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08章 别推开我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薄少,你是不是觉得跟我这番话挺酷的?

    水汪汪的眼眸闪过狡黠,淼淼吐槽道,如果我还是十八岁,肯定要被你感动,只可惜啊,我现在是个聪明的女人,早就冥顽不灵,不是你随便几句话就能感动得要死要活的。

    其实,淼淼的建议也没错。

    薄夜寒想要的是,爱情。

    那么,他更适合去找学生妹。

    一个比一个清纯,乖巧,肯定有一款适合他。

    至于她么,现在不过是一根老油条。

    她根本不信爱情。

    淼淼,你知道么,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薄夜寒话音刚落,淼淼便按住眉心,薄少,我记得你是巨蟹座吧?

    怎么,你信这个东西?薄夜寒没有在意。

    听巨蟹座基本都是渣男,没几个好东西。淼淼嫌弃的道,而且你们巨蟹座,喜欢若即若离,内心敏感,还喜欢让人哄着,喜欢跟女人暧昧,所以你知道吧,我最讨厌的就是巨蟹座的男人。

    书上不也了,巨蟹座的男人一旦结婚了肯定顾家。当然要为自己辩白几句,薄夜寒到顾家这两个字,眼神却闪烁了下。

    嗯,从前我们结婚那会,也不见得你顾家啊,整天往外跑。淼淼沉沉的叹气,有的时候,并不是因为一个缺点,或者是一点伤,就去拒绝,而是因为累积的伤痛,让她再也无法回头。

    许淼淼,我可以跟你道歉。

    这可是薄夜寒,第一次跟人道歉。

    怪新鲜的啊!

    淼淼双手抱臂,你错在什么地方?

    ……男人压根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只是为了讨好淼淼,这才道歉。

    淼淼顿时笑了,是吧,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了,只是为了哄我开心,这才道歉,所以,你们男人虚伪!特别是巨蟹座的男人,最虚伪,最人渣!

    星座都是骗女人的。薄夜寒咬牙道,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其后,男人一副我生气的态度。

    淼淼却懒得管他。

    女人,你没看出来我生气?薄夜寒闭了闭眼,捏紧了拳头。

    你生气了,我就要哄着吗?淼淼无语的道,一个女人,是不会浪费时间,去哄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男人!

    你可以试着哄我一下,装作喜欢我。当一个男人别扭起来,也真是没谁!

    哪有求着让女人哄的?

    脸上笑嘻嘻,内心mmp,淼淼差点爆粗口,觉得薄夜寒就是个……傻叉!

    婚礼,一天一天逼近了。

    想不到最后,你选择的还是安盛夏啊。皇宫包间内,司夜爵端起高脚杯,先看了权耀一眼,这才看向安盛夏,嫂子,我先敬你一杯。

    她不喝酒。罢,权耀接过女人手中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这还没结婚呢,就管着人家喝酒?司夜爵眼神闪烁,随后轻笑,权少,你怎么变得,比从前还要会疼人了。

    当然。权耀跨开长腿,让安盛夏侧身坐着,我的女人,我不疼,难道让给别人来疼?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疼老婆的。安盛夏摘下一颗葡萄,眼巴巴的递进权耀嘴里,字里行间却都在讽刺司夜爵。

    安盛夏,你有话就直接。又不傻,司夜爵当然听得出来。

    据你和沈姜在闹离婚啊?轻拍着手,安盛夏好笑的道,其实,你这件事,也好解决,只不过司少,你真想离婚?

    怎么,你能给我什么好建议?司夜爵意外的扬眉。

    只要你愿意,净身出户。安盛夏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你不是,非要出去追求你的白花吗,那么,你就要放弃你现在的一切啊,用你净身出户的决心,去换那一纸离婚书,没有哪个女人接受的了这样的打击,我想到时候,沈姜肯定会跟你离婚。

    你想让我变得一无所有?司夜爵在心里,早就将安盛夏咒骂了好几千次。

    是你想要自由啊。安盛夏万般无奈,这个世界,可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啊,当初结婚,也不见你这样反对,现在,你得到了沈家给你的好处,就想一脚把人踢开,这可绝对不行,人家沈姜跟着你两年,也损耗了两年的青春,而你,哪怕是精神出轨,也算是出轨,净身出户也是应该。

    我觉得没毛病。淼淼激动的鼓掌,司少,只要你愿意净身出户,也许,我还能相信爱情哈!

    就是啊,你不是为了那个女学生,一直都在跟沈姜闹么,我倒是想知道,你的感情值多少钱。安盛夏揉着眉心,好笑的道,司少,你的爱情该不会一文不值吧?

    身为男人,当然是事业第一,感情第二。可见,司夜爵绝对不会净身出户。

    司少,你丫的就是一大渣男,如果沈姜早点看出你的正面目,估计也不会稀罕嫁给你。什么好处都想得,却又不肯付出,司夜爵也是人间极品,安盛夏这次就连嫌弃的眼神,都懒得给。

    权少,你也是时候,管一下你的女人了。就安盛夏和淼淼,几乎爬到男人的头顶上,司夜爵也是意外,权耀和薄夜寒都是怎么忍的?

    司少,她的话有几分道理。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权耀轻声道,你想要一样东西,就注定要失去另一样东西,别什么都想要,胃口太大,心吃不下,你现在没实力和家里抗衡,爱情和面包,你还是选择一个吧,拖得越久,人家沈姐凭什么跟你离婚?

    就是啊,女人的青春,也是钱啊!勾起权耀的脖子,安盛夏把脸,整个埋在男人的怀里,有种,从未有过的安心。

    你想睡觉?权耀低头,关切的问。

    不是。摇了摇头,安盛夏将嘴角上扬起来,我抱着你,很安心。

    我是真的愿意,嫁给你。

    所以权耀,这次,不要再推开我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