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80章 两年前的那份遗嘱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现在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安盛夏懒懒掀开眼角,意味不明的笑了下。

    但是对我来有意思。权耀冷哼,安盛夏,你要么就是不敢。

    我怕出来你会无法承担后果。安盛夏嗤笑,原本她打算,将这些话,作为贺礼送给权耀。

    但此刻看来,权耀仿佛提前猜到。

    那么,我就更加好奇你所谓的后果。权耀瞬间眯紧鹰凖般的眼眸。

    安盛夏则是犹豫了,有些话即便出来,还有用么?

    深呼吸着,安盛夏沉下眼眸,有点不知所措。

    权老爷子的遗嘱上写明了,我不能把股份交给你,因为他猜到了你的身份……安盛夏话音刚落,只觉得心底空荡荡的。

    已经过去两年,她即便解释,也死无对证。

    安盛夏不想让自己变得太可笑,便再接再厉的道,那份遗嘱只要我见过,所以,你要么只能信我,那么就别信,随便你!

    ……

    呵,我就知道你不信我,还非要让我解释……安盛夏忽而后悔,为什么要出来?

    ……

    这样吧,如果你觉得我在撒谎,你大可以去找那个律师,好像还在权氏吧,你去问清楚吧,我累了。闭了闭眼,安盛夏当即掐断通话,甚至直接关机。

    男人冷冷站在落地窗跟前,手指僵硬的垂在裤腿边,眼底更是溢出了讥笑。

    他不信!

    绝对不信!

    鹰凖的眸,再折射出伤人的冷芒,权耀转过身,便抓起车钥匙出门!

    权总,会议时间到了……权总……

    完全被权耀撞开,那秘书脸色惨白的提醒。

    却只见权耀头也不回的走开……

    一路上,权耀淡漠的垂下眼角,走进电梯。

    耀,等下要开会了……薄夜寒伸手稳住权耀的手腕,你现在去什么地方?

    薄少,你做过后悔的事么?权耀却始终冷笑着,倏然质问。

    要看关于什么事了……薄夜寒只觉得诧异,耀,你怎么了?

    我没事。一个劲的着没事,权耀却将薄夜寒推开,我要出门办个事,会议你来主持。

    可是,你这样要去什么地方?薄夜寒不免担心。

    放心,死不了。权耀猛地按下一楼,随后只觉得密闭的电梯,空气都稀薄的让人无法呼吸。

    叮的一声。

    电梯适时展开。

    儿子,我过来看看你。赵青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走来,一身贵妇气质。

    妈,我要出门一趟,你自己回家。权耀懒得多看赵青莲一眼。

    儿子!赵青莲顿时脸色大变,飞快转过身,你应该知道我这次过来是因为什么!

    我现在很烦。权耀一路上,却没停下脚步,谁都看得出来,他的确是很烦躁!

    儿子!赵青莲急忙跟上去,你现在年纪也不,两个孩子需要母亲,如果再这么拖下去,你是想急死我吗?

    所以你只希望我尽快的结婚,跟谁,宫佳人?权耀不断的点头,一开始,我也这么想。

    什么叫一开始,那你现在呢……赵青莲猛地后退,是不是有人找过你?

    没有,你想多了……权耀顺势并住赵青莲的双手,再轻微的一推,将她交给保全,送太太回去。

    儿子,儿子!饶是赵青莲如何叫喊,权耀却还是冷漠的上了车。

    权总,去什么地方?

    权氏。

    不断收拢掌心,权耀眼底如何冰冷,却依旧在淡笑着。

    只是这抹笑,透着森冷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当办公室大门让人推开……

    那律师诧异不已的看向权耀。

    权总……

    我要那份遗嘱……大步走了进来,权耀旁若无人的一把按住律师的领口,把遗嘱交出来!

    什、什么遗嘱?上下打量着权耀愤怒的脸色,律师忍不住抚了抚眼镜,权总,你想要的是什么?

    两年前那份遗嘱,她将股份转给权赫的那份,有还是没有……声线透着冰冷,权耀狠厉的眼神,玩若是一把锋利的刀刃。

    ……律师瞬间沉默了。

    话!

    有是有,不过……律师犹豫不决的道,权总,你已经得到了你想得到的,至于那份遗嘱,有还是没有已经不再重要。

    但是对我来,很重要……

    可是……

    拿出来!每一个字,都从牙关拔出,权耀恶狠狠审视着律师。

    我可能需要找一下……也知道得罪权耀的下场,律师不敢怠慢,当即去资料室翻找。

    端坐在沙发上,权耀冷淡的松了松领带。

    听律师的口气,是真的有那份遗嘱……

    呵。

    真他么的可笑!

    掌心再一次捏紧,权耀也只是无力的松开。

    权总……这份,就是遗嘱……

    这么隐蔽的文件,一般是不能拿给外人看的。

    但现在已经换了时代……

    权耀还是登上了高位。

    也就容不得,律师继续给一个死人卖命。

    当律师将文件交给权耀。

    权耀却也只是冷笑,这才伸手接过。

    低头瞥了一眼文件上的每个字,权耀却用舌尖,舔了下自己的侧脸。

    恨不得将这份文件撕得粉碎。

    权总,你现在还是得到了一切……律师好心的提醒。

    是你找的她?这个她虽然没有点名,但也指向了安盛夏,权耀猛然起身站直,一伸手掐着那律师的脖子,是不是你?

    我也是没办法啊……律师一个劲的咳嗽,甚至能尝到,死亡的味道。

    我真想现在就掐死你……权耀撂下狠话。

    权总,不要啊,不要啊……

    门外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

    只知道权耀进去良久,却还是没出来。

    直到半个钟头。

    权耀这才淡然的离开。

    那律师早已吓得跌坐在地上,全身抽搐。

    重新上车后,权耀淡然的坐在车上,半点看不出情绪。

    手指抓紧了方向盘,权耀先是低头冷笑,随后,猛地踩下油门,在空无人烟的街道上一阵疾驰。

    安盛夏,你为什么不。

    这是你对我最沉重的报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