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27章 取悦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可是,你现在依旧是权氏旗下的艺人啊!淼淼忍不住提醒。

    安盛夏先是一愣,仿佛也意外,自己忘记考虑这一点。

    没关系,我想他也没脸为难我。安盛夏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就怕,人家故意为难你啊,你也知道,宫佳人现在恨我,我就是担心,她回头会故意找你麻烦。淼淼这才后悔,早知道,下手就轻一点了。??但不下点猛药,安盛夏怎么可能轻易现身?

    放心,我又不是十八岁涉世未深的孩子,何况,区区一个宫佳人,还不是我的对手,你忘记了么,我和他之间有两个儿子,他可以不在乎我的生死,但不可能,不去管他在孩子心中的形象。何况他是那么高傲的人,绝对不会准许,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自己冷淡的态度。

    安盛夏知道,她手中有王牌,那就是白和大白。

    但安盛夏却不会利用儿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只能,这是牵制权耀的一种心理手段。

    我是真的不知道权少心里怎么想的,之前对你不是挺好的么,这才几天啊,就突然翻脸,男人真是太可怕了。淼淼猛拍自己的心口。

    但是我不一样。薄夜寒急忙为自己辩解,最起码,我和权少不一样,我对你好,起码也好了两年,是不是装的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又不是你,非要这么解释,就会让我觉得你在心虚。淼淼冷哼道。

    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翻身当主人了,所以我现在什么都不对?薄夜寒有点无辜,委屈到了。

    那是你自己觉得。淼淼嘟着嘴,其实,我对你也还算不错,我也没有做伤害你的事。

    我对你并不差。薄夜寒思前想后,终于道,不过安盛夏,你的合约,还是要想清楚,要不然,还是和权少解约吧,否则他始终都是你的老板。

    这点,我会解决的。安盛夏心领神会的点头,她的确要和权少解约,早知道,当初就不离开楚氏。

    当楚天回国的这天,得知安盛夏已经现身,这才放心。

    餐厅内,靠窗的位置。

    如果我知道,他会这么对你,就不会轻易把你交给他。此刻想起,不知道有多后悔,楚天只是盯紧安盛夏用餐的动作。

    你怎么不吃啊?安盛夏诧异的问。

    你真的没事?楚天蹙眉,如果你伤心难过就表现出来,否则,你也不会失踪这么久……

    他们都以为,我会寻死呢,但其实感情并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哪怕曾经伤心难过,也还是要吃饭和睡觉的,后来就会觉得,这就是生活,也会有想得,得不到的时候,我已经看开了。安盛夏大口吃菜道,感情,是死不了人的,我还没那么偏激,何况,我还有自己的生活要过。

    你要是真的能这么想,我心里也就放心了,但我怕你就是表面上装坚强。楚天伸手,轻拍了下安盛夏的发丝。

    我没这么多戏。安盛夏好笑的道,我失踪的那几天,的确是因为心里难受,但是后来,我想通了,这才重新出现的,人心是复杂的,我现在能把握的就是自己,我永远都不会再奢望,一个人会对你永远好,因为这种好,人家会随时收回去。

    所以你现在已经不相信感情了?楚天诧异的问。

    倒也不是。安盛夏抿起嘴角,水灵灵的眼眸,透着一股狡黠,我只是觉得,和别人谈感情的时候,一定要擦干净眼泪。

    你这话,倒是对了!眼看安盛夏放松的状态,楚天终于放心,却又好奇,她为何轻易就放下了。

    你是怎么走出来的?楚天试探的问,你就真的放下权少了?

    其实,我觉得放下一个人其实真的很简单,只要你确定了,他是变心了,不会在乎你,你的生死人家都不放在心上,我觉得就可以死心了。安盛夏解释道,往往一个女人割舍不断,是因为心里会帮着那个男人解释,以为他是有什么原因,以为他还对自己有感情,但知道真相之后,看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站在一起,那个瞬间,其实也就释然了,我应该拿着自己的真心,去对待更对的人。

    安盛夏,你真的变得成熟了。这种成熟并不是在穿衣打扮上,而是在心智上,楚天挽起嘴角,为了你的成熟,喝一杯吧。

    必须的,干杯!安盛夏欣然的端起酒杯,仰头,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真是太巧了,没想到,你们也在这吃饭。当女人甜蜜的声音传来,安盛夏先是一愣,随后,便侧过头,微微打量起来人。

    是宫佳人!

    宫姐,虽然才第一次见面,但之前就听过你,据,你目前是权少的未婚妻,恭喜你们订婚,当时我在国外,还没能来得及赶回国。起身站直,楚天很绅士的模样。

    安盛夏依旧端坐着,并不是很买账。

    安姐,听你这次回来了,我心里也就放心。罢,宫佳人虚弱的咳嗽两下。

    安盛夏这才也站起身,之前是我朋友不对,她不知道分寸,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希望你大人不记人过,以后也不要跟她计较。

    安姐,你这的是什么话啊,我当然不会计较了,毕竟我也能理解她当时的心情……宫佳人和颜悦色的点头,却紧张不安的看向自己身侧的男人。

    权耀!

    权耀只是淡淡瞥过安盛夏一眼,随后,便看向楚天,言语清淡却透着一层试探之意,楚少,什么时候回国的就连我都不知道。

    刚回国。楚天含笑着,冲权耀握手,却没有当即分开,而是稳稳的握住了,再扯开薄唇轻笑着,知道你公务繁忙,所以就没找你喝酒,怎么,你这样就不高兴了?

    楚少,你是觉得我抽不出空来,还是只想着取悦女人?

    这个女人指的,正是安盛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