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56章 权总,早上好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安盛夏,你再一遍。

    男人的声线并不大,甚至算的上低缓。

    可言语之中的警告意味,却让安盛夏下意识的沉默。

    倒不是,真的怕他。

    而是在口头上占便宜,没什么必要。

    安盛夏索性低头,闭口不言。

    滚。

    只听见这个字眼,安盛夏便逃也似的,转身离开。

    甚至就连包,都忘记拿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安盛夏试探的转过身,却不是为了观察权耀的脸色。

    而是顺手拎走手提包,便飞快跑开。

    权耀则是盯着女人离开的后背,眼神越发的幽暗。

    听你找她陪酒了,怎么样,得手?薄夜寒打来电话的时候,权耀刚沐浴完。

    如果没别的事情,就挂。权耀的口吻,很不耐烦。

    这么着急?薄夜寒意外的挑眉,权少,你总不至于吃回头草吧,再了你现在还有未婚妻,总要把身边的女人整理干净,再和她发生点什么吧?

    你受够了没?权耀端坐在床边上,言语讽刺。

    你心情不好?薄夜寒此刻这才听出来。

    ……

    眼看权耀挂断通话,薄夜寒只觉得,情况不妙。

    八成安盛夏半路离开,权耀这是气急败坏吧?

    老公,你权耀和安盛夏在一起?淼淼起初根本不信,不可能的,安盛夏不会这么这么没原谅,既然是权耀在婚礼上,打了盛夏的脸,他们就再也没机会了。

    据是权少找她的。薄夜寒将女人揽在自己的怀内,压低声音道,我估计吧,权少还是没放下。

    别提他。淼淼烦躁的道,那个男人就是个渣,而不是没放下,他只是想,什么都要。

    你觉得权少是那种找不到女人的男人?薄夜寒耐心的哄道,其实有的时候吧,我也不知道权少在想什么,但他绝非是那种滥情的男人,不过我知道,你现在完全不信他。

    哦对了,淼淼,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薄夜寒倏然质问,让淼淼抓不到头脑。

    我觉得现在提,还太早了,我们再相互了解一下。淼淼这话,也不过是借口。

    他们认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还不了解?

    我想知道理由,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嫁给我?除了婚姻之外,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已经是老夫老妻。

    我觉得,时间还没到吧。淼淼固执的道。

    什么叫,时间不到?还不就是,心里不想提早结婚么?

    薄夜寒叹气道,你给我一个理由。

    我现在很怕结婚。淼淼终于实话实,盛夏都结婚两次了,还是这么倒霉,而且还是死在同一个男人的手上,所以我也害怕……

    你怕什么,我和权少能一样么?薄夜寒简直醉了,这个权耀,自己作死就算,还要害他娶不到老婆是么?

    不知道,其实你们男人都一样,永远都在撒谎。淼淼的心里,也没有什么安全感。

    其实一直不结婚,对你不好。薄夜寒恨不得把自己的心口挖出来,好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知道,但我不在乎,我觉得有恋爱就行,至于婚姻,无所谓了,如果能在一起,多晚都没关系,如果注定不能在一起,就算强行的结婚,以后也还是会分开。淼淼看的很淡。

    但是有结婚证了之后,男人就会变得不一样,会变得更加有责任感,这就是结婚证的意义。薄夜寒简直做梦都想结婚,这样才能证明,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属于自己,而不是只有身体,他更想要霸占淼淼的身心。

    我调查过,现在的离婚率,简直不要太高。淼淼嘟着嘴,有的时候吧,男人总觉得,只要结婚了之后,这个女人就属于自己的了,但是外界有形形色色的诱惑,其实对于女人来,外界也有不少诱惑,你们男人凭什么这么自信?何况,在某种意义上来,女人想要做点什么甚至比男人还要简单。

    淼淼,这些歪理都是谁的,是不是安盛夏把你教坏了?薄夜寒愤怒的质问。

    才不是,我都了,我是百度的。淼淼歪过脑袋,如果我早点告诉安盛夏就好了,这样她肯定不会愿意和权少结婚。

    那倒未必。薄夜寒无奈的摇头,安盛夏那是爱惨了权少,只是可惜,他们注定没什么缘分。

    我觉得是权少没这个福气,我们盛夏走到哪里,都有不少男人缘。淼淼不服气的道,至于权少,他就好好的和那个未婚妻在一起算了,不要再出来祸害别人!

    你对男人现在有了偏见。薄夜寒甚至不敢大声话,生怕惹得淼淼不悦。

    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总觉得是现在。女人总是多愁善感,淼淼同样也是,尤其是恋爱中的女人总是患得患失。

    放心,我都愿意娶你,这是一个男人对这个女人最郑重的承诺。薄夜寒伸手摩挲着女人的脸颊,动作很是轻柔。

    淼淼不自觉的沉下心来,仿佛,无论这个男人提什么要求,她都会点头自愿。

    淼淼,嫁给我吧。

    其实宋九月出狱了,你后来见过她么?女人的眼角,带着些许犹豫。

    没有,我觉得过去的事情,已经是过去的了,我从来都不回头看,也不会觉得后悔。薄夜寒淡然的摇头。

    是么,她可是你曾经最喜欢的女人,你都能看的这么淡然?淼淼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当一个男人做承诺的时候,是真的爱你。

    但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做不到,则是因为已经不爱了。

    所以承诺有的时候,根本没什么。

    只是为了取悦女人的一种方式。

    淼淼并不知道,这个男人以后会不会改变。

    最起码这一刻,他们在一起相拥。

    再给我一点时间……淼淼将脸蛋,埋入男人胸前,随后,则是一言不发。

    她想要的东西很简单。

    就是和喜欢的人抱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

    自从昨晚陪酒之后,安盛夏再次和权耀在公司撞见,只觉得不能更尴尬。

    权总,早上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