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72章 ,你有什么想问的?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当天晚上,权耀自然没有再作乱。

    安盛夏却怎么都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安盛夏,你要是再乱动,我就把你吃了。权耀的声音中,透着压抑。

    男人的感觉向来来的快,而且比女人还要剧烈,必须要发泄出来。

    他能体谅她太累,所以不动她。

    可是这个女人几次乱动,惹乱了他的男性荷尔蒙。

    哪怕是个正人君子,也受不了怀里的软香玉体。

    安盛夏闻言再也不敢乱动,反而一声不吭。

    安盛夏只是在装睡。

    闻着怀里女人的体香,权耀的呼吸,也微微的沉重。

    却也只是默默下床,去阳台抽烟。

    手机忽而响起。

    听你最近都在国外,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你也知道,你这么做,会惹得公司股东对你不满。

    义父,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两年,我也挺累的,想给自己放个假,具体我会什么时候回国,在报纸上都可以看到。换言之,权耀也不确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国。

    我是听了,你这次出国,是带了那个女人。停顿数秒,男人这才继续道,你也该收收心了。

    义父,那个女人虽然是我的前妻,但是她对我的意义,其实很不一样。权耀按紧手机,抬眸,只见夜空星星点点微弱的光,她对我来,是特别的。

    我可以不插手你的私人感情,不过你总要知道,一个女人可以背叛你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何况你能保证,那就是你的女儿么?男人低沉下嗓音,权耀,是我教会你残忍,但是,你总是因为同一个女人在感情上面,举棋不定,已经两年了,你也该学着成熟一点。

    义父,我知道你为我操心,可是你身体不好,还是早点休息吧,现在这个时间,国内已经很晚,熬夜对身体不好。权耀心里头却很清楚,男人并不是熬夜,而是失眠。

    仔细算起来,义父已经失眠了十几年,这才惹得身体越来越差,可这种怪病,却无处可解。

    刚开始可以吃安眠药,可之后,便失去了一切药效。

    权耀,你现在羽翼丰满了,但,我也始终是你半个父亲,你总要听我的。

    嗯,我知道你对我有养育之恩。权耀点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会答应。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男人终于掐断通话。

    等安盛夏再次醒来,是第二天的清晨。

    准确,是凌晨五点!

    门铃忽而被人按响。

    安盛夏低头审视自己,这一身睡衣领口并不低,什么都看不到,这才热情的把门打开。

    却只见,宫佳人夸张的长大嘴,仿佛很不能接受安盛夏!

    你,你怎么会在这?愣怔良久,宫佳人这才找回到自己的声音。

    我们一起来的,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还不就是因为她想度假,权耀才带上工作陪着的?

    可惜这些,宫佳人以及那些外人,都不知道而已。

    怎么回事?

    也穿戴整齐,当权耀走到客厅的时候,也看到宫佳人。

    权耀哥哥,我听你出门度假,所以也跟着来玩,你应该不会介意吧?宫佳人走过去,一伸手挽着权耀的手臂。

    低头看向女人柔软的手,权耀眼底闪过片刻的愣怔,便抽开手臂,你这次来,你父亲知道?

    他当然知道了,还派人一路保护我。宫佳人老实交代。

    我不光是来玩,而且还要工作,你先自己回房间休息。毕竟,宫佳人这才刚下飞机,权耀的做法,也是情有可原。

    不如这样吧,我和安姐一个房间。宫佳人当然不肯,让安盛夏和权耀住在一起。

    不行。权耀的拒绝,干净,且利落。

    为什么不行啊?宫佳人下意识的反问。

    可见权耀脸色更加不耐,便再也不敢废话,只好眼巴巴的待着行李离开。

    她是我义父的女儿。等宫佳人刚走,权耀便无意识的解释一句。

    嗯,我看出来了。安盛夏点头,要不是有后台,哪个女人,敢在权耀面前如此嚣张?

    不过,宫佳人即便再嚣张,也不得不给权耀面子。

    甚至可以,宫佳人有几分敬畏和忌惮权耀。

    但更多的,却是那份女孩的娇羞。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宫佳人喜欢权耀!

    这个女人是谁啊?伴走在安盛夏身侧,淼淼不悦的指着宫佳人,气恼的质问,她居然让权少给她买包!

    是他一个亲戚!有些关系,起来太过于复杂,安盛夏索性避重就轻。

    哦,原来是亲戚啊,但看着不是很像啊,我怎么觉得,那个女人直接把权少当成是自己男人了?淼淼眼神一沉,便几步走过去,一把扯开了宫佳人,嚣张至极的质问,你就是权少的亲戚啊,看着真是年轻!

    亲戚?勉强,可以这么吧,宫佳人一听到淼淼夸赞自己,便得意的笑。

    安盛夏则是无语,宫佳人肯定不知道,淼淼最喜欢扮猪吃老虎了。

    果然下一秒,宫佳人就被淼淼玩的团团转。

    从头到尾,安盛夏都在看戏。

    倒不是,真的不介意宫佳人。

    而是,源自对权耀的一份信任。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任何信任的基础,总是不断的猜忌,那么,这份感情迟早会走向灭亡。

    安盛夏优雅的勾起嘴角,正要拉开淼淼。

    耳边却是男人浅淡的质问,还透着一份沙哑的蛊惑,安盛夏,你有什么想问的?

    嗯?猛地转过身,安盛夏打量着男人无比认真的脸色。

    权耀便低下头,再度质问,安盛夏,你不好奇我和她的关系?

    我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了。脸色沉静,安盛夏摇头咬字,她不过是你名义上的妹妹。

    可是我和她毕竟没有血缘关系。

    经过男人的提醒,安盛夏原本水灵灵的眼眸透着些许涣散。

    她到底还是在乎的。

    安盛夏,你是不是不会对我吃醋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