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18章 真的好贱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一个轻易就会破碎的梦……

    垂下眼角,安盛夏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她的手,并不是只差一个戒指这么简单。

    而是,缺了一个愿意牵着她,一起走完余生的男人。

    可笑的是,就在刚才,这个男人还握着她的手。

    太可笑了。

    真是可笑啊!

    这一瞬间,安盛夏的内心,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台下众人,有看好戏的,也有同情安盛夏的。

    但更多的,则是八卦这场婚礼的。

    这是几个意思,这不是婚礼吗,怎么变成订婚了?

    也许权少刚开始被逼着结婚吧,后来么,终于想通了,决定和宫姐在一起。

    也是啊,人家宫姐这么年轻,之前也没有嫁过人……

    我听这个安姐在国外的时候,很不安分,回国也是带了男人的……

    也许权少介意的就是这点吧,毕竟,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捡一只破鞋呢?

    众人议论纷纷。

    你们在胡八道什么,我们盛夏什么时候随便了,你们不知道真相就不要乱讲!秦圣恨不得砍死这些八卦的人群!

    干嘛啊,我们的,也都是实话好不好,做女人就应该注意自己的名节,不要随便和男人搞在一起,否则,权少怎么可能会不要她?

    就是啊,还有两个孩子呢,都这么不知道分寸,当年走就走了,现在还能怪谁?

    我也觉得她是活该!

    活该……

    这两个字,倒真是应景啊!

    安盛夏沉沉的点头,她可不就是活该吗?

    盛夏……哭成了一个泪人,淼淼原本半蹲在地上,此刻站起身的时候,头脑也是一阵昏眩。

    我们回家吧,盛夏……上前,一把抓住安盛夏的手腕,淼淼摇头道,我们都不要男人了,好不好?他反正也不要你了。

    ……沉默着,只是无声的哭着,安盛夏唯独看到男人冷漠的五官,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

    安姐,你还要坚持的话,也只是让你自己难堪,因为接下来,我们要举办订婚典礼了,你留下来,恐怕会不合适吧,毕竟你现在,还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婚纱,我也会介意的啊。宫佳人的视线,猛然定格在安盛夏的婚纱上。

    不过是一件破婚纱,放心吧,我们会脱下来还你们!淼淼深红了眼眶,怒视向宫佳人。

    果然,还是勉强不得。台下,沈姜也是一阵恍惚。

    怎么,沈姜你是终于想开了,愿意和我离婚?眉头得意的舒展开来,司夜爵趁热打铁的问。

    他巴不得早点离婚,脱离苦海。

    嗯,我刚才有这个心思,但看到你这么开心的样子,我突然之间就不想离婚,其实,相互纠缠也挺好的,好过只有我难过。也许这个想法,很是变态,可沈姜就是抑制不住。

    你这个女人,就是神经病!司夜爵恐怕是被沈姜吓到!

    盛夏,我们走吧。台上,无论淼淼怎么劝,安盛夏却始终站着不动。

    并不是,不想走,而是身体仿佛灌了铅。

    何况,安盛夏心底不甘心!

    安姐,你要是现在不肯走,恐怕我就只能找来保安,帮你一程!宫佳人此刻很急,就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不需要你们赶,我们知道走!居然还想着,用保全赶走是吧?

    淼淼对权耀彻底失望,恐怕安盛夏也是一样的想法!

    硬着头皮,淼淼对安盛夏耐心的劝道,盛夏,我们快走吧,留下来,实在也是不好看!

    四周都是热闹的人群,现在留下的,就是单纯八卦看戏的了,淼淼一边瞪着那些好事的人,一边摇晃着安盛夏的手臂,盛夏,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有的时候,你的难受,那个男人根本看不到!他根本就不在乎你了……

    停顿数秒,淼淼继续道,如果他还有一点在乎你的感受,就不会找来女人让你伤心难过,你要知道,今天有多少媒体和记者在,他是想让你,身败名裂啊!

    当一个男人的心狠起来,还真是绝情。

    轻易就能让一个女人,伤透心霏。

    盛夏,你看着我啊,你一句话啊,你哪怕一个字也行,你到底怎么了啊?

    眼看安盛夏只是压抑的哭着,却什么都不,估计是伤透了心吧,淼淼一把抱住安盛夏,安慰道,没关系的,以后,你还有我,还有秦圣,你还有两个机灵的儿子,但是我呢,我什么都没有,你和我比较一下,是不是心里就舒服多了?

    安盛夏的眼泪,越掉越多。

    她当然希望淼淼能够幸福。

    所以听见淼淼这么,她心更疼了。

    不要为了安慰她,就诅咒自己啊!

    安盛夏不断的摇头!

    盛夏你听我的,我们现在就走。淼淼却浑然不知,安盛夏全身僵硬,根本走不动。

    场面真是有点难看,许姐,我和他也不是故意的……此时此刻,宫佳人不禁按住眉心。

    真希望,安盛夏能早点消失,再也不要出现,最好是经过这次婚礼之后,就去国外,去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

    你们这么欺负人,会遭到报应的!淼淼恶狠狠的咬牙。

    男人这才陡然看向淼淼,却始终不肯去看安盛夏一眼!

    权少,你看看现在的盛夏,你心里过意的去,你伤害一个女人,你真不算个男人!淼淼讽刺至极,权少,也许你会后悔的,但到那个时候,已经什么都晚了,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傻女人,掏心掏肺的去爱你!

    对不起……也不等权耀开口,宫佳人垂下眼角,等不及的抢先道,许姐,安姐,毕竟感情是骗不得人的,何况,这婚礼也太突然,临时取消,我想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吧,安姐……刚才在化妆室,你就真的没有半点预兆吗?

    预兆是吗?

    安盛夏不敢继续去深想……

    只要想到,刚才在化妆室发生的那些……

    那饱满热泪的眸,划过更多的湿润。

    安盛夏陡然觉得,自己好贱……

    真的好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