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86章 心头一凉的滋味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凭良心讲,安盛夏背过身哭,还算给自己面子。

    她就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最脆弱的这一面。

    尤其还是在权耀面前。

    你干什么?男人不悦的伸手按住眉心,也不知道是在生什么气。

    没什么……冷淡的回应着,安盛夏也不指望,能从这个男人的口中,听见什么安慰的话。

    哭了?可权耀,却偏要揭开安盛夏难堪的伤疤。

    没有,都没有了!明显是让人中,因此恼羞成怒,安盛夏气结的跺脚。

    眼睛这么红,你还没有?真会瞎话!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已然下车。

    目睹安盛夏深红的眼角,权耀沉默片刻。

    随后,手放在女人柔软的发丝上。

    却被安盛夏敏感的避开。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僵硬在空气中,不知道有多尴尬。

    安盛夏,你在跟我闹什么脾气?他好心安慰,得到的却是什么?

    无视!

    所以女人不能被惯着。

    否则就会上房揭瓦!

    完全不给他面子。

    我身体不舒服,不想跟你废话。反正又不是工作时间,安盛夏懒得理会他。

    拖着沉重疲惫的身子,安盛夏打算走下山。

    安盛夏,你要是有种,你就走下去。男人一路跟在安盛夏身后。

    放心,哪怕我用走的,也不会上你的车。鬼才坐他的车!

    半点安全感都没有!

    安盛夏只恨自己的力气不够大,先前才会被拽上车。

    否则,早就打的权耀满地找牙!

    是么?权耀索性上车,一路跟在安盛夏身后,我看你这么累,要不上车?

    我都了,不会再坐你的车。安盛夏一路上,没有回头。

    起初,权耀还在看戏。

    可只恨,权耀算是看出来,当一个女人倔强起来的时候,哪怕九头牛都拉不回。

    明显察觉安盛夏忍不住放缓脚步,权耀便透过车窗,淡然的道,安盛夏,我现在再给你一次上车的机会,你作的差不多就行,不至于一直跟我闹脾气。

    每次我认真的时候,你都觉得我是在闹……柔软的嘴角划开讽刺的弧度,安盛夏懒得再和他沟通。

    哪怕你现在难受了,累了,也是你自己找的。他的脾气,已经足够好。

    换做一般人,他早就无视。

    对,是我自找的。安盛夏一个劲的点头。

    当初就不该遇到他!

    老天真是会给她开玩笑!

    居然,让她给这样的男人生了两个儿子!

    真是悔不当初啊!

    此刻,安盛夏内心只剩下浓郁的悔恨!

    安盛夏,你站住!这个女人永远都知道,如何让他动怒,权耀当即发号施令。

    但是没用。

    安盛夏就是靠自己的两条腿在走,权少,你不用跟我后面浪费时间,你先走吧,我知道怎么下山。

    哪怕她走的双脚起泡,却再也不会求他。

    这次,我会开慢点,不让你i难受。权耀终于缓和脾气。

    安盛夏真是大开眼界啊,却摇头,不必了权少。

    安盛夏,我给你脸,你不要给我不带脸。权耀猛地刹车。

    安盛夏始终维持着匀速的步伐,权少,我不会讨好你,只会让你生气,所以你跟着我做什么,你快走吧,反正我也不想看到你,我们两个人已经相互看了生厌,勉强在一起话也没意思。

    你这是在赶我走?多的是女人眼巴巴的等他多看一眼,但唯独安盛夏,却不肯给他面子。

    男人对于面子看的很重。

    安盛夏的做法,无疑在毁他的男性自尊。

    如果你不想勾引起我的兴趣,现在就上车。打从心底里,权耀就是不想看她狼狈的走路。

    女人的一双脚,气泡了无疑会很丑。

    可安盛夏却全然都不在乎,权少,你是不是很闲啊,一路上跟着我都不嫌累?

    安盛夏,你非要跟我死磕到底是不是?权耀恨不得立马下车,拽她上车。

    我现在很累了,不想跟你话……身子像那翩然滑落的叶子般,安盛夏唇角发白。

    这一切,还不都是权耀害的?

    安盛夏真是服气,这个男人总有办法,让她疲惫不堪。

    似乎每次遇到他,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安盛夏自嘲的耸动肩胛,内心酸涩不已,接下来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权耀,我要是没遇到过你就好了。

    安盛夏,你什么?这一瞬,男人还以为自己听错。

    没什么。安盛夏刚才也是有感而发,并不是随时都能出刺激权耀的话来。

    身体严重缺水,安盛夏艰难的舔了舔下嘴角,要是能喝上一口水,就好了,其实也而不光是口渴,还包括饥饿,她刚才吐过,身体很空。

    权耀则是一言不发,跟在她身后。

    就是要让她记住,她的身边,只有他!

    安盛夏,我看你也坚持不下去了,不要再倔强,你现在上车,我送你回去休息。再这么下去,安盛夏估计会生病,权耀当然看不下去。

    ……安盛夏此刻就连开口话,都懒得。

    安盛夏!权耀冷不丁的开口,再次叫住安盛夏。

    几乎同时。

    另一辆私家车,从迎面处笔直驶来。

    强烈的车灯大开,顿时将整个闪避照亮。

    车速从快到慢。

    直至,笔直停在安盛夏的脚边。

    权耀冷冷抬眸看去。

    却只见,楚天满脸的自信。

    安盛夏瞧见楚天一脸平静的坐在驾驶位上,不禁惊喜的舔了舔唇,楚少……居然是你,你能不能送……

    当即,权耀帅气的下车,伸手抓住安盛夏的手。

    安盛夏,跟我走!

    不要。脸色淡漠,安盛夏用力抽开权耀的手,却坚持打开楚天的车门,缓慢的坐上副驾驶。

    你想好了,确定坐我的车?楚天一阵意外,罢,却没看安盛夏的脸色,转而别有用意的瞥向权耀。

    嗯,我想清楚了,坐你的车。认真的系上安全带后,安盛夏终于松了口气,再点头道,楚少,我们走吧。

    这一刻,权耀终于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心头一凉的滋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