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98章 每月给钱,这叫包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权耀――大口大口地喘息,是宫佳人拥住了他,低声唤。

    猛地瞪大眼眸,权耀定定的看向安盛夏。

    试图从她眼底看出吃味。

    然而安盛夏也只是愣怔了片刻,便将手机重新塞回他手中。

    我先不打扰你们。撂下这话,安盛夏便往孩子们走去。

    她对他,早就没有任何占有欲。

    妈咪,你怎么一个人过来的?白和大白,皆诧异的看向安盛夏。

    我玩累了,所以提前过来,我们一起做饭好不好?不想让儿子看到,权耀和宫佳人单独相处,安盛夏故意提出,一起做饭。

    那,好吧。大白点头道,妈咪,我的厨艺进步了。

    真的吗?安盛夏很欣慰,以后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能有这个好福气,可以吃到我家大白亲自做的饭菜。

    我想,那个女孩大概是拯救了整个银河系吧。大白丝毫不含糊的道。

    大白,你有喜欢的女孩了?安盛夏试探的问。

    分别两年,她很少关心儿子的生活。

    目前吧,我只想认真学习,以后认真工作,哪一天我可以靠自己的实力挣钱,那个时候,我才会准备恋爱。大白这口才,让安盛夏不得不服。

    白却摇头,我才不要像哥哥那样,因为好女孩,容易被挑走,我现在就要开始着手准备,先找个女朋友,然后和她一起长大,这样才足够浪漫!

    你之前不是喜欢美吗?安盛夏好奇的问,你们现在还有联系?

    没了。白委屈的道,美搬家,之后就没什么联系,不过,如果有缘分的话,还是会再次遇到!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就像爹地和妈咪这样,两年后,也依然还能遇到。

    安盛夏闻言,下意识的一愣。

    看样子,在儿子的心底里,还是希望她和权耀走近。

    我和他已经没有可能了。也知道这么,很伤儿子,可安盛夏却希望,他们能够接受。

    其实,我也可以撒谎骗你们,但谎言总有戳破的那一天。安盛夏深呼吸道,我宁可你们没有期待,这样就不会失望。

    不过,就算我和他没有在一起,也会用各自的办法,去爱你们。安盛夏当然也想要儿子的抚养权。

    可她注定抢不过权耀!

    何况白和大白,哪怕为了安盛夏考虑,也不想成为拖油瓶。

    妈咪,你现在还是单身吗?白眼巴巴的问。

    暂时……安盛夏对未来却充满自信。

    也许,她能遇到这么一个人。

    珍视她,没有欺骗,没有谎言。

    将她当成唯一的宝。

    希望这一天,不要来的太晚……

    你怎么来了?权耀低头,看紧宫佳人的掌心,下意识的挣开。

    是阿姨告诉我,你今天来这里了,还带了儿子,对不起,我不知道安盛夏也在。宫佳人语气尴尬。

    不论如何,安盛夏好歹也是白和大白的妈咪。

    哪怕她现在是权耀的未婚妻,却也大不过孩子他妈!

    有些话,我也许现在就要跟你……

    却不等权耀开口,宫佳人当即,你可以再考虑一下!

    你知道我要什么?权耀愣怔的问。

    女人都是有第六感的,但是我希望,不要是那件事……宫佳人迷惑的道。

    我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权耀扬起高傲的下巴。

    我知道,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更自私一点,不用管我……哪怕是等,她也愿意。

    只要安盛夏不回头。

    权耀,就是她的了!

    所以安盛夏……

    我求你……

    求你,不要给他机会!

    当权耀走进海边别墅,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热络的场面。

    安盛夏穿着粉嫩的围裙,却只是站在一旁嗑瓜子。

    白和大白忙着端菜上桌。

    三人做着最简单的琐事。

    可每个人的眼底,都萦绕着幸福的微笑。

    有时候幸福,就是这样简单。

    鼻息是熟悉的饭菜香,这是下馆子,体会不到的温馨。

    权耀的头脑,被这简单的画卷冲乱。

    爹地,妈咪你去捕鱼了,怎么一只都没有?大白狐疑的问。

    那可能是我,比较笨。摸着儿子的脸蛋,权耀再回头,看向安盛夏的侧脸。

    女人依旧云淡风轻的模样,什么都不问,什么也都不多。

    哪怕亲眼看到宫佳人,她却不吃醋。

    根本原因,还不是因为,不在乎?

    亦或者,不敢在乎?

    权耀无法确定,安盛夏属于哪一种。

    饭后,窗外下起暴雨。

    权耀却并不意外,他调查过天气,因此特意挑今天来海边。

    妈咪,外面有雷暴,看样子今天是回不去了。白对了对手指,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没关系,我开车来的。安盛夏还真不信,这天气,能差一整晚!

    然而事实上,安盛夏不得不服!

    只好留在别墅过夜!

    还好别墅的房间多!

    安盛夏特意反锁了门,这才去泡澡。

    半个钟头后。

    安盛夏换上干爽的睡衣,正打算关灯,休息!

    却意外,手边多了一个滚烫的生物!

    谁?

    安盛夏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珠!

    我。男人的声线,带着一点坏笑。

    权少,你出去!拼命捂住自己的衣领,安盛夏不断后退,只想离这男人远远的。

    安盛夏,你走错房间了。按住眉心,权耀试图解释,我给你分的房间,是在对面。

    停顿数秒,权耀继续道,你是不心,还是故意走错的?我知道,女人也会有需求,不如这样,我借给你泻火?

    你胡八道什么?安盛夏只觉得屈辱,她哪里需要泻火?

    还不是这男人,满脑袋都是龌龊的思想?

    安盛夏,除了你我还没碰过其他的女人,所以,给我……

    男人势在必得,翻身便压在安盛夏的身上!

    怎么都无法推开男人坚硬的胸怀,安盛夏深深呼吸,再闭上眼,你真的想跟我做是么?不过权少,你可不要忘记付费!

    当晚给钱,这叫嫖,每月给钱,这叫包,只用不给,你当我是你老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