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14章 他的奇怪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嗯,我是你的……咧开嘴笑,安盛夏再伸手摩挲着男人整齐的短发,那双原本就锃亮的眼眸,仿佛是天边的星辰那般闪耀。

    当你喜欢一个人,眼睛是藏不住的。

    只要看到那个人,就会自发性的发光。

    安盛夏,现在没人了。男人英俊的五官,一个劲凑在安盛夏的颈项,迎面而来是淡淡的香气,让人舒心。

    分明用一个牌子的沐浴露,可唯独她身上,散发着不一样的特殊味道,还伴随了荷尔蒙的气息。

    给我……也只是眨眼的瞬间,原先优雅绅士的男人,便化身为恶狼,手往安盛夏的腰间收紧,再重重的揉着。

    放手啊,外面还有人呢!虽然化妆室没人,但万一有人冲进来嗯?

    安盛夏急切的左顾右盼,权耀,你快放开我!

    没有我的吩咐,谁敢冲进来?你想太多了。轻笑着,权曜故意往她的耳边呵气。

    你别闹!当即腿软到不行,安盛夏只觉得,自己的每一根骨头都酥酥麻麻的,失去支撑。

    我哪里闹了?男人一脸无辜,声线更是暧昧,我只是看到你,就想吃了你。

    唔……嘴角让恶狠狠的封住,安盛夏那张精致的脸,不断涨红,像饱满多汁的樱桃,让人想去采撷。

    男人倒真如此做了,将这个诱惑的女人抱着,坐在自己结实的腿上,继续深吻……

    身体变得湿漉漉的,宛若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一样。

    安盛夏对着男人的肩又是打又是怨,我等下怎么出去见人?

    嗯,是我不好。餐足的男人,总是很好话,权耀撩开女人耳边的发丝,随便打扮一下就好了,反正你什么样子,我都见过。

    可是我想美美的!婚礼,可是女人最重要的时刻,安盛夏不断抱怨,臭男人,你给我出去!

    你的口红,看样子都让我吃了……罢,男人修长的手指,便捡起一只口红,轻易的打开,温柔的往女人柔软的嘴角涂抹上去。

    你到底会不会?嘴角微启,安盛夏不安的蹙眉道,你不要把我搞成如花好不好,权耀,我今天真是恨死你了!

    没事,已经够美了,怎么打扮都行。当那一抹红,落至女人的嘴角,权耀当即有了反应。

    是吗?回过头,安盛夏仔仔细细去照镜子,却没想到,整个身体让人翻转,裙摆再次让人撩起……

    你,做什么啊?脸被压在干净的镜面处,安盛夏刚要挣扎,却已经晚了,秀眉慌张的蹙着。

    就是想要你,怎么都要不够……上面是禁欲的漆黑色西装,男人一脸绅士优雅,只是眼底透露了一些复杂,手指再按住女人精致的脸蛋,不断用力,似乎要将这具身体,狠狠揉进自己的骨血中。

    不知道过去多久。

    安盛夏就像个残破的木偶娃娃,狼狈的躺在沙发上,气喘吁吁,就连呼吸都觉得奢侈。

    男人却神清气爽的模样,站姿笔直,自顾自的低头,绅士的系上了西装纽扣。

    伸手,把窗户推开,让那干爽的空气透进来,很快驱散了刚才的气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权耀,我恨死你了!明显腿软了,安盛夏无法想象,等下要如何走过场。

    把脾气收点吧,刚才,你不是也享受到了?何况出力的,一直都是他。

    我什么时候……

    还不是你叫的最大声?

    安盛夏闻言,恨不得砍死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还不是你,太用力了,弄得我太疼!

    嗯,下次我会轻点……男人轻笑着,重新折回安声息身侧,再伸手摩挲着女人柔软的发丝,我让化妆师进来,嗯?

    嗯。垂下脸,安盛夏颇有些为难,只要有人进来就会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

    我去门外等你。再轻拍着女人的脸蛋,权耀这才优雅的走了出去。

    真是没脸了。把脸捂住,安盛夏别提有多后悔了,如果她拒绝的再强硬一点,也不至于在化妆室……

    安姐,咳咳。当化妆师们走进来,皆尴尬的咳嗽。

    幸好婚纱没乱!服装师一个劲暧昧的笑道。

    我好不容易举办一次婚礼……安声息简直要哭。

    放心吧,一切交给我们……在工作人员的劝之下,安盛夏这才安心。

    内心,却早已将权耀咒骂千万次!

    你刚才去哪了?帮着应酬宾客,薄夜寒按住眉心,这么久了,才过来?

    嗯。权耀拉扯了下领带,所有人,都到齐了?

    凡是有人有脸的人,今天都到了。薄夜寒沉沉点头,哦对,就连安家的人,也都到场。

    权耀逡巡的视线往外扫去,却只见安以俊和安如沫,也都盛装出席。

    他们怎么也来?权耀却是不悦。

    到底,他们好歹是安盛夏的娘家人。薄夜寒摊开掌心,人家来了,好意思赶出去?

    随便。冷漠的撂下这两个字,权耀那深邃的眼底,毫无波澜。

    权少,真是多谢你把我家盛夏这尊大佛给收了!秦圣叽叽喳喳的跑过来,拦下权耀接下来的去路。

    我还要应酬宾客,你随意。绅士的点头,权耀当即和秦圣擦肩而过。

    他这是忙什么。秦圣诧异的回过头,却只见权耀冷漠的背影。

    估计是看到了安以俊,心情不好。薄夜寒摸着下巴,琢磨着。

    是么?不知为何,秦圣总感觉,有种淡淡的不安。

    思来想去,秦圣当即去了新娘化妆师。

    妆容和服装都搞定了,安盛夏紧张不安的坐着。

    当镜面上,出现秦圣的脸,安盛夏惊喜的道,秦宝宝,你看我今天美吗?

    美到不行。秦圣摸着下巴,我估计权少看到你,能走不动路。

    他刚才来过了。安盛夏不悦的嘟着嘴,至于细节,倒是不好意思。

    安盛夏,你不觉得,权少今天有点奇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