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42章 熟悉又陌生的香气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刚才是你买单的?安盛夏下意识,脱口质问。

    什么意思?司夜爵也诧异的看向权耀,想不到,你还有这个心呢,给她们买单了,什么时候,刚才你不是还,让我去买单吗?

    司夜爵只觉得不服气,凭什么权少好意思吃他的。

    回头,却帮女人买单。

    就觉得他司夜爵好欺负是么?

    ……权耀暂且不出声,却就是默认的态度。

    其实一顿饭而已,多谢你了,但是你千万不要在我的工资里头扣,我可不想工作了一个月,回头还要倒贴你钱。这是不存在的,安盛夏必须提前解释清楚。

    一旁的司夜爵,先是不服气的态度,随后,却忍不住笑了出声,安盛夏,你逗不逗啊,不过是一顿饭,你觉得权少会真的给你算账吗?如果你什么都不,就当白吃一顿……

    但是我不得不防着。安盛夏也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无耻,防备着也是正常的。

    气氛,陡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你当我们权少是什么人啊?司夜爵清了下嗓子这才咳嗽两下道,我们权少是那种会因为一顿饭就给你算的清清楚楚的人么?

    必须不是啊。

    权耀既然主动买单,而且是背地里,就是不想做的太明显。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权耀却点头承认了。

    这一刻,安盛夏心中的宇宙简直要彻底的爆发出来。

    做人不能这么不要脸吧。堂堂大总裁,却这么为难自己,安盛夏简直不知道要给什么表情。

    安盛夏,你知道现在得罪我是什么下场?只要手中握有安盛夏的合约,那么安盛夏便无理由,必须服从公司的管理,换言之,还不是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权耀眼底闪过危险的冷芒,安盛夏,你出去。

    这里又不是你家开的。她就连电梯都不能进?

    这个男人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安盛夏原本也不想惹怒这个男人的,但,她也是有点脾气的人。

    所以,不管过去多少年,你的脾气还是不会改。一样就是喜欢和他唱反调,权耀冷哼道。

    我觉得在你的公司继续做下去,总有一天,我会疯掉的,权少,你还是放过我吧。安生喜爱觉得,降薪可以,但是倒贴钱,这就无耻了点,她又不傻,当然不会眼巴巴的每个月给权耀送钱,何况权耀都这么有钱了,为什么非要抓着她的那点钱不放手?

    安盛夏,任何一个惹到我的人下场都不会好看。权耀低头拉扯一下领带,意思很明显了,他是不会讲合约还给安盛夏的。

    当初你买的时候就没有花钱,是楚少白送你!安盛夏恨得咬牙切齿。

    是你自己愿意签字的。所以权耀这番话就证明了,当时安盛夏有多傻逼。

    安盛夏恨不得砍死眼前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却还是硬着头皮忍住了。

    随后,安盛夏没有再发话。

    而是觉得可笑,这个班,还不如不上。

    就连加油费都赚不到。

    谁能想到,她现在能过的这么凄惨???要知道权氏可是鼎鼎有名的大公司……

    而她的工资,却是最垫底的。

    这就难怪,全公司的人都对她翻白眼。

    除了沈青之外,根本没人愿意和她哪怕上一句话。

    这就是残酷现实的职场。

    安盛夏歪头靠在墙壁上。

    司夜爵看着这一幕,忍不住伸手捅了下权耀的肩。

    权耀却只是轻轻一瞥,恰好电梯展开,便冷漠的走了出去。

    安盛夏随后也走出去,却是和权耀相反的方向。

    我觉得安盛夏真是太可怜。就连司夜爵都看不下去,你这么欺负一个女人,也是不地道。

    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不过是公事公办,权耀淡然的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饭前是你自己付的。司夜爵摇了摇头,舌头都要跟着打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这句话当然不是夸奖。

    司少,你现在给我滚下车,我相信沈姐会乐意送你回家。权耀冷不丁的提醒道。

    司夜爵顿时不接话。

    安盛夏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只要和权耀碰见了,就不会有好事。

    今天工作的不顺利?眼看安盛夏回家之后,就一直坐在沙发上,修赫便走过去,好笑的问。

    修赫,你为什么笑起来这么好看,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照顾,就像哥哥一样。安盛夏怀里抱着一个抱枕,我今天遇到他了。

    你们不是在同一家公司?修赫好奇的问。

    是在吃饭的时候遇到的。随后,安盛夏将自己的遭遇阐述了一遍。

    修赫则是半眯起眼眸,我觉得有点意思。

    嗯?

    现在的他估计很矛盾。

    矛盾什么?安盛夏下意识的反问。

    只有他自己能知道。具体,修赫也答不上来,只能揉着眉心,安盛夏,你早点休息吧。

    你的房间,是不是还有别人啊?安盛夏瞪大眼珠,好奇的问,是这样的,我前几天听见了一点声音,好像挺奇怪的。

    不是,没有。修赫摇头,你也知道,七七需要人照顾。

    我都没见过那个人。安盛夏歪过脑袋,那个佣人,是住在你对面的房间吗?

    嗯。修赫仔细的点头,是个很温柔的女人,下次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那还是算了吧。安盛夏摇头,我现在工作不顺利,看到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我怕会将负面情绪传染给别人,何况,照顾孩子原本就需要耐心。

    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最终,修赫也只是这么劝。

    安盛夏只能点头,眼巴巴的回到自己房间,躺下。

    鼻息里都是温馨的味道,只是这个味道,有点熟悉……

    安盛夏搜刮了整个脑袋,也不记得这是什么味道。

    却情不自禁的,陷入了沉睡……

    到底,怎么回事?

    是因为,这一室熟悉又陌生的香气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