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26章 不会有可能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男人平静的口吻,绝情的让人心惊。

    几乎就在下一秒……

    那个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的墙壁后面,缓缓走了出来。

    众人一看到那张脸,便都愣怔住了!

    薄夜寒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人!

    淼淼瞪大眼珠,急忙跑过去,狂吼,安盛夏!

    低调的掀开眼角,权耀只回过头,便一眼看到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的确是安盛夏。

    巴掌脸透着沉静,安盛夏不动声色的看向眼前这几人,最终,毫无波澜的从权耀身侧走过。

    站定脚跟后,安盛夏一把握住淼淼的手腕,我就知道你不会消停,还知道对别人开枪了,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在故意刺激我现身,如果我再不出现,我还真怕,你会为了我杀人,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安盛夏,还不是你自己躲起来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淼淼抱着安盛夏,嚎啕大哭着,宛若是个孩子。

    别哭,我这不是来了吗?这几天,我也不是故意躲起来的,只是为了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着,然后考虑一些事情,不过我现在,已经都想清楚了,所以你放心吧。轻拍着淼淼的后背,安盛夏语重心长的道,你看你,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哭花了多不值得。

    也是哦,化妆需要粉底液,哭花了,真的就是在浪费钱!淼淼这才破涕为笑。

    淼淼,我知道我失踪了之后,只要你最在乎我,但是你现在必须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为了我做傻事,尤其是杀人这种。安盛夏叹气道,你这么做很危险,万一宫姐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要咋么交代?

    我当时太冲动了所以没想太多,不过能刺激你出现,我觉得做什么都值得。淼淼捏紧拳头,解释道。

    你可真是傻,不过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罢,安盛夏这才转过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冷漠的看向权耀,淼淼是为了我才伤了你的未婚妻,希望她最好不要有任何危险,否则,这个责任,你可以来找我,吃牢饭还是怎么样,都无所谓。

    ……男人一言不发。

    你不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安盛夏也没有再废话,便走到一旁站着,想等宫佳人手术的结果。

    眼看安盛夏并不是要死要活,而是能平静的放下权耀,淼淼这便放心了。

    你的手有点冷,还穿这么少,淼淼,我不是跟你过,现在还是冬天,你要注意保暖。一把握住淼淼的掌心,薄夜寒忍不住训斥,然而声音并不大,充斥着浓郁的关心。

    没关系的,其实我一点都不冷,再了,等下宫姐手术结束,我们就带着盛夏一起回家。淼淼嘟着嘴,娇嗔的道。

    对于淼淼的变化,薄夜寒不是没看出来,这个女人终于肯给自己好脸色看了,薄夜寒当然点头答应,嗯,我可以收留你的闺蜜。

    这一切,宛若当年安盛夏保护淼淼那样,只不过,换了人而已。

    不光是收留,你要保护她,我怕有人会伤害她。淼淼一边着,一边冷眼看着权耀。

    嗯,都随你。薄夜寒轻易的点头。

    视线逡巡的落在薄夜寒和淼淼身上,安盛夏不禁勾起嘴角,淡然的一笑。

    她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看得出来,薄夜寒对淼淼是真心实意的好。

    她和淼淼之间,能有一个人得到幸福,便足够了。

    毕竟,淼淼没有孩子。

    她还有白和大白。

    上天,应该是公平的。

    既然淼淼无法怀孕,就给她一个王子,让薄夜寒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

    从头到尾,权耀始终维持着沉默的态度,淡然的站在墙边的一角。

    饶是权耀也没想到,所有人都在寻找的人,会这么轻易的出现。

    会在他一点都不在乎她的生死,之后,轻易的出现。

    他当时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个人,都会听见。

    然而安盛夏的脸上,却没有溢出任何痛处,反而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低头失笑了下,权耀伸手挽着裤袋,原本就冷酷的神色越发铁青。

    宫佳人的手术持续了两个时。

    当手术室门被推开的时候,主刀医生和几个护士,一身疲惫的走了出来。

    病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没人比安盛夏更急切。

    若宫佳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和淼淼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手术很成功,还好不是要害部位,不过病人急需静养,暂时不要去打扰她,是不是有过敏反应,还要留院观察。

    听了医生的话,安盛夏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下。

    一旁薄夜寒也是松口气,还好现在人没事,淼淼,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谁准了?侧头,男人冰冷的声线,充斥着整个走廊,似乎比那浓郁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还要让人嫌恶。

    医生了,还需要留院观察,许姐,这次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没有下一次。

    既然安盛夏现身了,淼淼就懒得和权耀废话,权少,你还想怎么样,现在人已经没事,被抢救过来了,等她什么时候真的翘辫子,你再来找我算账吧!

    罢,淼淼便抓扯住安盛夏的掌心,盛夏,我们走!

    一路往前走,安盛夏始终没有回过头。

    有些人不过是这辈子的过客。

    盛夏,这阵子你都在什么地方?上车后,淼淼叽叽喳喳的问,好奇死了。

    我都在和修赫在一起。安盛夏摇头道,那天,我从订婚典礼上离开之后,喉咙被人下药了,我当时没办法话,也是他治好的。

    我当时,你怎么一个字都不,原来是让人下药了!淼淼不能更气,你知道是什么人对你下手的?

    没关系了,现在已经不重要,往后,我会一点一点,还回去!安盛夏猛然沉下眼眸。

    安如沫,你等着吧,我不会放过你!

    你和权少……

    不等淼淼把话完,安盛夏理智的按住眉心,我和他,不会有任何可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