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79章 ,我给过你多少次机会?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男人颀长的身影,绅士的倚靠在门口墙壁上,却没有再有动作,随后便取出一根香烟,点燃,淡然的咬着。

    一阵吞云吐雾,权耀似笑非笑的看向门内的动静……

    咳咳。重重咳嗽两下,修赫似乎被烟雾呛住,忍不住捂住口鼻,安盛夏,我现在很不舒服,下次再聊吧。

    你是哪里不舒服?眼看修赫紧蹙眉头,安盛夏几次欲言又止,实话在国外的那两年,要不是修赫帮了她,恐怕她现在也不会过的这么好。

    我这几天,都在外面,发生了一点事……而且带着一身伤回来,修赫脸色惨白,随时要晕厥的模样。

    要不要送你去医院,你伤的很严重!察觉地板上落下一滩血迹,安盛夏急切的道。

    不了,你也知道我从来就不去医院,而且也不能去。修赫只是摇头,再吃力的拖着痛楚的身子,一步步往卧室走去。

    实在看不过眼,安盛夏当即搀扶他,你这个样子,还怎么给自己上药?我帮你吧。

    嗯,也好。嘴角微微勾起,修赫甚至将全部的体重,都压在安盛夏的手臂上。

    恶狠狠的咬牙,安盛夏颇为吃力的折回卧室,几次险些跌倒,可想到修赫已经病了,再摔倒,恐怕会压到伤口,她便闷哼着,卖力的扶着男人,一路走到床边,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唔……躺在床上,修赫的视野恰好能看到头顶璀璨的水晶灯,他微微眯起眼眸,安盛夏,你走吧,我今天不想谈任何事情,我真的很累了。

    其实我……已经带好了文件,只需要修赫签个字就好,安盛夏低头看向手提包,刚要打开。

    安盛夏,让我好好休息吧,从前,我对你也不错,不是吗?微微抬起头,修赫一眼便撞入安盛夏写满错愕的眼角之中。

    我先帮你包扎伤口……终于翻到急救箱,安盛夏虽然手脚不算麻利,包扎的样子也不是很好看,却还是及时帮修赫止住了血。

    你一个人住在这,没事吗?临走时,安盛夏忍不住的多嘴问。

    嗯,没事的。修赫只顾点头,随口忽而提到,我把七七送到了安全的地方,所以暂时,你找不到她,也不要着急。

    七七在什么地方,是一个人吗?安盛夏当然会紧张,忍不住质问,她到底在什么地方,会不会不安全?

    放心吧,七七不是一个人,而且还有人照顾,她现在过的很好。修赫勾起嘴角,得意的道,七七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而且很开心,只是,有时候也会问起你……安盛夏,你会相信我?

    我信你!安盛夏对他,当然没有丝毫的猜忌。

    可对于离婚……

    今天无论如何,也不适合再提及。

    当安盛夏折回客厅的时候,只见男人伸手掐灭那香烟。

    听见身后的动静,权耀当即转过身,深邃的眼眸笔直看向安盛夏。

    被异样的目光打量,安盛夏有几分心虚。

    怎么样,他签好字了?薄情的嘴角一开一合,权耀冷漠无比。

    你也看到了,他今天受了重伤,我想过几天,再和他提离婚……安盛夏也是实话实,我不想在今天,把事情做得太绝,哪怕我和他也只是假结婚……

    来的时候,你可是跟我保证过,会让他签字,怎么了,现在看到他受伤反而不舍得?恶狠狠的咬牙,权耀讽刺至极的道,安盛夏,既然你这么心疼,不如就留下来照顾他。

    我已经帮他包扎好伤口。

    没忘记过去两年,是怎么过来的,要不是有修赫,也许自己早就没命。

    安盛夏便深吸一口气,耐心解释道,在国外的时候,他帮过我好几次,所以现在,哪怕是离婚了,我也不想,会在今天,他刚受伤的时候……

    早晚要离婚,为什么今天就是不行?站姿笔直,权耀口吻过于淡漠,安盛夏,不要让我发现你对他还有感情,到时候,我绝对会让你后悔……

    你既然知道,我和他结婚只是因为利益,就不该怀疑我!安盛夏也是有脾气的!

    权耀也只是冷冷瞥了安盛夏一眼,便立即转过身。

    情急之下,安盛夏急忙跟出去,再一把按住男人的手腕,试探的质问,你是不是生气了?

    你看错了。挣开女人的手,男人不屑的扬起下巴,再微微摇头,我还不至于生气,也只是心情不大好,你现在放手,我要回去休息。

    安盛夏闻言,眼神一阵涣散,低头只能看到自己悬在空气中的手指,尴尬至极。

    抬眸看,男人却已经走出三米之远。

    安盛夏愣在原地,却还是跑,慢慢往他跑去。

    男人不客气拉开车门,没转过身,却咬牙切齿,气恼的吩咐,安盛夏,还不快上车!

    来来往往的行人,视野则是不断逡巡的往权耀和安盛夏看去。

    被路人的眼神盯着,安盛夏更是难堪,口鼻酸涩了起来。

    当一个男人在乎你的时候,怎么可能让你受到委屈和难堪?

    安盛夏内心不平衡起来,根本不想乖乖的上车。

    可又想到,他今天似乎心情不好……

    也是,她原本答应,今天肯定会离婚,却又出尔反尔,让他面子上过不去。

    安盛夏深吸一口气,却还是拉开车门,淡然坐了上去。

    低头系安全带的时候,安盛夏故意瞥了权耀一眼。

    男人却只是正视前方,没再多看她一眼。

    安盛夏欲言又止,最终无奈的摇头。

    一路上,男人一个字都没。

    让气氛压抑到极致。

    安盛夏,你是不想离婚?终于,是男人率先打破沉默。

    我就算离婚,也不想是今天,他帮过我,既然他现在受伤了,还有事情下次再谈……

    停顿数秒,安盛夏这才继续道,我想过两天,再和他。

    那么你考虑过我?权耀可笑的冷哼,安盛夏,我给过你多少次机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