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50章 过的很好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男人这道声音传来,沉稳有力。

    然而他还是来迟了。

    安盛夏左脸让打肿了,可她却无法还手。

    如果是同辈,打回去还算妥当。

    可毕竟是长辈,安盛夏只能哑巴吃黄连。

    何况,赵青莲曾经是她的婆婆。

    于情于理,安盛夏也只能默默承受这个巴掌。

    起来,安盛夏总觉得可笑。

    所有人都看她不顺眼,她也想尽快离开。

    却是不能。

    被逼着留下。

    受尽嘲讽。

    夫人,你凭什么打人?挡在安盛夏跟前,沈青没好气的质问。

    你又是谁?赵青莲不屑的看向沈青。

    我是盛夏的经纪人……沈青上下打量着赵青莲,看上去,穿的很有品位,可没想到,脾气却这么差劲!

    区区一个经纪人,也敢跟我叫嚣是么?赵青莲讽刺一笑。

    沈经纪,这位是权夫人……

    当安盛夏话音刚落,沈经纪早已惊得脸色惨白,一个字都不上来。

    安盛夏,我这次就是为了找你,还不是你害的佳人住院?赵青莲口无遮掩,瞬间众人指着安盛夏议论纷纷。

    而且我还听你去医院闹事了,到底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赵青莲再次开口,那些看戏的人,脸上已经从震惊转变为不屑!

    阿姨,有的时候眼见未必为实……安盛夏硬着头皮想要解释两句。

    赵青莲却根本听不进去,安盛夏,实话我就从来没有认可过你,要不是你给权家生了两个儿子,你以为你能进的了权家大门?而两年前,你自己做过什么好事,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需要我旧事重提了吧?

    所以阿姨你是希望我……安盛夏欲言又止。??却不等赵青莲开口,权耀已然发话,保全,送夫人回去!

    权耀!赵青莲也是没想到,儿子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居然当全公司上下的面,赶她走!

    你继续在这里闹事,没面子的人,只是你。权耀按住眉心,便淡然转身离开。

    那些保全碍于赵青莲的面子,力道上,不敢使劲,却还是瞬间将赵青莲带走。

    这是什么情况?沈青已经傻眼。

    那些看戏的众人,也始料未及。

    倒是安盛夏,头疼不已的也转身!??权少刚才,还不是在保你?沈青急忙跟在安盛夏身后,热络的道,他就是不想让你离开公司!

    他不过是想压榨我,全公司谁的工资比我还低?安盛夏讽刺意味很重。

    这倒也是,只能,男人的心,真是海底针,我也猜不透权少心里在想什么。沈青也是苦恼。

    呵,我认识他这么多年,就从来没猜对过。安盛夏气急的走进休息室。

    刚才,其实是安盛夏的机会。

    只要赵青莲吩咐,安盛夏就能顺理成章的离开公司。

    却被权耀半路上截胡。

    安盛夏不能更崩溃!

    回头赵青莲哭哭啼啼的打电话给权耀。

    权耀只是敷衍了几句,其后,再也没伸手去接。

    公司闹的多大,宫佳人也都听。

    也许,前妻这两个字,对权耀来,还具有某种不明的意义。

    最起码,权耀哪怕退婚,也不想和安盛夏闹的太僵。

    宫佳人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此刻,只能从孩子身上下手。

    安盛夏也同样,想见儿子们一面。

    可她即便提出来,权耀也不会同意。

    在权耀的认知中,安盛夏就是一个不折手段的女人。

    两年前就这么不负责任的离开,现在想见儿子?

    简直痴人梦!

    我听了。薄夜寒站在皇宫的包间内,伸手捏起酒杯,眼底笑意不明,侧头,淡淡的看向权耀,你缠着安盛夏不放?

    不是。权耀冷哼,这个女人让我两年不安生,所以,这是报复!

    只是报复?

    嗯。权耀仰头,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你母亲今天过来闹事,你心里怎么想的。薄夜寒微微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她不会只来一次。

    如果安盛夏不离开公司,你会不得安生。薄夜寒耐心的提醒。

    权耀何尝不知?

    你这么八卦,是因为谁,淼淼?权耀当然知道,薄夜寒不过听了淼淼的枕边风,让他放过安盛夏。

    嗯,你也知道,淼淼和安盛夏是最要好的闺蜜,她见不得安盛夏被你欺负。薄夜寒无奈的摇头,我也觉得,你这么绑着一个女人有点过分了,你已经让安盛夏尝到,同样被抛弃是什么滋味,可以放手了。

    权耀轻启嘴角,这两年,我过的并不轻松。

    换言之,他也要折磨安盛夏两年。

    要知道一个女人的青春,真的很短暂,如果你要花费两年的时间折腾她,她的一辈子,也就毁的差不多。薄夜寒只觉得心惊,如果曾经,你们之间真的有过感情,不如放她一马。

    没这么简单。权耀蓦地沉下眼眸,薄少,相信我,如果换做是你也会这么做。

    那你和宫姐,也准备耽误两年再结婚?薄夜寒叹息道,你准备同时拖着两个女人?

    我有自己的打算。权耀冷冷轻笑着,结婚么,可以提前。

    薄夜寒则是意外了,权耀看样子打定主意,要和宫佳人结婚。

    只有找一个稳妥的女人,她才不会离开你,才会一直和你走下去。

    当权耀话音落定,薄夜寒的眸光,闪烁了好几下。

    你觉得宫佳人就是那个人?薄夜寒好笑的问。

    都,结婚的女人,并不一定要有感情。

    可如果只是将就,其实也走不长。

    薄夜寒希望,权耀能够知道这个道理。

    她是。权耀颔首,她在最对的时间出现,她就是。

    薄夜寒无法理解权耀的偏执,便伸手一拍权耀的肩,权少,如果你想报复安盛夏两年,那么,你和她就再也没可能,希望你能想清楚……

    权耀则是一把撂下酒杯。

    任由玻璃杯碎在地板上。

    夹杂着红色的液体缓缓流下……

    像人的血。

    没有谁,离不开谁。权耀垂下眼角,继续道,这两年,我也过的很好。

    眼看权耀漫不经心的态度,薄夜寒伸手拿起手机,我打电话让安盛夏过来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