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65章 ,说你后悔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从办公桌上淡然的抬眸,看向安盛夏。

    男人先是默不作声,随后指了指一旁的沙发,我现在很忙,你坐。

    好吧……脸色纠结,安盛夏进行长时间的思想斗争,却还是坐下。

    也不知道权耀是不是脑子抽风,让她一直坐在沙发上,然后什么都不吩咐。

    安盛夏忍不住打量起这个办公室,却发觉,似乎重新装修过。

    整个办公室的风格,更加沉稳化,让人很舒服。

    嘟着嘴,安盛夏坐了好一阵子,只觉得双腿都麻木。

    可再次抬眸看去,男人依旧在文件中忙碌,甚至头也不抬。

    真是奇怪了,安盛夏觉得自己被遗忘,因此提醒,权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安姐,你坐着就好。按住眉心,权耀的脸色十分不屑。

    安盛夏甚至产生某种错觉。

    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的。

    让她知道,曾经她抛弃他,是多么错觉的决定。

    她现在看到的,是一个更加成熟完美的男人。

    现在的他,拥有更多的财富。

    她一定会后悔吧?

    他心里,大致是这么想的?

    安盛夏深深蹙眉,上下打量起男人。

    这个男人,的确让女人着迷。

    但除了她。

    只有她知道,这样一幅完美的皮囊之下,深藏着怎样一颗冷漠的心。

    他可以上一秒和她缠绵,却又在下一秒,轻易的放手。

    而她想要的,是不会抛弃她的男人。

    现在的权耀,也许是她高攀不上的。

    安盛夏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高攀权耀。

    既然他觉得,她没资格,那就是没资格。

    勉强为了孩子在一起,也不会有好结果。

    可安盛夏气的就是,在退婚之前,他却在化妆室要了自己。

    哪怕只有两次,却让安盛夏深深自我厌恶。

    全身颤抖着,安盛夏每次想到这些,就会感到难堪,甚至是愤怒。

    她也许没办法和这个男人维持表面上的平静。

    最起码,没办法一直和他待下去。

    权总,我的身体有点不舒服,想提前先走了。终于,是安盛夏率先打破沉默。

    你现在觉得后悔么?看到他拥有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很想回头,很后悔?

    看到你现在过的更好,我为你高兴,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毕竟,你的能力放在这里,哪怕重来一次,你还是能得到这些财富,明你有头脑。安盛夏了一堆恭维的话,但也是事实。

    你能早点这么想,也不至于和我走到这个地步,你当初放弃我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我会一直爬不起来?权耀讽刺的问。

    我那个时候,什么都猜不到,毕竟我也不是神仙,怎么可能预料两年后的今天,你会坐拥这么多的财富?安盛夏哂笑着摇头。

    如果你知道……

    不存在的,我也不是神仙。

    所以安盛夏你还是后悔的。认定这个结果,权耀的眼角,这才浮现满意的冷笑。

    随便你怎么想吧。安盛夏都觉得无所谓。

    甚至觉得有点厌烦,只想尽快回家。

    可权耀毕竟是老板,安盛夏也要等他发话。

    演戏还适应么?从座位上起身站直,权耀站在了落地窗跟前,却背对着安盛夏。

    看向男人宽广的后背,安盛夏别过脸,郑重其事的回应道,我觉得挺适应的,导演人也不错,同事们对我也不错,我的经纪人,对我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觉得在剧组的每一天,都过的很开心。

    也是,你这样的女人走到哪里,都能适应。嘴角划开一个弧度,权耀失笑着点头。

    什么叫,她这样的女人?

    安盛夏心底很气,却没有表现出来。

    他们已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她已经没有资格,在他面前表现最真实的喜怒哀乐。

    是啊,我这样的女人走到哪里都能生存,毕竟我是打不死的强。安盛夏沉沉的点头。

    女人做到你这个份上,也不知道是太失败,还是太成功。嘲弄的摇着头,权耀低头,立即点燃一根香烟,吞云吐雾的道,安盛夏,你真是太了解男人。

    几个意思?安盛夏好奇的问,她哪里了解男人?一点都不了解好么,否则,也不会让同一个男人欺骗这么多次?

    从来没有人敢背叛我,但除了你,所以这两年,我都恨不得能掐死你。因此这个女人,得罪了他,却又让他记住了两年。

    但正是知道,她是个城府极深的女人,所以权耀告诉自己,不要伸手去碰。

    有些话,你自己去体会吧,我不想的太清楚,到时候,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权耀深深吸了一口香烟,随后再掐灭,安盛夏,我居然没从你脸上看到半点后悔。

    有些过去已经过去了,我觉得回头看,并不好。为了掩藏起内心的情绪,安盛夏便冷笑着,再低垂下眼角。

    如果后悔,她真的很后悔出国。

    倒不如当年,和权耀相互折磨了。

    也许这样,那个孩子就不会离开她……

    只要想到,那个失去的孩子,安盛夏的内心便是一阵扯疼。

    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孩子活生生长在她的肚子里。

    没人比她更清晰的明白,失去一个孩子到底有多痛苦。

    这是旁人难以体会的痛。

    当年要不是修赫,也许安盛夏根本走不出来。

    越是美丽的女人心越是硬。男人鹰凖般的眼眸,笔直看向安盛夏眼底,再讽刺一笑。

    这个女人犹如是带刺的玫瑰,有毒的蝎子。

    权总,你讽刺完了吧?安盛夏只想尽快离开,和这个冰冷的男人待在一起,只觉得氧气都不足够。

    眼看权耀一言不发,安盛夏便侧过身,恭敬的点了点头,准备走人了。

    然而安盛夏这才刚走了一步,手腕却是让人飞快的按紧!

    安盛夏惊得瞪大眼珠,再扭头,却只见男人猩红的双眸!

    权总……

    我还没让你滚。

    男人的声音,几乎从牙关中拔出,冰冷至极。

    安盛夏不得不点头,权总,怎样你才肯让我滚?

    安盛夏,你后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