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21章 你的意思是……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曾经夫妻一场,也好歹育有两个儿子,薄夜寒在赌,赌权耀不至于如此狠心。

    她现在已经跟我没关系。修长的指尖,轻点在桌面上,权耀再度轻笑,薄少,你找错人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貌似安盛夏的合约已经到了权氏,也就是,她目前为止还是你手上的艺人,哪怕是你的员工失踪了,你这个当老板的,也需要去报警吧?戳破了最后这层窗户纸,薄夜寒则是在暗示权耀,他必须出力,把安盛夏找到,否则要惹上麻烦。

    好,人我可以找,但是不保证结果。合上手中的文件,权耀这算是妥协。

    权少,我真是没想到,你能渣到这个地步,只因为她是你的员工,所以不得不去找人,你担心惹上官司是吧?失落的摇头,淼淼觉得安盛夏真是瞎了眼,才会愿意和权耀复合,这个男人,恐怕根本没有心。

    在那天的订婚上,我的未婚妻的很清楚了。因此,权耀没再解释任何。

    权少,我希望你不要后悔!淼淼决然的转过身,再拽着薄夜寒一同离开。

    谁知道,会和宫佳人在电梯偶遇!

    许姐,真是好巧啊,你是来找他的?宫佳人提着保温盒,温柔的道,我听,安姐失踪了,怎么样,现在把人找到了吗?我也是没想到,她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但是感情不能勉强,我希望她回头能想开一点,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把人找到。

    你这是假好心吧,你放心,权少也同意找人了,估计,很快就能把盛夏找到,至于你么,我希望你能永远霸占着这个位置,不要再下来了,毕竟,谁也不稀罕权太太的身份,特别是盛夏,我们盛夏啊……

    话到一半,淼淼倏然停顿,冷静了两秒之后,这才继续道,我们盛夏从前是脑子不好,这才吃回头草,但是以后绝对不会了,哦对了,我没想到宫姐年纪轻轻的,却就是喜欢当后妈,不过,白和大白都这么大,也懂事,估计不会接受你。

    孩子怎么会知道,大人是怎么想的,何况那两个孩子我也见过,挺懂事的。宫佳人笑盈盈的点头,无比得意。

    希望你能笑到最后,别让我失望。轻拍了下宫佳人的肩,算是警告,淼淼这才走进电梯。

    许姐,我知道你在为安姐鸣不平,但,感情是没有先来后到的,我和权少能走到一起,也是缘分。宫佳人认定了,安盛夏不过是一个出局的人。

    嗯,在人家的婚礼上,宣布订婚,你你不是故意的,但是有人信么?可不就是,故意想要打安盛夏的脸么,淼淼从来没觉得,这么恶心过一个人,权耀和宫佳人这两个祸害在一起,还真是恶心人啊!

    ……宫佳人欲言又止,却无法为自己辩解。

    好了,你什么都不要,我心里明白,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淼淼翻了个白眼,随后拽着薄夜寒进了电梯。

    刚才,许姐来过。提着保温盒,宫佳人走进办公室内,却只见权耀站在落地窗跟前,一改之前淡漠的态度,此刻,男人深深吸着手中的烟。

    嗯,她和薄少是来过。脸色没有任何波澜,权耀点头道,倒是你,怎么来了?

    是阿姨做了饭,让我亲自送来的,怕你不按时吃饭,对身体不好,毕竟你的胃……权耀的胃不好,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宫佳人关切的道,你快吃吧,我等下好拿回去。

    权耀闻言,便暂时掐灭了香烟,再折回座位上,低头去吃饭。

    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菜?宫佳人试探的问,都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宫佳人也算是上了心思。

    权耀只顾点头。

    好,我记住了,下次我亲自做了,给你送来。宫佳人一脸幸福的笑意,她虽然暂时不会做饭,却想学了之后,亲自做给他品尝,这是任何一个女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吧。

    权耀先是一愣,随后,却也没再话。

    听,安姐一直都没有消息,哪怕薄少的人在找,却还是没能找到,真是奇怪啊。宫佳人抿着嘴角,一脸诧异。

    不知道。权耀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我也在派人出去找,毕竟,是我旗下的艺人。

    嗯,你派人去找,也是应该的,毕竟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咪。宫佳人没有表现任何不悦或者吃醋的迹象。

    权耀这才抬眸,轻轻瞥了宫佳人一眼,你是不是想什么?

    没有。脸色如常,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宫佳人淡然的摇头,权耀,是你想多了。

    罢,宫佳人只顾低头收拾饭盒,低调的转身离开。

    而权耀则是目送宫佳人离开的身影……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谁离不开谁。

    只有谁,更适合谁。

    只要一件事情变成习惯,即可。

    我听安盛夏失踪了。司夜爵端坐在床边上,侧头,古怪的看了沈姜一眼,试探的质问,怎么所有人都在找人,你就这么淡定,难道,你们是塑料姐妹?

    听薄少和权少,都派了人,但还是没线索。沈姜最近也休息不好,却也意外,司夜爵为什么对安生喜爱的事这么上心?

    忍了良久,沈姜终于开口,我一直都在等消息,倒是你,怎么会关心这件事?

    我总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到底她在什么地方,才能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她的下落……司夜爵按住眉心,陡然道,我之前听,安盛夏一路往南走的,那边,好像有一片海域吧,我还听,安盛夏根本不会水性,如果她真的失足……

    司夜爵每一个字,都踩在沈姜的心尖上。

    你的意思是……沈姜欲言又止。

    我只是觉得,很有可能,安盛夏已经落水,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