我对你不够浪漫?薄夜寒很吃味。

    心点我的肚子!淼淼被抱起来的时候,一个劲的叫嚷,我的肚子里,可有你的宝宝,你动作心一点!

    嗯,我会轻点的……薄夜寒低头,吻了吻淼淼的嘴角。

    当众秀恩爱,是不是有点犯规?沈姜和司夜爵一同前来。

    祝你们结婚两周年快乐!所有人都在恭喜沈姜。

    其实也没什么好恭喜的,这些年,我过的就跟孤儿差不多……最后,还闹到离婚。

    沈姜自从看到司夜爵全身带血,就已经想通。

    有些人注定强求不得。

    如果这两年,我都对你不好,那不是还有剩下来的几十年么?司夜爵揉着沈姜的发丝,你怕什么?我一个大男人都不怕被婚姻绑着。

    那是你不知道,之前你有多绝情……沈姜宁可,司夜爵回到过去,变得正常一点。

    现在的我,也是我啊!司夜爵扭曲着自己的脸庞,还是一双眼睛,一张嘴,我又不是外星人,也许我恢复记忆,还是会记得你的好!

    你为什么不肯离婚?沈姜好奇死了。

    因为在我苏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你。司夜爵实话实,我觉得看到你,还挺亲切的。

    也就是,如果你醒来看到别人,也会对她那么好?沈姜摇头道,其实,那个女学生的确很关心你,是我没放她进来看你罢了。

    那就是缘分了。司夜爵仰头,总之,我能第一眼看到你,就是缘分,我深信这是缘分!

    你只是因为一种情绪,对我产生了依赖……沈姜不断警告自己,不要失心!

    别怕,我们还有结婚证,这已经是一个男人对这个女人,最大的承诺……司夜爵一伸手按住沈姜的手腕,死死扣住她!

    沈姜惊得全身僵硬,再也不敢动弹,不可置信的垂下眼角,看向被男人紧握的手心……

    安盛夏,我不喜欢你喝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