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40章 哪怕分开了,也对她好一点吧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不能更无奈,安盛夏无辜的瞧着眼前的两人。

    她只是下班回家,很正常。

    分明是这两人,堵住了她的去路,怎么还能用看戏的态度,来观赏她啊?

    安盛夏下意识的耸肩,随后,按了一下车笛。

    宫佳人则是握紧了权耀的手腕,紧张不安的侧头,看向男人的表情。

    察觉手腕上的重力,权耀先是一愣,随后,也低头,看向了宫佳人。

    端坐在驾驶位上,安盛夏则是没错过这两人之间的互动。

    搞什么呢?

    要吵架怎么不选个私密一点的地方,非要在车库?

    安盛夏打算倒车的时候却发现,身后根本没什么路可以走。

    漫不经心的降下车窗,安盛夏好言相劝道,抱歉啊,你们可以让一下吗,我着急下班了,宫姐,总裁……

    好、好的……宫佳人的脸色,透露着慌张。

    反而权耀则是淡然的脸色,却还是抓住宫佳人的手腕,两人后退了两步。

    谢谢。思来想去,安盛夏并不想得罪权耀。

    分开是一回事,但不能得罪老板,总是没错的。

    安盛夏随后目不斜视的开车,走人!

    安姐下班之后,好像着急去见什么人吧。目送安盛夏离开的背影,宫佳人倏然开口,因为我看她,好像补了妆。

    ……男人却始终没有接话。

    咖啡厅。

    靠窗的位置。

    怎么突然约我了?安盛夏抬眸,诧异的看向沈姜。

    没事就不可以找你?沈姜万般无奈。

    当然不是,你也知道我现在不会话。安盛夏按住眉心,对了,你请我吃晚餐吧,我最近被降薪,手头很紧,在外面吃饭都要算钱。

    安盛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堕落了,哦不,什么时候权少对你这么抠门了。下意识的,沈姜只觉得不可思议,你们好歹也是前妻,又差一点结婚,他就这么对你?

    你也了,只是差一点结婚,其实差的并不是一点点。安盛夏耸肩道,别人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想必你是知道的,一个女人最无法掌控的就是男人的心,一颗往其他女人身上扑的心。

    就聊你自己。沈姜不希望引火烧身。

    他最近跟你闹离婚没?安盛夏一副看戏的态度。

    你这样会没朋友的。沈姜端起咖啡杯,轻轻喝了一口,他当然是会闹,但我一般都不理会,如果他真的有本事,当初也就不会需要靠,跟我结婚,来上位了,仔细想一下,这个男人其实慢不要脸的,但是我也很好奇,我到底喜欢他什么,居然能这么忍下去,其实我是宁缺毋滥的类型。

    有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甚至,他都不是你的理想型。安盛夏莞尔,但是,你却是喜欢那种感觉。

    我听失恋的女人都是诗人,安盛夏,你最近真的没事吗?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心理自闭了。沈姜扬起眉头,如果你心情不好,我可以请你喝酒。

    不,喝酒多伤身体,你请我吃饭吧,越贵越好。安盛夏一脸得意,什么贵吃什么。

    我记得从前你不是这么虚荣的人吧。沈姜挑眉,怎么失个恋,人都改变。

    也许我之前就是这么虚荣的人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安盛夏嘟着嘴,走吧,请我吃饭。

    饶是安盛夏却没想到,会在西餐厅撞见权耀。

    不光权耀在,就连司夜爵也在。

    这下,安盛夏和沈姜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出。

    你这两个男人在一起吃饭,而不是和美女在一起,他们之间应该是干净的关系吧?落座后,沈姜不禁八卦起来,其实经常有新闻媒体猜到,权少和司夜爵关系不一般。

    你是第一天认识司夜爵?明显八卦传闻不可信,安盛夏却也意外,权耀竟撇开了宫佳人,单独和司夜爵吃饭。

    也许,他们有什么生意要谈吧。安盛夏下意识认为。

    可接下来,也不见权耀和司夜爵谈生意。

    你等我一下,我去打个招呼,毕竟现在为止,他依旧是我的丈夫。罢,沈姜便扭动水蛇腰,笔直往司夜爵走去。

    还真是巧啊,真的,你不是故意跟踪我吧?司夜爵真是自恋的不轻。

    这点你尽管放心,最近每天都在家里看到你,我都差点舍内疲劳了。沈姜的话音中透着无奈,只是我没想到,你不去找你的白花,居然和权少在一起吃饭,你们两个人胃口也是蛮重的。

    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司夜爵不悦的凝起眉心。

    怎么,你也知道什么叫腐吗?沈姜一脸得意。

    你怎么和安盛夏在一起?司夜爵再次蹙眉。

    哦,我原本就约她一起喝咖啡,但是她想吃饭。沈姜叹气,也是没办法啊,她最近被降薪了,手头太紧,就让我带她出来吃饭,而且是越贵越好。??罢,沈姜故意停顿了几下,这才看向权耀,权少,我觉得你可能做得有点过,毕竟曾经也在一起过,不要对一个女人这么抠门了,她要是日子不好过,其实脸上没光的也是你啊,她可是你的前妻,这点谁都知道,不要太欺负人了。

    是她自己跟你的?权耀只开口,了这么一句。

    是啊。沈姜重重点头,斟酌了一番字眼,这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道,要不然,你还是把她的工资涨回去吧,她现在可是一顿饭都舍不得在外面吃。

    工资,我只看个人实力。权耀的大言不惭,也没有提到,他拦下安盛夏新戏的事。

    就不能给她一点照顾吗?如果曾经动过心,也不必这么红着眼吧?

    沈姜不得不开口,其实,你们是认真在一起过的,哪怕分开了,也对她好一点吧。

    她自己为什么不来找我?而是让沈姜过来唠叨?

    权耀冷哼,她是没嘴,还是没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