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62章 权耀,我会离婚的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和沈姜道别之后,安盛夏漫不经心的游荡在街角。

    再次抬眸的时候,却只见司夜爵的车,停在一个大学门口。

    果然如沈姜的那样,司夜爵对一个女学生有了兴致。

    就是不知道这种兴致,能维持多久?

    安盛夏原本想装作,没看到,可惜司夜爵主动叫住她。

    安盛夏,真是好久不见了,我听你和权少重新复合了,我觉得还是你最有本事,要知道那是权少,多拽的男人,都可以不顾身份当你的三。

    司夜爵这番话虽然难听了些,倒也是事实。

    那你呢,公然的找女人就是道德高尚?安盛夏蹙眉问。

    当然不是了,我最起码还是个有修养的人吧,一直都是她不肯跟我离婚,你也知道,当初结婚我就是被逼的。司夜爵不悦的冷哼,要不是为了家人,我是不会娶她的,何况我现在有了喜欢的人,就必须给她一个未来。

    既然当初不喜欢,就不要结婚,她也不是没了你就不能活。安盛夏不知道有多鄙夷司夜爵。

    也许换做其他的女人,是可以这么潇洒的,但是那个女人,你知道有多难缠吗,她缠了我这么久,终于嫁给我,可是之后呢,我以为还能好好过日子,但我每天过的就跟犯人一样,她是军官不错,但我不是她的兵!

    司夜爵表现出诸多不满。

    司少,毕竟分手见人品,哪怕你们真的离婚,我希望你还是能多多少少想起她的好,也许,现在就是你的人生巅峰了,没有哪一个人必须要对另一个人好,她对你的好,总有一天会收回的,到时候,希望你也要习惯。

    安盛夏话音刚落,司夜爵则是冷不丁轻笑出声,放心吧,她对我的感情不过是一种负担,我宁可不要。

    安盛夏只能沉默,随后,只见一个打扮简单的女学生,从校门口走了出来。

    那个女学生长相很清秀,就是个白花,正是男人最想保护的那种。

    果然,男人的眼光都是一样的。

    这女学生,就和曾经的宋九月差不多的类型。

    脸上原本带着笑靥,可看到安盛夏之后,女学生却只敢慢慢的走近,再心翼翼看向司夜爵,她是你的……

    不是。司夜爵一口否认。

    安盛夏终于点了点头,看来,沈姜一次都没找过这个女学生的麻烦。

    你好,我叫安盛夏,只是他的一个不熟的朋友而已,不过我看你,年纪也不大,怎么认识他的?安盛夏蹙眉问。

    有一次我和同学唱歌,被人欺负了,是他救了我……那女学生咬住贝齿,你好,我叫白素。

    名字真好听啊。安盛夏反复咀嚼女孩的名字,忽而讽刺一笑,不过你也应该知道,他结婚了吧?

    嗯,知道是知道,不过他,只是被动的结婚,没有感情的,我觉得这样下去,对大家都不好。白素认真的点头。

    但是,即便人家感情不好,也不是你横插一脚的理由啊,是不是?安盛夏莞尔一笑,你看,你又是大学生,应该有这个素质的,在人家离婚之前,应该尽量的保持距离,等离婚之后,随便你们怎么接触都行。

    我不是三,哪怕没了我,他们也不会走到一起。白素这个法,虽然也有道理。

    只不过安盛夏最见不得的就是,当了三还敢自己没当。

    可你一旦出现了,你就是。安盛夏一伸手,却是帮白素整理领口的着装,你还这么年轻,干嘛不找个头婚的,或者找你的同学谈恋爱啊,司少这个人,暂时恐怕还要一阵子,才能离婚呢。

    我已经提出离婚了,她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必须答应!司夜爵懒得再废话,当即就下车,按着安盛夏的肩,安姐,我只能对你不客气了。

    司少,你要对我的女人不客气?

    也不知道权耀什么时候出现,目睹安盛夏让人拉拽,他心生不悦。

    我都不拽她,你拽?

    几步走近过来,权耀一伸手提起司夜爵的领口,语气冷然,司少,把你的手松开。

    是你的女人多管闲事。话是这么,司夜爵却还是先将安盛夏松开。

    他精神出轨,不是个好东西,以后你不要和他在一起玩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安盛夏不客气的伸手指向司夜爵。

    嗯,我知道。权耀先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很给安盛夏面子。

    安盛夏,你不要在这里胡八道,是我追求的她。眼看白素脸色不好看,司夜爵当然着急起来。

    如果是个正当的女孩,就绝对不会要你这种已婚男人,我看你是脑子不行!安盛夏咬牙切齿,看来你喜欢的,也不过是这样的女人,不知道自尊自爱!

    安盛夏,你他么给我闭嘴!被戳到痛处,司夜爵当然不客气,只想给安盛夏一点颜色看看。

    司少,我是不是太给你脸了,所以你才敢吼她?他的女人,只有他才能随意的吼,别人哪怕一句重话都不行,权耀不客气的挡在安盛夏身前,那冷漠的眼神,让司夜爵也是一愣。

    权少,你真是牛啊,哪怕她再婚了,你也能这么对待她,换做一般男人还真是做不到。讽刺的点了点头,司夜爵忽而想到什么,便伸手指向权耀,安盛夏,我知道你是来帮沈姜话的,但是你觉得你自己好到哪里你,权少不也是你的三吗?

    被贴上三的标签,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都是侮辱。

    何况司夜爵此刻的这么认真,也许,旁人都是这么想的。

    权耀嘴上不,脸色却是难看,但他不可能对安盛夏发作。

    安盛夏却陡然懂了,为什么权耀逼着她离婚……

    他身为男人,拥有强烈的自尊,不想成为旁人口中的笑料。

    权耀,我会离婚的。这句话,安盛夏几乎脱口而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