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407章 你的法定丈夫只能是我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老公?

    现在就改口,简直美死他。

    权少,你少占我家盛夏便宜!赶忙护在安盛夏跟前,淼淼冷哼道,等结婚那天,你多准备几个红包,到时候,新娘子才会改口!

    许姐,我和我女人聊天,你闪开一点。野性的眸子,定格在女人姣好的身段处,权耀微微眯起眼眸,隐约能看到女人白皙的皮肤,明显的沟壑,只觉得一股冲动,从身体深处往上翻涌。

    权少,你对我话,还是要客气一点的哦,毕竟,我是盛夏最好的闺蜜,你信不信我偷偷摸摸在她面前诋毁你?双手叉腰,淼淼神气活现的样子,惹得安盛夏轻笑。

    你现在让开,我回头送你一辆车都有可能。

    权耀话音刚落,淼淼当即拎包走人,跑的比兔子还快。

    淼淼,我们之间的友情……还抵不上权耀的空头支票么?安盛夏顿时傻了眼。

    安盛夏,这年头人活着,必须要现实,钱真的很重要!一路走,却没有回头看,淼淼扬起手臂肆意的摆手,潇洒离去!

    这件婚纱,你觉得好看吗?后知后觉的质问,安盛夏在原地旋转了一圈。

    很美……

    压低的声线夹杂男人炙热的呼吸,权耀舔了舔女人的下嘴角,安盛夏,叫我一声老公来听。

    迟早要改口的。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安盛夏别过脸,就是不肯!

    所以我想提前享受,这句老公。哪怕两年前,权耀也没这么毛手毛脚!

    安盛夏忍不住蹙眉,权耀,你不觉得这两年你变了吗?

    哪里?

    你变得越来越粘人。都一把年纪,还要学人家高中生谈恋爱,安盛夏无语,就拿通话来吧,必须要每天联系,即便他们已经住在一起,无话可!

    安盛夏,你要习惯我的粘人。从身后拥着女人,权耀那野性的眸,猛地看向光亮的镜面,两人相拥,堪比一副绝美的画卷。

    安盛夏也逡巡的看向镜面,先是一愣,随后,娇羞的笑了。

    妈妈,这次,我能幸福了,是不是?

    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

    私家车,就停在了婚纱店门口,薄夜寒依靠在车头上,一把抓住淼淼的手腕。

    淼淼,我过不要孩子,这不是开玩笑,所以,你不要总拿孩子,当做拒绝我的借口,哪怕你不爱我,我心里也能好受一点。男人此刻烦躁不安,言语却竭力的控制住了,不那么生硬,反而夹杂了几分缓和。

    那好,薄少,我一丁点都不喜欢你,现在你满意了?歪过脑袋,淼淼可笑的道,是不是你们这样的有钱人,就是喜欢被人拒绝,被人虐?真是奇怪,我都拒绝你两年了,你怎么还是跟着我?

    淼淼,我知道你心里有我。

    ……这个男人,凭毛如此自信?

    淼淼,你不要假装不喜欢我,看你演戏我都觉得累。

    你想多了,我不喜欢你,一点都不!淼淼着急解释。

    下一秒……

    薄夜寒似乎受到沉重的打击,沉默不语。

    就在淼淼以为,这男人能看开的时候,他却抬眸,深情款款的看向她。

    淼淼,我们在一起相处了两年,就算没有感情,也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习惯,所以……薄夜寒冷笑着摇头,淼淼,我会等你喜欢我。

    但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淼淼无奈的道,现在,我就实话吧,每次你上班了之后,那些人就会过来找我的麻烦,他们都觉得是我配不上你,也觉得我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有多痛苦?

    如果不喜欢住在公馆,我们可以搬出去。丝毫不加思考,薄夜寒紧跟着道,至于地点,你随便挑,只要你喜欢。

    你身为薄氏的继承人,不住在公馆,要住在什么地方啊?淼淼根本没把薄夜寒的话当真,算了吧,你现在这些骗女孩的手段,不必在我的身上试验。

    呵,男人,永远都是一个样子。

    得到了之后,不知道珍惜。

    失去了之后,这才知道用心。

    可再次得到,还不是重蹈覆辙?

    薄少,你为什么非我不可?淼淼想问出个究竟。

    我喜欢你。

    这年头,碰什么都不要碰感情,很伤人的。摇了摇头,淼淼继续道,薄少,我劝你找个没有过去的单纯的女人,好好在一起生活吧。

    我想要的只是你。薄夜寒越是着急摆明态度,淼淼却退得更远。

    当初,你不也是这样的态度,去对待宋九月的么,但结果是什么,你们不还是分开了?所以,男人的感情值几毛钱啊?

    淼淼可笑的道,薄少,也许你的身体里就没有专情这个因子,而我现在,也不相信感情,不适合和男人相处,所以,请你放过我吧。

    跟我回家。拽着女人笔直上车,薄夜寒端坐在驾驶座上,恶狠狠的咬牙切齿,他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何时被一个女人如此轻视过?

    想发作,却又隐忍住了,薄夜寒只好伸手去砸方向盘!

    ……你,你还有暴力倾向啊?差点忘记,薄夜寒之前正是许家的保镖,不知道有多暴力,淼淼不得已吞下口水。

    我不会动手打女人,尤其,是你。眼看淼淼不安的脸色,薄夜寒当即收拢脾气,再扬起手臂,试探的顺摸女人的发丝,你真是傻,我怎么可能动手打你?

    难,你在生气的时候,经常吼我。下意识的,淼淼翻起旧账,可她却并未意识到,自己的口吻有多娇嗔,似乎受到天大的委屈。

    薄夜寒当即侧头,定定的看向淼淼的侧脸,如果,你不愿意结婚,就这样安静的留在我身边吧。

    可是你不想结婚,我还想呢!这人渣,几个意思啊?找她当三?

    许淼淼,你要么不结婚,一直跟着我,要么结婚了,你的法定丈夫也只能是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