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25章 早就不会在乎了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她走的倒是决然,惹得所有人,都在找她……

    哪怕权耀刻意不去关心,可身边的人,每天都在耳边提起她……

    安盛夏,你可真是阴魂不散!

    清晨。

    权公馆。

    妈咪人呢。白和大白回来后,第一反应就是找安盛夏。

    安姐,最近都不在家……张妈心虚的解释。

    哦,我心里知道了。白失落的点头,她走了。

    估计和爹地有关吧。大白按住眉心,我现在去找他,问个清楚。

    找我?站在扶梯上,男人精致的五官,优雅的气质,以及冷酷的眼神,实在具有杀伤力。

    她不见了。大白仰头,笔直看向男人眼底,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是她自己走的。权耀淡然的走下楼梯,在婚礼上。

    在你的订婚典礼上!大白愤怒的道,我在电视上都看到了,你和那个坏女人订婚,把她气走了!

    儿子,我和她不合适。权耀低头,认真凝视着安大白,等你长大就会知道,不合适的两个人在一起,彼此都会很痛苦。

    我只知道是你用订婚气她。大白没这么好骗,转而撂下狠话,不管怎么样,你必须把人找到!

    嗯,我会的。这是权耀对儿子的保证。

    饶是权耀也没想到,宫佳人会等不及找上门。

    好像打扰到你们了。宫佳人走进客厅后,便看向白和大白,英俊的五官,简直和权耀如出一辙,可这两个孩子和权耀越像,她心里就越是不舒服,却被完美的掩饰起来。

    昨晚我没休息好,所以过来蹭饭,想和你们一起吃。吃饭最能促进人的情感,宫佳人自然是故意的。

    我没胃口。大白当即转身上楼。

    嗯,我也不想吃了,你们慢慢吃。白也蹦跶下桌椅,准备用绝食对待权耀。

    站住。一拍桌子,权耀冷然的吩咐,现在是早餐时间,如果你们不吃,一直到午餐之前,都不糊有食物!

    没关系,我挺得住饿。两个包子,异口同声道。

    对不起……眼看两个孩子冷漠的回到房间,宫佳人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你坐下来吃吧。权耀只顾低头,喝着手边的咖啡。

    我下次过来,会给你打招呼。宫佳人内心很是不安。

    权耀没再接话。

    宫佳人也不敢继续废话。

    这顿早餐,在诡谲的气氛之下,这才完成。

    饭后,宫佳人原本还想去房间参观,却又不好生意,只能提前先走。

    张妈无奈的看了宫佳人一眼,还是觉得安盛夏和少爷更般配,她在心里这么想,也不敢明确。

    你觉得她怎么样。等宫佳人走后,权耀抬眸看向张妈。

    张妈和其他的佣人都不一样。

    准确,权耀从就是张妈在照顾。

    所以,想听一下张妈的意见。

    其实,人也不坏吧,只是,没那么合适。张妈心翼翼的斟酌言语。

    不过她更适合结婚。权耀撂下这话,便转身离开,往门口走去,看样子,是要去公司。

    真的不给两位少爷用餐吗?看向权耀离开的背影,张妈无奈的问。

    权耀前行的脚步微微停顿,却又没什么。

    知道了,我现在就给两位少爷重新准备早餐。张妈也是个人精,知道权耀嘴上厉害而已。

    权氏。

    手机倏然响起,权耀立即接听,不知道对方了什么,男人原本淡漠的脸色,出现少许皲裂。

    掐断通话之后,权耀便抓起车钥匙,开车去了医院。

    宫姐人现在在抢救。医生看到权耀抵达,便紧张的阐述,他们,是许姐开的枪。

    她人呢?

    就在门外,不过被薄少的人保护起来了。

    权耀闻言,当即侧过身,却只见淼淼被几个保镖包围起来,正是薄夜寒的手下。

    薄夜寒几步走上前,挡在淼淼面前,抬眸看向权耀,她不是故意开枪的,你也知道,安姐失踪了,她心里着急。

    所以着急就能开枪杀人是么。权耀口吻,淡漠至极。

    其实权少你就是杀人凶手,不过你更加高明,杀人于无形罢了,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安盛夏还是没消息,而你呢,却还是正常上班,能吃能喝能睡,可,凭什么?淼淼恨不得砍死权耀。

    但毕竟,权公馆守卫严密。

    想要找权耀报复,不知道有多难。

    但宫佳人就不一样了。

    淼淼想要弄死宫佳人,就宛若掐死一个蚂蚁这么简单。

    许姐,我不知道你在国外学了什么,可你要知道,在国内,杀人是犯法的,你现在已经是杀人未遂,要不是薄少保你,恐怕你现在就要去吃牢饭,一辈子出不来那种。权耀也是撂下狠话,这次是给薄夜寒面子,否则,淼淼早就在警局,被审讯了。

    所以这个宫姐对你来就这么重要?既然如此,淼淼倒是开心了,我开了两枪,真希望,她马上就给我去死!

    许姐,如果她活着,我也许还能放过你一马,但如果人真的死了,恐怕,谁都保不住你!权耀按住眉心,这番话,并不是恐吓,而是事实。

    薄夜寒当然听出来,权耀并不是信口开河。

    淼淼,下次不要再这么冲动,你想做什么,可以让我来。按住淼淼的肩,薄夜寒低头,脸色从未有过的认真,如果她真的……就是我开的枪。

    薄夜寒!忍不住咬住这个名字,淼淼只觉得内心很乱,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嗯,你终于肯这么叫我的名字,好像回到过去一样。

    薄夜寒勾起嘴角,每一个字都很平静,淼淼,我只想对你好,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停顿数秒,薄夜寒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能维持到什么时候,就如你所,你人都是会变的,你我现在不嫌弃你不能生育,以后我会后悔……

    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最起码现在,我想为你做任何事。真正对一个人上心,就是这样,不会要求任何回报。

    从薄夜寒身上收回视线,淼淼忽而咬牙看向权耀,权少,你只要一句,你不在乎安盛夏的生死,以后,我再也不会找你和宫姐的麻烦,人,我会自己找!

    嗯,我早就不在乎安盛夏的生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