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86章 你想要离婚是么?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任何一个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是一张白纸。

    哪怕有过去,最好不是刻骨铭心的爱。

    安盛夏愿意离婚,给足权耀面子。

    皇宫酒店。

    包间内,都是熟悉的面孔。

    安盛夏,听你离婚了?淼淼别提有多兴奋,安盛夏和权耀之间有孩子,复合才是唯一的出路吧。

    嗯,她是离婚了。罢,权耀伸手揽着安盛夏光滑细嫩的肩,她是自愿的。

    安盛夏无语凝噎,即便她自愿离婚,也多少有权耀逼迫的成分在。

    盛夏,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淼淼好奇的问,暧昧的视线往安盛夏和权耀的身上游走,已经心知肚明了,却还是想知道,安盛夏心底内最真实的想法。

    人家的事,你倒是积极。薄夜寒冷不丁的开口,当即打断了淼淼。

    盛夏是我的家人,而不是别人。淼淼不情愿的白了薄夜寒一眼。

    自从上次旅行回来,淼淼和薄夜寒两人的关系,越发冰封。

    已经闹到分房睡的地步。

    能容忍淼淼如此作的,除了薄夜寒还能有谁?

    淼淼,我们之间谈一下吧。从沙发上起身站直,薄夜寒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想和淼淼聊一下。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的,何况在国外的时候,我已经把话得很清楚了。既然下定决心,就不会轻易更改自己的想法,淼淼无奈的摇头,你也不要觉得,现在人多,我就只能被你道德绑架。

    有什么话,我们还是当面吧,其实我很不喜欢冷战,我会很不舒服。当薄夜寒话音落定,淼淼则是无奈的摊开掌心,你当我喜欢跟你吵架,是不是?

    淼淼,你别这样。饶是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遇到心爱的女人,也会变得温柔起来,甚至就连一句难听的话都舍不得。

    你觉得我怎么样了?淼淼简直无语,是你非要跟我吵架的,我一直都不想跟你话,大家和和气气的难道不好吗?

    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直接出来就行,不要跟我冷战。眼看淼淼决然的脸色,薄夜寒根本受不得被人晾着。

    不,你可是薄家大少爷,谁敢你不好?凭良心讲,薄夜寒对自己也还不错,淼淼心中有杆秤,可两个人在一起,也需要考虑一些现实的问题,比如,家庭,比如,她不是一个健全的女人,无法给他怀上孩子。

    你这种口气话很明显就是心里头不高兴。微微叹气,薄夜寒忍住了抽烟的冲动,挨坐在淼淼身侧,我不是了么,只要是我看上的女人,就足够成为我的妻子,跟别人都没关系,哪怕没有孩子,我也不是很在乎。

    一个人年轻的时候,脑子不清楚,当然会这么了,但是等你年纪大想要孩子的时候,就什么都是我的错,实话,我真的很怕背这个锅,所以我已经考虑清楚了,你还是找一个,可以为你生孩子的女人吧。她和薄夜寒之间,始终有孩子的问题,也是两个家族之间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哪怕在一起,真的结婚了,也会因此而分开。

    闭了闭眼,淼淼展开手臂,冷漠的道,而我,无所谓了,不结婚也行,我可以去福利院抚养一个孩子。

    淼淼,我知道你的都是气话,何况把你变成这样的人是我。薄夜寒如论如何,都不会放下淼淼。

    别闹了,我也不是非要道德绑架,曾经我和你在一起,是我自愿的,所以不存在什么亏欠。淼淼伸手一拍自己的心口,薄夜寒,你还是去找一个更合适你的女孩吧。

    薄夜寒闻言,显得很没面子。

    这里谁的人脉最广?要不给薄少介绍个对象吧。淼淼这是动真格的!

    薄夜寒气愤之下,索性拽着淼淼的肩,直往门外拖去。

    淼淼!安盛夏紧张的起身站直。

    手腕却是让男人一把按住了。

    放心吧,薄少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倒是你,也该劝一下许姐,稍微作一下就足够了,可别怕人作死。按住眉心,权耀继续道,你没看出来,薄少对许姐有多用心么,可一个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等薄少被惹急,也许,许姐想回头都没可能。

    如果感情轻易就能放弃,就不是感情了,所以我觉得你们男人的心,真的挺大,轻易就能放弃。安盛夏不悦的蹙眉。

    我和薄少不一样,哪怕过了两年,还是让你回到我的身边。罢,权耀再伸手顶了下安盛夏的鼻染。

    有种被呵护的感觉,安盛夏便仰起头,水灵灵的眼角蓄满这个男人的盛世美颜,这一切,宛若梦境。

    狗粮吃的太多,我要出去透透气。手中夹了根香烟,司夜爵淡漠的转身走人。

    他和沈姜是不是离婚了?目送司夜爵离开,安盛夏忽而问。

    还不至于吧,他们两家牵扯的很深,有利益关系,轻易是不能离婚的,否则当初,他们也不会结婚。

    停顿数秒,权耀再接再厉的道,可如果,离婚是沈姜提出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现在他们离婚的主动权其实在沈姜的手上?安盛夏吃惊的问。

    嗯。权耀笃定的点头。

    我想他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吧,一直被牵制着,也就难怪他跟更想离婚了。安盛夏嬉皮笑脸的道。

    如果你是沈姜,你会不会离婚。权耀忽而质问。

    凭什么?安盛夏歪过脑袋,一脸激动的道,为什么要离婚好成全他啊?

    果然,你和沈姜真是好友。权耀挑眉道,沈姐那边就是一直都不同意离婚,所以司少不管做什么都处于被动。

    当初结婚也没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安盛夏一脸鄙夷,从鼻子里冷哼。

    仔细想来,就连司夜爵和沈姜,都举办了无比隆重的婚礼。

    他和安盛夏却没有婚礼。

    权耀侧头,深邃的眼眸笔直定格在安盛夏茭白的脸上,呼吸微微的加重了,略带温柔的道,安盛夏,你想要婚礼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