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98章 来抓住我的心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我想要的不是半路的陪伴,而是一辈子。

    落下此话,权耀先是注意安盛夏脸上的表情,这才莞尔。

    我对你,其实挺好的。安盛夏嘟着嘴,她哪里是不担心,不关心?

    也不过是,强迫自己变得大度。

    因此不敢在他工作的时候,去打扰。

    也不想在他忙碌的时候,分心。

    安盛夏,你应该适当的对我发脾气,让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权耀忽而提醒道,否则,也许我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惹你生气,我自己却不知道。

    你不觉得,你在跟我谈恋爱吗?哪怕是两年前,权耀也没有如此用心过,安盛夏惊得瞪大眼眸,都一把年纪了,你非要谈恋爱?

    是你一直都不肯举办婚礼,我想,也许你奢望的是恋爱的滋味。不管安盛夏想要的是什么,他都给得起!

    如果你想要的,只是这么简单的关心,我能给。男人的话音,无比自信。

    ……安盛夏虽然无语,却还是觉得,谈恋爱也不错啊!

    终于可以,先恋爱,再结婚了!

    司公馆。

    还有脸回家是吗?端坐在沙发座椅上,沈姜双手抱臂,仔细看,腿边上还放了一把手枪,司夜爵,在结婚之前我就过,我这个人有感情洁癖,你一分钟还是我的男人,就必须恪守自己的义务,哪怕精神出轨了,也是不行,吧,你现在要留哪一条腿。

    我工作很累了,回家了不想跟你吵架,如果你非要吵的话,不如亲自签字离婚。司夜爵按住眉心,懒得再废话半个字。

    呵,你觉得我能这么好心跟你离婚?且不要,他们两家在利益上牵扯不清,就拿沈姜自己来,也不会将司太太这个位置拱手让人。

    沈姜,如果你肯离婚,其实我也不会亏待你,反而会高看你,但是你始终不肯离婚,我反而就不会给你好脸色看,趁着你现在年轻,离开我还有其他的出路,不要在我的身上吊死,毕竟我也看不到你的难过。司夜爵这番话,绝情至极,每个字都在否认这场婚姻。

    可笑,当初结婚的时候,司夜爵不还是自愿的么?

    现在倒装无辜起来!

    结婚的时候,没人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沈姜眯起水眸,可笑的道,抱歉啊,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你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你当我是什么?

    来,回房间继续吵。免得让佣人看热闹,司夜爵瞬间按紧沈姜的肩,拽着她置入卧室,再一把将她甩向大床!

    神经病,你给我起来!柔软的发丝,随意披散在床单上,凌乱的魅,沈姜深呼吸着,只觉骨头快要错位了。

    沈姜,我虽然答应结婚,但是我也过,我随时会离开你,是你自己听不懂我的话!当男人脾气上来,恨不得扭断沈姜的脖子。

    咳……!鼻息所有的呼吸,都被抽干,可饶是沈姜如何剧烈反抗,男人始终不为所动,仿佛真的要掐死她!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司夜爵这才抽开手臂,沈姜,这么拖下去,我是无所谓,可你是女人,拖得越久,到时候你嫁不出去,可不要怪我。

    司夜爵,我还是那句话,你想离婚,然后找那个狐狸精,怕是没可能,我沈姜不是你一脚就能踢开的女人。沈姜言语之中,充斥着身为女人的骄傲和自信,到底是大家闺秀出身,话很有底气。

    然而司夜爵却无比厌恶这份底气。

    正是因为沈姜的出身,以及两家人的关系密切,他这才被迫娶她。

    沈姜,如果最后你为了我哭,也是你自找的。罢,司夜爵转身便要离开。

    你刚回家,就要走,是不是?讽刺的笑着,沈姜得意的点头,好吧,既然你出去找女人谈心,我就找男人上门,把你给绿了。

    沈姜,你还能再恶心人一点?满脸嫌弃,司夜爵懒得多看她一眼,不过,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反而就有理由离婚。

    你当爸妈会看中这些吗?他们要的不过是联姻,即便婚后我们各玩各的,他们也是无所谓,只不过你啊,被我绿了还不能离婚,恐怕会让人笑死。

    因着沈姜这番话,司夜爵原本前行的脚步终于停顿,再厌恶的退至洗手间,狠狠洗了把脸。

    即便司夜爵愿意待在家,沈姜却丝毫没有战胜的快意。

    谁能保证,他会一直吃她这套?

    司夜爵,你给我一个孩子吧。也许有了孩子之后,这个男人便会快速的成长,知道家意味着什么。

    沈姜站在洗手间门口,只要有了孩子,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家,何况,爸妈那边也会催的。

    沈姜,你放弃吧,我不会给你孩子,这辈子,都不可能!撂下狠话后,司夜爵甚至去了隔壁的客房!

    呵,这就是她想要的婚姻么?

    无奈的摇了摇头,沈姜不知道,她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权氏。

    只顾低头审核文件,男人优雅端坐着。

    听见一阵脚步声,权耀不悦的吩咐,出去。

    嗯?拧开门把,安盛夏傻乎乎愣在原地。

    正准备转身离开……

    是你?熟悉的香气,撩起权耀的注意,男人这才抬眸,轻轻瞥去。

    我亲自给你做了饭,吃吗?瞪大眼角,安盛夏好奇的问。

    嗯。嘴角微微上扬起来,权耀在接过餐盒的时候,却故意抓紧女人柔软的掌心,再也不肯放松!

    安盛夏,你为了我学会做饭,怎么,你要抓住我的胃,顺带抓住我的心,嗯?

    安盛夏闻言,先是羞涩的涨红脸色,这才释然的道,权总,你的心这么好抓吗?

    安盛夏,你还有机会可以试一试。??罢,男人再伸手稍微用力,便让安盛夏坐在他的大腿上,再俯身,薄唇恰好抵在女人敏感的耳根,安盛夏,吻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