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97章 一直不离开的走到最后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人的生命,就是这样脆弱,往往不堪一击。

    在权耀眼底,那个男人宛若永远都不会倒下,却还是被病魔折磨,轻易就倒下了。

    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感知男人僵硬的身体,安盛夏试探的问。

    嗯。权耀扬起下巴,我的义父,今天在手术台上,去世了。

    ……心底一愣,安盛夏惊得不出完整的话来,只是维持沉默。

    所以我最近,会变得特别忙,还要给他举办丧礼。权耀这话,安盛夏倒也能理解。

    宫佳人是他的女儿?安盛夏也是今天刚知道,从一定角度上来,宫佳人算是权耀的半个妹妹。

    我们从一起长大,她从没有妈妈,爸也不在身边。停顿数秒,权耀这才继续道,不过,我还是很羡慕她,最起码,她知道自己的爸妈是谁,而我,一直都是孤儿,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父母是谁。

    不要多想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也许月色过于朦胧,安盛夏一把将男人抱紧,其实,他如果还活着,还要一直接受治疗,也是一种折磨。

    可我宁可他还活着。权耀压抑的道!

    嗯,我知道,他是你的义父,是重新给你生命的人……

    轻拍着权耀的后背,仿佛在哄孩子睡觉那般,安盛夏缓和语气道,权耀,你是一个重情义的人,所以现在才会这么难受,你这样,我反而为你骄傲,真的,男人心痛了,也是可以哭的,你要是想哭,现在就哭吧,我是不会看你笑话的。

    我怎么会哭?权耀这话,仿佛在质问自己。

    谁知道呢,也许你想哭吧。安盛夏挑眉,权耀,你就哭出来吧,你不是,自己没有爸妈吗,那么,你的义父就是你的全部了。

    安盛夏,我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看上去这么好。猛地转过身,权耀低头,一把将女人拥住。

    趴在男人坚硬的怀内,安盛夏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也许你害过别人,但不是故意的,不过,只要你对我好,我也会对你好,人的感情,原本就要相互付出才行。

    安盛夏,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单纯?男人的质问中,似乎还夹杂了一丝丝无奈。

    我也不知道,也许人的本性,真的很难改变吧。安盛夏轻拍着男人的后背,嘴角却上扬起来。

    她很庆幸,在这种时候,是她陪在他身边。

    不会让他感到孤独和寂寞。

    三天后。

    权耀给义父风光的举行的丧礼。

    呜呜呜,爸……跪在地上,几乎站不起身,宫佳人全身都在颤抖。

    佳人,你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身体也会吃不消,赶紧起来吧。权耀伸手搀扶起女人。

    都是我不懂事,其实,这一切都怪我……宫佳人深呼吸,其实最近,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那个梦一直都让我不安,我想,也许是爸爸来梦里找我了。

    你在胡什么?只当宫佳人过于敏感,权耀试图劝道,你要是累了,现在就去房间休息一下。

    不是的,我的都是实话……宫佳人狡辩道,是我……

    好了佳人,我看你是精神过于紧张,去房间休息吧。也不顾宫佳人的反抗,权耀只是伸手拽着女人,一路去往休息室。

    权耀哥哥,你能不能不要走,我不想一个人待着……坐在床边上,宫佳人仰头,眼巴巴的看向权耀,几次扬起手臂,却没有勇气。

    你先休息吧,我要出去处理事情。后退一步后,男人蓦然的转过身,伸手拉住了门把。

    却不料,身后贴靠而来一具柔软的身躯,我真的不想一个人,哪怕你什么都不,先看着我睡觉。

    ……扒开女人的掌心,权耀无奈的转过身,便点头,嗯,你先睡吧,我等你睡着,就走。

    我会努力睡着的。这三天,宫佳人几乎没怎么休息,眼底早已乌青一片。

    好在有权耀守着,宫佳人这才安心入睡。

    可以,这是宫佳人这三天来,头次舒心的入睡。

    权公馆。

    原本不打算回家,却还是回来了,权耀刚走进卧室,便引来一阵女人的香水味。

    是陌生的气息。

    惹得原本就睡不安的安盛夏,猛然睁开双眸。

    你怎么回家了?眼看权耀坐在床边,安盛夏好奇的问。

    怎么,你不希望我回家?权耀没好气的问。

    是你自己,最近都不能回来。她都不生气,他气什么?

    给我靠一下。侧脸,枕在女人的肩膀上,权耀闭上眼,压抑的呼吸着。

    ……似乎能感受到男人的疲惫,安盛夏饶是再好奇那香水味,也将心底里的话,都吞没回去。

    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失笑了下,权耀好奇的问。

    你希望我问你什么?安盛夏当即挑眉。

    没什么。权耀自己都能闻见,身上的香水味,安盛夏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只是不担心这个话题而已。

    我身上的味道,是我扶宫佳人的时候,蹭到的。

    当男人主动解释,安盛夏内心不可抑制的跳跃了下,哦,既然你主动解释,那我就不问了。

    原本,你也没想多问,安盛夏,有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是太放心我,还是一点都不担心我变心,嗯?

    男人罢,一伸手按住了安盛夏的半边脸颊,安盛夏,如果可以的话,对我吃醋。

    我只是信任你。何况,他都这么累了,她怎么可能随便怀疑他?

    是么,听一个女人很在乎一个男人的话,会变得不理智,但是你,却好像很理智一样。权耀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安盛夏,如果让我发现,你对我没有在乎的感觉,我就会不要你。

    为什么?安盛夏意外的质问。

    因为,只有在乎你的那个女人,才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一直不离开,陪我走到最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