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94章 当你思念一个人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我就当你在夸我。冲权耀淡然一笑,安盛夏得意的歪过脸蛋。

    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份职业。

    至于是不是女主角,其实都无所谓。

    何况当配角,反而能锻炼演技,不断挑战自己。

    安盛夏,我们举办婚礼吧。这是权耀第二次提出,要和安盛夏举办婚礼。

    为、为什么啊?水眸闪烁了下,安盛夏不解的道,我刚离婚,甚至还有人不知道这件事,你让我现在就和你举办婚礼?

    嗯,我身为一个男人也需要安全感,何况,儿子也这么大了,我们没多少时间可以用来浪费。

    话间,权耀再伸手摩挲着安盛夏柔软的发丝,语调性感然而透了一丝慵懒,你听好,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你也不要觉得,是我在强迫你……

    停顿数秒,权耀这才继续道,安盛夏,你知道么,有些事我不出来,你永远都不会按照我的想法去做。

    你之前不也是,不肯离婚么?现在,你也是一样,不肯我和举办婚礼……权耀失笑道,安盛夏,是你不肯努力,我不得不推你一把。

    我需要时间。刚离婚,就举办婚礼,当她是什么?

    时间,我可以给你,但是我不希望等太久。权耀摇头道,刚开始,你跟我,你二婚的时候,你就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

    ……安盛夏一言不发,始终维持着沉默,却在心里头,默默记下男人这番话。

    他想举办婚礼,其实也就是走一个过场,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亦或者,这个男人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安全感。

    权少真的这么了?咖啡厅内,淼淼险些喷水,既然他想举办婚礼,多半是想和你组建家庭,我觉得这是好事,哪个女人不想得到一张红本本啊?

    我总觉得太快。心底不安着,安盛夏解释道,你也知道,我才刚离婚,如果他能在乎我的感受,就不会在这种时候提出来。

    所以,你暂时不想结婚?淼淼诧异的问,安盛夏,你不要告诉我,你就是个渣女,只谈恋爱不结婚?

    实话吧,我是有点恐婚的。安盛夏无奈的耸肩,我已经经历过两次婚姻,哪怕第二次,是假的,但我也是有案底的女人,我怕这次……

    其实,结婚也没什么好怕的,有时候,人要结婚,靠的不过就是一份冲动。淼淼耐心的劝道,如果你和权少一直拖着,等他身边出现了其他更年轻的女人,也许,权太太这个位置就不是你的了。

    来也是奇怪,大部分女人,都需要靠婚姻来维持自己的地位。

    可安盛夏却就是不肯!

    如果是我的东西,注定就是我的。所以安盛夏并不着急结婚。

    这么跟你吧,那些毒鸡汤,真的不能信。猛然抓住安盛夏的手腕,淼淼义正言辞的道,安盛夏,如果我是你,真巴不得和权少结婚,他这样的男人,不光有钱,长得还这么帅,你知道多少女人眼巴巴的想接近他?

    所以,你就不觉得这个男人太招女人了?安盛夏蹙眉,何况,这两年时间,我也没接触过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变了。

    时间肯定会改变一个人,但既然,两年后的今天,他还是愿意跟你求婚,那么我觉得……淼淼意味深长的点头,其实这两年,他应该都没忘记过你。

    倒也是,人之常情吧。

    哪个心高气傲的男人,会忘记曾经背叛过自己的女人?

    我觉得也是。一旁,楚歌终于发话,权少压根就没忘记过你,安盛夏,你真是挺好命的,你知道我追权三的时候,到底有多拼命?

    可现在呢,权少根本不用追,人家主动送上门,安盛夏却犹豫着不肯要!

    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真的越来越少了。淼淼叹息道,盛夏,你觉得,你还是把权少收了吧。

    嗯,我也觉得,你和权少挺搭的。楚歌连连点头。

    要不是临时约出门喝咖啡,安盛夏简直怀疑,淼淼和楚歌都拿了权耀的好处费。

    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在帮他话?他有那么好?

    毕竟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楚歌迫不及待的道,反正你离婚两次,也就无所谓,是不是还要离婚。

    ……既然天被聊死,安盛夏也就无语。

    我觉得也是,反正离婚两次了,接下来只要好好享受人生就好,反正你有孩子,有自己的后路,等孩子长大了,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妈咪。淼淼不知道有多羡慕,她这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

    对了,你去医院治了么?到底,淼淼和薄夜寒此刻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孩子,安盛夏热络的问,要是能治好,我觉得薄少对你也不错。

    估计是治不好。都这么多年过去,淼淼最清楚自己的身体。

    也许,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

    万一呢?同样是女人,楚歌当然也知道,孩子对一个女人来,意味着什么。

    不会有那个万一的。淼淼只要每次回想,当年流产的画面,浑身的每一根毛细孔都在发冷,收紧。

    特别的手机铃声忽而响起。

    安盛夏低头,意外的看向来电。

    是他……

    权耀!

    听你在喝咖啡,我在门外了。

    你怎么来了?安盛夏无比诧异。

    接你回家。权耀罢,已经推开精致的玻璃门,再漫不经心的走动两步,便瞧见那双水灵的眸子。

    安盛夏会心一笑,好奇的往他走去,你都已经下班了?

    不想工作,所以过来找你。往四周看了看,权耀却摸了下女人的发丝,安盛夏,你今天没有给我打电话。

    哦,我是不想打扰你工作。安盛夏一脸认真。

    男人却摇头,不是的,如果你真的很想一个人,你就会打电话给他,任何时候。

    因为思念一个人的时候,根本无法控制。

    权耀,你要求我主动给你打电话是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