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20章 你想看她死么?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你要拿你的身家,和权少斗?淼淼不可置信的问。

    嗯,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薄夜寒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你肯定是在逗我。别过脸,淼淼故意不去看薄夜寒此刻的脸色。

    也就没看到,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

    他也没错什么吧?

    气氛,僵硬起来。

    到了后半夜,淼淼压根睡不着。

    吃点夜宵吧。天知道,薄夜寒这类大少爷,会为了一个女人做饭,虽然卖相不好看,但吃起来,味道还算勉强。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淼淼诧异的问,倏然之间发觉,她并不了解这个男人。

    哪怕朝夕相处,却没想到,他有这么多生活技能。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薄夜寒站在落地窗跟前,微侧过头,我觉得给心爱的女人做饭,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所以就开始学,起先看电脑上的视频,后来,找了厨师回家教,后来就开始,喜欢做饭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学了?搜刮整个脑海,也不记得薄夜寒什么时候学过做饭,淼淼尴尬不已。

    是你没关注我。深不见底的眼眸,倏然之间涌现一股暗淡,却又划过一丝丝精光,薄夜寒转过身,看紧了淼淼,你觉得味道如何?

    还可以。淼淼连续吃了两碗,足以证明薄夜寒的手艺。

    我想,你今天晚上肯定睡不着。所以,薄夜寒也没有勉强淼淼。

    只要想到,盛夏现在不知所踪,我心里就害怕。淼淼垂下眼角,我觉得她真的太苦了,当众被退婚,还是同一个人,我估计她,再也不想看到权少。

    如果不想看到一个人,明还没有完全放下,我倒是觉得,安盛夏会放下的,她不是暗中软弱的女人,怎么呢,她外面看上去柔弱,其实内心很坚强,兴许,不输给男人的那种坚强。薄夜寒看人很准。

    如果安盛夏只是一个软脚虾,在两年前,就不会将手中的股份全部转给权赫。

    一般女人,当真干不出这种事。

    哪怕在会议桌上签字,也需要莫大的魄力。

    但安盛夏偏就是做到了。

    次日,清晨。

    凉爽的风,透过窗户漫进卧室内,淼淼不知不觉的醒来。

    刚睁开眼,淼淼便猛地从床上坐立起来,紧跟着下地,急切的往楼下跑去。

    怎么样,盛夏有消息没?

    回应淼淼的,却是沉默。

    薄夜寒揉着眉心,还是没有消息……

    怎么可能呢!安盛夏有没有三头六臂,居然就连薄夜寒的人都找不到!淼淼当然不信。

    却又不得不信!

    她到底,能去什么地方……失魂落魄的自问自答,淼淼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眸,很快失去焦距。

    你也不要太担心,我还是那句话,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我想,你也不希望安盛夏出任何意外吧?薄夜寒耐心的劝道。

    我想去找权少。当然不是为了兴师问罪,而是希望,权耀能帮着一起找人,毕竟,安盛夏失踪,也是因为他!

    淼淼立马往门外冲,薄夜寒,你不要拦着我!

    嗯,我不会拦着你,走吧,一起去,我也想知道,权少最近到底在忙什么。抓起车钥匙,薄夜寒也跟着往门外走。

    你居然不拦着我?淼淼惊讶的问。

    我为什么要拦着你?

    淼淼闻言,只是垂下眼角,我以为,你会觉得我冲动。

    当然不是了,这次安盛夏失踪,原本权少就有责任,不管怎么,他们之间有两个儿子,孩子的妈咪失踪,权少就必须派人出去找。薄夜寒挑眉道,如果权少不知道安盛夏失踪的消息,那就算了,如果他知道,却还是无动于衷,那么,他还真不算个男人!

    权氏。

    权总,薄少他……

    等不及秘书把话完,薄夜寒已经嚣张至极的把门推开!

    颀长的身影,瞬间出现在男人眼底!

    连带着淼淼,也怒气蒸腾的看向权耀!

    沉默不语,权耀始终端坐在真皮老板椅上,懒得掀开眼角去看来人一眼!

    权少,你知道盛夏失踪的消息吗?淼淼忍不住质问。

    来这座什么?换言之,如果安盛夏弄丢了,来找他做什么???权耀冷漠的态度,惹得淼淼一阵咬牙切齿。

    就算,你现在和宫姐订婚,和盛夏已经没了关系,但是,她好歹也是孩子的妈咪,如果她失踪了,或者遭遇任何不测,你怎么和孩子们交代?淼淼只能拿白和大白当理由。

    果然啊,当一个男人心狠起来,根本不会去管那个女人的死活。

    哪怕安盛夏失踪一天一夜,权耀却还是淡定的模样。

    继续像个吸血鬼一样,在挣他的钱!

    薄少不是已经派人出去找了?怎么,没找到啊?淡漠的口吻,从男人薄唇之中压出,不出的压抑感。

    权少,你怕不是冷血吧?淼淼几步走到办公桌跟前,一伸手,便抓紧权耀的领带,你知道么,光脚不怕穿鞋的,要是安盛夏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对宫姐下手,我好歹身手也算不错,你可千万不要逼我!

    就算搞不定权耀,区区一个宫佳人,根本不是淼淼的对手。

    我最讨厌被女人威胁。反手握住淼淼的手腕,权耀依旧是淡漠的态度,许姐,我劝你放手,否则,你能不能走出这个办公室,都是个问题。

    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让她安全的来,安全的走。谁知道薄夜寒当即举起手枪,那黑漆漆的枪口犹如吃人的黑洞,笔直对准了权耀的太阳穴。

    薄少,你有种就开枪。玩世不恭的态度,权耀懒懒扬起英俊的五官,不断刺激着薄夜寒。

    我派人出去找安盛夏,但是一直都没有下落,再这么下去……

    薄夜寒倏然看紧权耀,谁都不能保证她的安全,也许,她现在遭遇了什么不测,但是没人知道,权少,哪怕没有感情了,你希望眼睁睁的看着安盛夏去死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