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23章 我可以告诉你此刻的下落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淼淼看向薄夜寒,不禁失笑,是么,权少的演技就连你都骗过了。

    也就难怪安盛夏会再次选择权耀。

    当一个男人想要哄骗一个女人的时候恐怕是很简单的。

    毕竟权耀这样的男人,想要对一个女人好,任何女人都不会拒绝,都会沉溺在那虚假的温柔当众。

    何况是安盛夏,原本两年前的离开,也是因为无奈。

    我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想的,如果权少能做到这样,不是心太狠,就是还对她有迷恋。薄夜寒按住眉心,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哪怕他的演技再好。

    恐怕只有权少自己心里最清楚吧,不过我看他,并不在乎安盛夏的死活。这是最让淼淼心寒的地方。

    有的时候,不是出来的,才是真的,也许埋在心底里的东西,才最真实,所以,永远都不要听一个男人嘴上跟你什么。轻拍着淼淼的脑袋,薄夜寒轻笑,不过我就不一样了,我对你不会瞒得那么深。

    其实这几天,淼淼不是没有感受到薄夜寒的变化。

    只是她心烦意乱的情况之下,无心去思考这些。

    我暂时不会考虑你。淼淼忍不住还是了出来,如果你遇到合适的,就去找。

    我知道。在付出的时候,人都是自愿的,就好比此刻的薄夜寒,在认定一个人的时候,想要付出,是不会要求回报的。

    但是,我还不起你。特别是薄夜寒和权耀已经正面开撕,淼淼先前还以为,薄夜寒就是了玩的。

    我和他之间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薄夜寒不客气的撂下狠话。

    为什么?

    因为安盛夏。薄夜寒勾起嘴角,我就算保护安盛夏,也是为了你……淼淼,你能明白么?

    眼神闪烁了下,淼淼当即垂下眼角,不再出声。

    我不会逼着你做出选择,因为我和权少不一样,他对安盛夏的每一步套路,都是有安排的,但是我没有,我无所谓你是否接受,是否选择我,因为我会在原地一直等着你。知道现在是淼淼内心最薄弱的时候,薄夜寒不会再此刻放弃。

    谢谢你。给薄夜寒发好人卡的时候,淼淼自己也是一愣。

    我想要的,当然不是这句谢谢,希望你能明白。撂下这话,薄夜寒当即转身离开。

    你去什么地方?眼看薄夜寒离开的背影,淼淼心底,涌现一阵古怪。

    帮你找到安盛夏!

    来也奇怪,安盛夏这么大一个人,瞬间就消失了。

    仿佛人家蒸发了一样。

    没想到,你就这么沉得住气。皇宫包间内,司夜爵侧头,玩味的看向权耀,我是听了,安盛夏已经失踪过了一个星期,不过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关心,怎么了,你是真的喜欢上宫姐?

    她对我还算不错,如果你想要一个人,永远不离开你,就必须要找一个,更爱你的人。权耀按住眉心,我的未婚妻,就是。

    所以,你对她暂时还没有到喜欢的程度吧,不过以后的事情也难吧,毕竟有句话叫做,日久生命,时间久了,都会成为对方的习惯,然后再也忘不掉。司夜爵端起酒杯,却又摇头,但是我和沈姜却不是这样,我觉得还是要分人的吧。

    你这么晚找我做什么。权耀淡漠的口吻,不悦的提醒道,我最近有点忙,没事不要找我。

    就是想知道你现在是什么状态,实话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你的前妻都失踪了,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权少,你就这么薄情么?司夜爵好笑的质问。

    当然知道,司夜爵是来看笑话的,权耀沉下眼眸,司少,如果你这么无聊的话,我先走一步。

    慢着。眼看权耀转身离开的背影,司夜爵几步上前,猛然按住权耀的手腕,你知道么,安盛夏离开的时候,是一路往南走的,那边有海域,沈姜去警局调查过了,暂时没人报案,也没有任何打捞上来的尸体,但是你要知道,也许,她的尸体已经流向了海域的中间,因为都这么久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分明是质疑的口吻,权耀却是淡漠的态度,丝毫都不关心。

    看来,你是真的不在乎安盛夏了。瞬间把手松开,司夜爵摇头道,真的很没意思,我原本还想看你紧张一下呢,但是可惜了,你一点都不紧张,算了,她的死活,我也不管了。

    原本就不是你能插手的事情。权耀踢开司夜爵的长腿,再放下酒杯,优雅的离开包间。

    权少,你真的不在乎安盛夏了,实话,我倒是挺高兴的,因为这个女人毕竟曾经背叛过你,一开始的时候,我还真的担心,她会再作妖,让你失去一切呢。司夜爵这倒是实话。

    你觉得我能在同一个女人的身上跌倒两次?当然是不存在的,现在跌倒的人,可不是他,而是安盛夏。

    我希望你不要再继续恨这个女人,因为有恨,就有感情。当然不希望权耀始终都记得安盛夏这个女人,司夜爵缓缓的道,我希望,你能将心思放在宫姐的身上,她能帮你,得到更多的市场。

    我想做生意,还不需要女人来扶持,司夜爵,你看错我了。只不过,宫佳人的确是一个完美的阶梯,这点,权耀从来不否认。

    你同意订婚的一开始,不就是因为你的生意么?对于男人来,无非是女人和权势这两点,最吸引人,司夜爵看的很明白,旋即看向权耀,每一个字都透露了野性,权少,其实我们都是同一种人。

    你这话的意思是……轻笑了下,权耀很快领悟到,你希望我帮你离婚,但是又不想净身出户。

    聪明。司夜爵当即点头,却又幽幽的开口,不过作为回礼,我可以告诉你安盛夏此刻的下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