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355章 也许我能宠着你

时间:2018-10-29作者:安盛夏

    安盛夏暂时不能离婚,一定有她的理由,只是她现在还不能而已。

    看来你还是没能忘记他。

    既然安盛夏搬出去,和权耀同居,修赫也就只好点头,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男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不要太快让他看到你的全部,这样他就会觉得没有征服感。

    没想到,你也会关心我。却没有多想,安盛夏只是打趣。

    好歹我们认识两年,就算做不成真正的夫妻,当朋友也不错。修赫玩味的扯开嘴角。

    你也该去找你的女孩了。这两年,安盛夏无法对修赫来电,也是因为,他心底始终存了一个人。

    先是一愣,修赫好笑的道,什么女孩?

    那个被你放在心上的女孩。安盛夏好笑的道。

    不存在的。修赫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那个女孩。

    安盛夏却是不信,以为修赫不愿多,便聪明的不再多问。

    安盛夏,暂时我是不会离婚的,希望你能见谅。终于等修赫出这话,安盛夏只是沉默。

    我听权少最近心情不好,奇怪了,你们不是刚复合吗?逛街的时候,淼淼无比郁闷,难道我看错了,其实权少和外面那些男人也没什么不一样,刚得到,就不稀罕?

    我暂时无法离婚,他恐怕是生气了,我今天根本不敢回去。可要是回公寓,只怕权耀会更生气,安盛夏也是无奈,你为什么男人的脾气有时候跟孩子一样每个准,就指望让女人来哄着了?

    权耀的这一面,是安盛夏不曾见过的。

    难怪了,是个男人都不喜欢当第三者,高高在上的权少被三,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是如何。淼淼就差大笑出来。

    盛夏,我真是佩服你,居然敢让权少吃瘪。

    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能想到,一个大男人心眼却那么。

    安盛夏不知道有多郁闷,怎么和他商量都不行。

    淼淼神气活现的建议,既然你没地方去,不如,我收留你吧。

    就这样,安盛夏眼巴巴去了薄公馆住下。

    安盛夏,我还是派车送你回去。并不是薄夜寒怕事,而是,某位大爷,他得罪不起。

    盛夏是我朋友,过来住一个晚上都不行?淼淼对薄夜寒,原本就有意见,眼下不过借题发挥。

    你也知道,权少肯定能找来,到时候场面难看。薄夜寒的确不想自找麻烦。

    那就等他找来了再吧!淼淼不悦的冷哼。

    可就在下一秒……

    薄少,是权少带人到了!当管家禀告完,众人都是一愣。

    谁都能猜到,权耀会找上门。

    只是没想到速度能这么快。

    把人交出来。身后跟着十几辆车,权耀高冷的推开车门,笔直站在车旁,一身漆黑色的西装,几乎要和暗色的夜空融为一体。

    人的确在我这,但是也要她自愿跟着你。按住眉心,薄夜寒无奈的耸肩。

    安盛夏,你过来。哪怕是为了男人的自尊心,权耀也不可能空手而归。

    你怎么来了?并不是故意惹他不快,安盛夏不禁蹙眉,要不要搞这么大阵仗?

    亏你的出口,你离家出走,是不是还有理了?单手放在裤袋之内,看上去漫不经心的样子,声线却透着隐怒,权耀再扬起下巴,提醒道,安盛夏,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过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我也没做什么。就是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可也不想把气氛弄得过于紧张,安盛夏冷哼,过去就过去。

    但前提是,他不能家暴她。

    我就是来找淼淼玩而已。安盛夏一步步走到权耀跟前,眼看男人扬起手臂,当即吓得脸色惨白。

    却不料,男人也只是一把将她整个人纳入怀里,再打开了车门,安盛夏,你不肯离婚,我也先忍着,但是你住进薄公馆,就是在打我的脸了,堂堂权公馆也不够你住的是不是?

    我不是解释过?安盛夏郁闷,却还是乖巧的上了车,你最近脾气不好,看到我就来火,我住到别人家,也是为了你好。

    你以后少气我。权耀伸手按住眉心,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随后再压抑着深呼吸着,情绪很不稳定。

    安盛夏瘪瘪嘴,也不敢惹他。

    却没想到男人会猛然之间一把将她抱紧,安盛夏,你要是再搬出去,我真的会弄死你。

    罢,男人再伸手掐着她的脖子,发出警告,不信的话你大可以试一试。

    权耀,你是疯了吗?只觉得脖子上的力道再不断收紧,安盛夏几欲无法呼吸。

    男人这才抽空手臂,不冷不热的道,刚才,不过是给你一点教训。

    ……安盛夏有点生气,把她当成宠物了是不是?

    一路上,气氛诡异。

    谁都不再开口话。

    当车子停在门口,安盛夏当即就下车,愤怒的走进客厅。

    男人真是不能惯,否则一身臭毛病。

    眼看安盛夏气恼的往卧室走去,男人的脚步却更快一步,晚餐吃了?

    嗯。安盛夏点头,再甩开男人的钳制,我很累,不想跟你吵架,先去休息了。

    我也不想跟你吵架。但怎么,都是这个女人的不对。

    权耀一把将安盛夏撂进沙发上,随后男人精壮的胸膛倾轧下来,瞬间,两人的呼吸缠绕在一起,原本想要发火,可对上女人闪躲的眼神,男人也只是不怒反笑,你还有脾气了?

    我也是人,怎么就不能有脾气?安盛夏好笑的质问,再一伸手掐着男人的脖子,你不准再掐我脖子,怪不舒服的。

    知道上一个掐我脖子的人现在葬在哪里?男人不温不火的质问。

    ……安盛夏却觉得,陡然有一阵寒气从脚底板升上来。

    权耀再低头,炙热的薄唇就抵在了女人敏感的耳畔,安盛夏,你乖一点也许我能宠着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流年沉醉忆盛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